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狀元

IB狀元Jason內地來港入VSA 3年練出母語級英文 45分去英國讀法律

中小學

廣告

IB狀元不易做,而VSA今年出2位45分IB狀元,當中以Jason的故事最令人難忘。他與傳統在國際學校的學生很不一樣,一口流利的英語,然而他3年前才來港入讀VSA,其母語級英語也是努力3年的成果。今回這位IB狀元將會分享自己的故事,教大家提升英語能力的方法,輕鬆應對學業。同時,因一內地男孩的遭遇,決意赴英讀法律。

IB狀元 今年VSA出2位45分IB狀元,由內地中學轉入VSA的Jason故事最令人深刻。
今年VSA出2位45分IB狀元,由內地中學轉入VSA的Jason故事最令人深刻。(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IB狀元Jason熱愛雙語 和中華文化 來港升學

Jason一口流利英語,加上在VSA學習,很多人都會覺得他是一個完完全全的國際學校學生。然而,他2019年才來港升讀國際學校。那年秋天,Jason在中文辯論的賽場上參賽,首次與VSA碰面,認識了這所學校。那時,他發現VSA重視雙語教學和中華文化,正正與自己的主張相近,加上一向喜歡辯論,特別欣賞VSA辯論隊的表現,決定來港轉讀VSA。

IB狀元 Jason原本在北京中學學習。
Jason原本在北京中學學習。(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內地讀中學 從國際班起為轉學做準備

Jason是北京人,從小北京生活。順理成章,他初中入讀北京中學(Beijing Academy)。北京中學在當地頗有名氣,屬實驗性質的學校。Jason在中學時,已多接觸專題式學習(Project Based Learning),跨學科(interdisciplinary)的學習模式,同時講求知識實踐,學以致用。加上,Jason是學校辯論隊和考古學會的成員,培養了深厚的思辨能力,對歷史文化的熱愛。

Jason成熟外表、舉止淡定,所以他對自己的前途都早有計劃,早在中三的下半學期便轉入國際班,學習美國的AP(advanced placement)課程,最後更在中四時轉學入讀VSA,讓自己更能與世界接軌。

IB狀元 Jason一向喜歡辯論
Jason一向喜歡辯論(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初來港難適應 心怕難融入

思想成熟、淡定的Jason,原來初來報到都有很多的擔憂。他剛剛加入VSA時,內心非常忐忑,擔心自己在短時間內無法結識新朋友,加上也是他首次接觸IB課程。另一樣挑戰是語言,VSA是全英語授課環境,而Jason從小在內地讀書,英語非最主要的授課語言,來到VSA當然有許多知識難以理解或者不會表達。起初,他頗為怕醜、文靜,在課堂上也不敢發言。望見許多VSA的同學都是從小學甚至幼兒園開始一同升學、成長,令他更憂慮自己無法融入圈子。

幸好,VSA的同學和老師都很具包容性,當他第一天上學因找課室而迷路時,便有陌生的同學主動指引。此外,Jason加入了學生互助社團,認識了讀中三的學弟,成為好朋友。他指導學弟完成課業,學弟又帶他遊走學校和香港各地,以熟悉環境和文化。在這種互助、溫暖的氛圍中,抹走了初來香港時的擔憂,老土一點就是「融入了VSA的大家庭」。

IB狀元 Jason來到VSA參加了很多學會。
Jason來到VSA參加了很多學會。(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加入英語學會 多講多聽培養語言氛圍

自小在內地學校學習,主要語言仍然是中文。所以一踏入國際學校,對Jason而言,英語水平的不足是最需要克服的。他想了又想,究竟如何多講多聽?於是他主動加入許多有關英語寫作、表達能力的學會,例如英語辯論、模擬法庭、以及戲劇演出。Jason坦言:「我身邊有些同學認為如果自己的英語水平不足,最好就不要加入這類英語要求極高的活動。但我的觀點卻相反,正是這些學會方能鍛鍊、提高一個人的英語水平。」透過參加英語辯論和模擬法庭,Jason的英語口語和書面寫作能力都大大提高,在思維上,還學會了如何想觀點、運用批判思維等等。而這一能力進一步幫Jason更能分析歷史、經濟中的數據,配合多角度思考,事情更透切。縱然IB的課內壓力極大,但他認為課外活動與課內學習是相輔相成、不可分割的,所以學習時學習,遊戲時遊戲,學習的效能會更高。

IB狀元
(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赴英讀法律 為人民申張正義

在今年秋天Jason將前往英國的UCL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修讀法律。在大學畢業後,他目標是自己可以進一步到美國深造,了解不同國家的憲法和法律體系。

回想當年對法律的興趣由一篇新聞報導萌芽。2018年年頭,當時十多歲的Jason在雜誌中看到了轟動內地一時的張扣扣案件。22年前,張扣扣的母親在鄰里糾紛中被鄰居的兒子奪去性命。然而當時張扣扣認為法庭未能為媽媽主持公義。於是,在多年後的一個除夕夜,張扣扣報復當年傷害母親的兇手及其家人,最終因此被判處重刑。當時Jason感受良多,他明白害人和報復都絕不被法律允許的,但對張扣扣的故事感到十分同情。這一案件促使他思考道德和法律之間的衝突,令他想投身法律界。在那以後,他逐漸對國際法以及環境法萌生了興趣,並認識到法律界能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起到關鍵作用,因此下定決心在大學修讀法律。關於畢業以後的規劃,他坦言保留多種可能性,留待未來的自己來做決定。

常見問題

Jason如何用3年練出母語級英文?

他與傳統在國際學校的學生很不一樣,沒有一口流利的英語,然而他3年前才來港入讀VSA…詳情請看

Jason當初內地讀中學,為何選擇來港升學?

Jason是北京人,從小北京生活。順理成章,他初中入讀北京中學…詳情請看

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你認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