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好月圓劇情 | 第16-20集:反骨仔黎諾懿鬧荷媽、陳豪揭穿米雪小產真相!

家好月圓劇情 | 第16-20集:反骨仔黎諾懿鬧荷媽、陳豪揭穿米雪小產真相!

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第16-20集劇情:今周荷媽竟硬闖家好月圓Office,在一眾員工面前,狠狠拆穿殷紅詭計⋯⋯被洗腦的反骨仔黎諾懿反轉頭鬧荷媽,陳豪忍不住站出來揭穿米雪小產真相,真係睇到大快人心!嫲嫲病重入院,荷媽在醫院外懇求梅姨將殷紅的電話告知她,更不惜掌摑她,當梅姨被打動欲說出殷紅的電話號碼時,卻被表叔恭出現阻止⋯⋯

文:東方新地 圖片及資料來源:TVB.com

《家好月圓》第20集劇情:紅姨挾JO飽外遊、嫲嫲入院病危!
家好月圓劇情 | 第21-25集:徐子珊色誘陳豪、關菊英驗DNA發現自己是「攞女」
家好月圓劇情 | 第26-30集:徐子珊陰招搶位孖陳豪出國、莎姨推殷紅落電梯
家好月圓劇情 | 第31-35集:徐子珊轉投米雪陣營、JO飽申請離婚
家好月圓劇情 | 第36-39集大結局:嫲嫲激死喺大廳、殷紅失婚失財被控誤殺

相關文章:《家好月圓》「中仔」溫家恆默默接job變爆肌中佬 同法拉維持姊弟關係多年


《家好月圓》第16集劇情 荷媽硬闖Office 狠罵拆穿殷紅挑撥離間

眾人追問莎姨要錢的理由,她說出因加入炒樓行列卻沒法將樓賣出;因此她希望管家仔等回「家好月圓」。眾人不明為何他們回「家好月圓」後就能解決她的問題;莎姨竟說出「家人的錢就等於自己的錢」一番歪理,令眾人大喝倒彩。家樂到醫院探望母親時與素心遇上,他更請素心傳話予阿慶;原來家樂欲為她介紹新工,但阿慶拒絕,更說出已放下了感情包袱。

素心晚上睡不,因翌日是她第一次進入手術室,因此她致電管家仔請教如何能入睡;管家仔除了對素心說笑話令她放鬆,更特意讀馬經版來助她入睡。
JO飽發現中仔推辭經理一職大表不滿,阿圓更坦言曾與其他兄弟姊妹商量,除了管家仔外,各人均有興趣返回「家好月圓」工作。莎姨約嫲嫲見面,更在酒樓不斷說荷媽壞話,更說荷媽一直懷恨在心,故此借機以子女作籌碼來報復JO飽等人。眾人一籌莫展之際,莎姨竟說出荷媽是個喜歡人「擦鞋」拍馬屁的人,提議嫲嫲出錢替荷媽辦一個盛大的生日會,讓她出了那口怨氣。

莎姨在荷媽生日當天,特意騙她到酒樓貴賓廳;眾子女及移民了的舊街坊突然出現。原來JO飽悄悄出錢,要莎姨送機票予荷媽的舊朋友,請她們回來與荷媽慶祝生日。眾子女更互調身分在台上演喜劇,而莎姨更在台上說出當年自己年輕時誤入歧途,荷媽如何將她救出之美事。
素心在商場遇上有孕婦作動,亦因此遇上凌至信醫生。莎姨向荷媽哭求,說出女兒嘉美將回港,因此需要大量金錢。素心因犯錯而約管家仔見面,管家仔想出辦法讓她快樂起來。管家仔等到甘家吃飯時,殷紅竟指阿月隱瞞陳豪公司陷入危機,亦指她說阿慶是啞巴,回「家好月圓」沒有用之事。

阿月回家後仍努力向阿慶解釋,說自己無心以說話傷害她,但阿慶仍感不快。JO飽突然造訪,他請求荷媽成全子女回公司工作。為了平息事件,荷媽說翌日將到「家好月圓」的總公司與殷紅說個明白。殷紅發現荷媽到訪後竟召開會議,目的就是希望荷媽乾等到發火,讓她在眾人面前失儀;事情果然殷紅所料,荷媽直闖會議室與她對質。
荷媽先禮後兵,向殷紅說如果有人欲對她的子女不利,她將會抗爭到底;殷紅不賣賬,荷媽更發狠,認真地責罵了殷紅一頓。

回到目錄

《家好月圓》第17集劇情 反骨仔阿圓竟鬧荷媽 陳豪終於揭穿殷紅小產真相!

殷紅一臉不滿的回到家中,梅姨向JO飽與嫲嫲說出荷媽到「家好月圓」「搗亂」一事;嫲嫲突然說出她與JO飽商量後,決定將要求眾兒孫回公司之事暫時放下,更說想先化解兩家恩怨。素心飯後逛商場時遇上至信,他更約素心回醫院嬰兒房,一起探望早前兩人共同接生的男嬰。兩人在傾談時,發覺原來大家既是同年出生,更巧合是兩人竟亦是在同一間醫院出世,於是兩人開始以兄妹相稱。

眾兄妹投訴莎姨私下使用各人的電腦,莎姨辯稱是關心女兒嘉美;當她讓眾人看嘉美的網上相簿時,陳豪與JO飽看到嘉美一身中性打扮,忍不住稱她為「表弟」。
在阿慶生日當天,JO飽特意要求訂製了她最愛的黑森林蛋糕送予她。出發前殷紅特意將JO飽的眼鏡踏碎,而她亦堅持要表叔恭送視力尚未復完的JO飽到荷媽家。但半路中途卻壞車,JO飽在灣仔下車時,發現眼鏡已爛,JO飽終不理自己視力不足及電話沒電,仍決定自己一個人由灣仔徒步前往荷媽北角的家;JO飽在街上險象環生,更弄至滿身傷痕,但原來表叔恭一直在JO飽後方監視他,最後更被阿慶發現。幾經艱苦,JO飽終能替女兒慶祝生日。

阿圓受殷紅唆擺,竟到餅店責罵荷媽;管家仔指阿圓誤解荷媽,兩兄弟更為此爭吵起來。殷紅提出將「家好月圓」的所有宣傳交給陳豪的公司,欠債累累的陳豪無奈答應。晚上陳豪將此事向荷媽說出,管家仔說出陳豪此舉即是將廣告公司變為「家好月圓」的子公司;阿月亦為此大表不滿,說出將不回公司工作;被圍攻的陳豪亦只好據理力爭,最終荷媽出面阻止子女們為此事傷和氣。
眾人到甘家吃飯時,殷紅與陳豪偕公司眾員工出現,殷紅更說出陳豪將製作「家好月圓」廣告之事。原來陳豪欲以故事形式來宣傳公司的月餅;阿圓希望故事能與公司有所關連,表叔恭建議將當年殷紅為了教好阿圓,不慎小產之事拍成廣告;見阿圓與JO飽對殷紅一臉感激之情,陳豪忍不住站出來,冒自己將被殷紅趕離甘家之後果,向大家說出殷紅曾要求表叔恭將自己小產的原因嫁禍給阿圓;而阿月亦說出是殷紅將宣傳計劃洩露給Eliza。JO飽聽後大怒,說會用私己錢協助陳豪,更說出會將阻止他一家團圓的人趕出家門。

回到目錄

《家好月圓》第18集劇情 殷紅詐病爭取原諒 荷媽搞掂韓瑪莉

阿月對昨天陳豪指責殷紅的表現大為讚賞,更要求陳豪將「說詞」錄下。梅姨約殷紅喝茶,殷紅竟問梅姨取降血壓藥服食。晚上素心發現母親血壓偏低而擔心不已。殷紅更故意在素心面前挑起誣陷阿圓之事,亦趁機將之前所有的事情找藉口開脫;殷紅說將小產當成阿圓之錯是想他回頭、說出賣陳豪是阻止他創業要他回「家好月圓」,更將令JO飽遇險之事推到表叔恭身上;當殷紅說到激動處,更暈倒入院。
家樂與阿慶在雨中相遇,兩人重新開始。素心與管家仔交待殷紅入院之事,更說母親已與JO飽和好,管家仔只得苦笑。素心興緻起,約管家仔一起唱卡拉OK;他們竟遇上素心的醫生同袍,眾人更一起玩樂;但管家仔發現自己與眾醫生格格不入,更暗自神傷。

管家仔回家,發現家中洋溢歡樂氣氛;原來莎姨發現阿慶與家樂約會,而JO飽更說明家樂早前提出分手之事,是因為他的母親家樂阿媽娟(韓瑪莉飾)不想兒子與殘障人士相戀,但他寧說是自己意思。阿慶更向家人說出,家樂已向母親說出此事,而家樂阿媽娟亦提議兩家一起喝茶見面。荷媽等人與家樂阿媽娟茶聚,席上家樂阿媽娟說出家樂的身世,大家更感到他的孝義。家樂阿媽娟卻說出有事要與家樂先離開,荷媽暗覺不妙;家樂阿媽娟見荷媽追出,坦言向她說明不欲兒子與阿慶來往。阿慶重新振作,荷媽特意陪女兒四出奔走覓新工。家樂私下到荷媽家吃飯,卻被家樂阿媽發現;家樂阿媽更與眾人口角。荷媽趕回家制止爭執,更持平替家樂阿媽說公道話。

素心放工時致電給管家仔問及阿慶近況;此時至信駕車駛至,更主動說出可送她回家。在車上素心突然提出想買壽司回家作晚飯,至信答應介紹好地方給她,但最終竟請了她到了南丫島食海鮮。兩人在南丫島邊賞雨邊詳談,更覺與對方投契;最後因為尾班船取消,二人為趕船而一起冒雨跑往碼頭,更令素心想起當年與管家仔的初戀感覺。為了陪伴女兒,JO飽每天均到荷媽家吃飯;這天晚上家樂阿媽娟與家樂突然到荷媽家探訪。
家樂阿媽娟更主動說出,自己已開始學習手語,而她竟用手語與阿慶交談,由荷媽替她翻譯。家樂阿媽娟說出自阿慶與家樂分開後,發現二人仍有電郵來往而感不悅,但她竟發現阿慶的電郵只是替家樂打氣,並要他好好照顧母親,令她感動不已,因此學習手語親向阿慶道歉。

回到目錄

《家好月圓》第19集劇情 JO飽借醉剖白獲子女原諒 素心至信搭上感覺親密

晚上素心主動致電給管家仔,說自己又再失眠。管家仔以粵語長片的話題替她解悶;正欲對素心說出自己的心聲時,卻發現聽筒的另一邊竟是嫲嫲……早上素心在醫院遇上至信,當她進入至信的辦公室時,發現他房中貼滿嬰兒照片及感謝咭,原來這些都是至信所接生的嬰兒,而他更與素心分享當中的故事,令素心對他更有好感。嫲嫲看見JO飽正準備離家,JO飽說找老朋友見面;但嫲嫲揭穿他是往見眾子女,更要脅與她同往才協助他隱瞞殷紅。表叔恭向殷紅說出此事,殷紅大感不滿,更決定與JO飽離開香港兩年。殷紅的前夫面油強(李國麟飾)突然到「家好月圓」找她,更說想了解女兒素心的近況,但殷紅反應冷淡。

殷紅向嫲嫲說出欲與JO飽環遊世界兩年,表叔恭與梅姨大力支持,更以殷紅這陣子身體抱恙,為「家好月圓」努力工作多年應該要好好休息為理由;嫲嫲聽後亦大表贊成。殷紅見眾人不反對,說出未來兩年要阿圓接手生意;阿圓表現遲疑,但殷紅鼓勵他多向表叔恭詢問意見便可以擔起此重任。
JO飽到荷媽家吃飯時說出環遊世界的決定,眾子女對此大表不滿,更要求JO飽說出自己是否真的想與殷紅旅行;JO飽只得說出心底話。JO飽借醉,請求眾家人好好痛罵他,子女們與泛達向JO飽說出多年來對他的不滿,把他罵得淚流滿面;翌日JO飽離開荷媽家之時,眾子女出門相送,更說出已原諒了他,令JO飽感動不已。

JO飽不捨眾兒女,向殷紅提出縮短旅程,殷紅表面上同意但心中另有打算。JO飽發現殷紅與前夫面油強喝茶後大表不滿;嫲嫲為平息風波,支持兩人環遊世界。管家仔欲以蛋撻向素心表達愛意但最終卻放棄。下班後至信竟又騙素心到郊區吃豬腳薑,兩人亦度過了一個浪漫愉快的晚上。醫生向嫲嫲說出她的心臟肌肉衰退的症狀出現,令她擔心不已。
殷紅為了不讓嫲嫲說出病情而令旅程不能成行,不惜訛稱面油強常纏繞自己,又強調JO飽的心早已到了荷媽家;最終嫲嫲決定將病情隱瞞。在機場中,JO飽依依不捨地向子女話別,眾子女向父親開玩笑,提醒他如旅途上有機會就將殷紅消滅。婷婷的家姐結婚,她特意將喜帖交予管家仔;兩人閒談時,婷婷說出與管家仔分手當天,看到一女子邊聽二人之說話邊淚流滿面;而在早前的宣傳會上,終發覺她就是素心,婷婷更要管家仔珍惜與素心的感情。兩人一起離開時,嫲嫲在街上遇見兩人,她更以為管家仔與「長腿姐姐」是情侶;她欲追上兩人時卻暈倒行人天橋上。

回到目錄

《家好月圓》第20集劇情 嫲嫲病重 眾人擔心

嫲嫲向管家仔說將與他及婷婷見面時,卻突然失去聯絡;管家仔終發現她竟暈倒在行人天橋上。眾人收到管家仔電話紛紛趕到醫院,管家仔欲通知素心有關嫲嫲被送到她工作的醫院卻沒法聯絡上,幸得至信得悉此事趕往通知她。
表叔恭收到消息後,以殷紅特意留給他與梅姨的電話通知她嫲嫲入院;殷紅聽後決意隱瞞不讓JO飽得知此事。
醫生宣布嫲嫲情況嚴重,應盡可能通知親友見她一面;眾人發覺沒法聯絡JO飽夫婦不禁擔心不已,幸荷媽到達後鎮定地指揮大局,令眾子女回復鎮定;這時眾人見嫲嫲稍有反應,但之後她又昏迷過去。

表叔恭再次致電殷紅,卻刻意謊報嫲嫲病情好轉,更騙殷紅說嫲嫲曾甦醒向荷媽道歉,殷紅怒火中燒決定將事件隱瞞到底。素心發現無法聯絡母親而急得哭起來,至信得悉她不久後便要進行大手術,於是努力安慰她,終令她平靜下來。
莎姨到訪,見到垂死的嫲嫲時竟大放厥言,眾人欲罵她之際,嫲嫲突然喃喃自語;原來嫲嫲夢囈著眾人童年時的情境,荷媽推測嫲嫲應是夢見與兒孫在北角一起居住的快樂日子;管家仔聽後傷心得只能親吻嫲嫲。
梅姨見狀心酸不已,離開房間時欲致電殷紅,但表叔恭出現再次阻止她;但想不到兩人在對話時,卻被女廁中的阿月聽到。阿月將此事告之荷媽,荷媽要求阿月保守秘密。

荷媽在醫院外懇求梅姨將殷紅的電話告知她,更不惜掌摑她,說出嫲嫲如何一直愛惜她;當梅姨被打動欲說出殷紅的電話號碼時,卻被表叔恭出現阻止。荷媽回到病房,向素心詢問殷紅是否另有一個電話號碼交給她,素心否認,但荷媽說出表叔恭擁有電話號碼之事,令眾人誤會素心與殷紅是一黨。管家仔更一時失態向素心咆哮,素心百詞莫辯,只得向至信哭訴冤屈。
深夜時嫲嫲的情況突趨嚴重,眾人趕至見她緩緩甦醒;荷媽為讓嫲嫲打氣,特意向她說管家仔與陳豪及阿慶等孫兒將結婚。陳豪更特意請來同事、管家仔則請來婷婷,阿慶則請家樂等趕至;嫲嫲陷進生死一線的情況,荷媽見狀忍不住大聲呼喝要嫲嫲振作,幸嫲嫲吉人天相度過危險期。

管家仔以道歉之名給素心送上一蛋糕,但其實這是管家仔鼓起勇氣向素心示愛的蛋糕。嫲嫲情況好轉甦醒,管家仔向她說出是荷媽將她自鬼門關救回。素心接受了至信之約到了南丫島,她更對至信說出,自己已放下了對初戀男友的思念;兩人更秉燭暢談一夜。

回到目錄

讀者留言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