cat01

為流浪貓發聲

家中的貓, 像被寵壞的孩子,食物不對味、玩得不盡興、摸得不順心, 立即臭臉, 看着牠,經常不禁說:「知道你多幸福麼?許多街貓想吃也沒得吃。」上不到樓的街貓, 流浪在街頭,生死聽天由命,據稱,街貓一般只有三年壽命,生病長不大的、被狗咬的、遭車輾斃的,甚至被虐的,在自由攝影師兼義工葉漢華的鏡頭下,以上的街貓實況一一紀錄下來。

cat02
葉漢華
經歷:2001年開始擔任新聞攝影記者,用相機紀錄社會實況,包括街貓;創立「捕貓捉影」網頁, 舉行攝影展、出版書籍,更成為義工,為街貓發聲。

與街貓結緣十年
社會本來是人與自然共生, 何時起,人類開始霸佔城市,容不下貓狗,就連飄落棉絮的木棉樹也想滅絕,跟自然相處有多難?「你我生於的社區本來就是取自自然,礦石、木材都是大自然,城市化用了不少自然產物,影響動物的生活,人類給一些位置與空間予街貓,是非常公道的。」葉漢華為街貓發聲。街貓從來都不奢求, 住屋要求十分低, 葉漢華表示沙地,可以睡,上面有樹葉就很不錯;石屎板,也可以睡,上面有紙皮布碎更好,紙箱、發泡膠箱等人們眼中的廢物,實情是街貓的安樂窩。葉漢華可說是街貓代言人,與街貓結緣十多年,拍下的照片以海量計,每張相片都記載貓的故事。

cat08
暗角後巷是街貓的家。

cat07
街貓適者生存,無懼城市障礙。

港聞攝記紀錄社會
2001年,葉漢華在「攝影記者搖籃」之稱的觀塘職訓畢業後,投身新聞攝影記者,本來對貓沒有特別的情意結,硬要說就是曾領養校內出生的貓小B,可是,由於小貓破壞力驚人,家人反對,不得已為牠另找家,除此之外,真正接觸貓是當攝記之時。為興趣當上攝影師,在採訪工作間若能擠出空檔,葉喜歡揹着相機四處拍攝。「心態是找任何得意事拍下,我會走小路到陌生地方探索,起初,甚麼也拍,而上班下班總會到荃灣一廟宇附近乘車,那兒很多貓,差不多有近三十隻,拍下牠們,觀察牠們,久而久之,發現廟貓是一個濃縮版小社區,煞是有趣。」慢慢地,他的拍攝對象以貓為主。

cat06
年幼的牠們仨還未知世途多兇險。

踏上義工之路
接觸多了,發現各貓的小故事,葉漢華更由觀察者變成圈中人,可以細列第一代廟貓的名字與特色,包括不失霸氣的貓領袖「大佬」、懂得擦鞋做首領左右手的「小朋友」、勇字行頭死於狗口的「大Wet」等等,他說從眾廟貓身上,發現即使很多人輕視貓的生命,但牠依舊展示無限韌力,讓他重新認識貓。他更認識了貓義工,了解貓咪耳朵少了一角的原因,是代表已經接受絕育,雄貓剪去右耳角,雌貓遭剪去左耳角,明白「捕捉絕育放回」以控制繁殖街貓的數目有好處,開始幫忙照顧生病的廟貓,領養了生病的「小朋友」。那時起,葉漢華除了是街貓攝影師之外,亦多了貓義工的身份。

廣告

More from m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