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南歌 | 37-45集劇情 :沈將軍抱屍死不瞑目含恨黃泉、沈夫人對驪歌心生隔閡

錦繡南歌 | 37-45集劇情 :沈將軍抱屍死不瞑目含恨黃泉、沈夫人對驪歌心生隔閡

錦繡南歌》第37-45集文字劇情:太妃、陸遠暗中勾結要置彭城王於死地證據確鑿,彭城王卻心有不忍,最終決定不殺太妃將她貶為庶人去守皇陵,以終生反思己過。沈樂清惡意挑撥驪歌與沈夫人關係,利用沈夫人字跡相約沈將軍到未央湖。幾排木刺自四面八方襲來,緊接便有數十殺手將他們圍,沈植刎頸自盡、沈將軍抱屍死不瞑目含恨黃泉…

原文刊於:東方新地


《錦繡南歌》第37集劇情 太妃、陸遠暗中勾結迫竟陵王交出虎符

陸遠以太妃性命相要脅,逼迫竟陵王交出虎符,為了母妃的安全,竟陵王只好將兵符交給他。拿到兵符以後,陸遠讓人把太妃和竟陵王囚禁在王府,不得外出。太妃責怪竟陵王不該將兵符交給陸遠,這次陸遠回來只帶了一萬兵,只要他和彭城王聯手,肯定還有是贏的希望。

太妃、竟陵王母子情不再

竟陵王沒有回答太妃的問話,反而轉頭問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和陸遠勾結的,太妃讓竟陵王不要聽陸遠的挑唆。竟陵王讓太妃不要再撒謊了,一來在目前這個情況下,陸遠兵臨城下,再挑唆他們母子關係已沒有任何價值,二來陸遠調來一萬兵,還有彭城王沒死的消息,如果不是陸遠告訴,太妃又如何能夠知情。太妃被兒子的話問得啞口無言,竟陵王很痛心地説,彭城王對待太妃,就像對待自己的親母親一樣,有時候連他這個親兒子都自愧不如,沒想到太妃竟會如此對他,太妃握着竟陵王的手還想解釋,竟陵王卻把她的手推開,太妃哭着無力地癱倒在地上。

陸遠試圖謀權篡位

陸遠讓眾大臣擬詔説彭城王已死,要擇日發喪,有比較耿直的大臣,站起來斥責他要謀權篡位,陸遠當庭將那個大臣殺掉,妄圖堵住悠悠眾口。謝中書在其中幫忙周旋,陸遠答應給大臣們一晚上的考慮時間。驪歌事先布下圈套誘敵深入,得知陸遠已獲虎符,便立馬安排朱容假傳軍報,將季恕行程散播出去,為彭城王爭取更多時間回城。陸遠聽到丹陽兵即將抵達建康的消息,讓薛逑拿着兵符率人前往郊外攔截,更以竟陵王謀逆罪行扣押季恕,若有人膽敢反抗,就地伏誅。第二天,越方帶領手下闖入朝堂,逼迫眾臣儘快簽下詔書。謝中書欲起筆帶頭,忽然察覺有人潛藏房頂窺探,心中瞬間明白,便摔筆不同意,更大聲譴責對方大逆不道。越方見狀準備以刀劍相逼,關鍵時刻驪歌突然帶人衝進來將他們制伏。薛裘急忙轉身就跑,沈楓急忙追了出去,但因為街上人太多還是讓他逃了。陸遠帶着全副武裝的兵士準備進宮面聖,但城門剛剛打開,彭城王就帶兵迎了上來,陸遠命令手下進攻,沒想到他的手下卻絲毫不動,還將劍架到他脖子上。原來他的手下那些將士早已被彭城王收服,陸遠見大勢已去,這才知道中了彭城王的圈套,眾大臣過來一起指責陸遠謀逆。彭城王讓人把陸遠抓進廷尉,薛裘眼見陸遠被抓,強忍悲痛之餘,連忙回府通知婉兒,隨即帶她藏進密室,躲過官兵搜查。

彭城王與驪歌久別重逢

彭城王與驪歌久別重逢,彭城王希望她從此放下那些打打殺殺,做一個賢妻良母,兩個人正在互相打趣,竟陵王突然進來,當他們説起三寶之時,竟陵王就告訴彭城王是沈樂清幫忙送信。侍女春芳擔心兵變牽連竟陵王,太妃得知陸遠被抓心中雖有些驚慌,但想到自己對彭城王有養育之恩,彭城王應該不會對自己重罰嚴懲。更何況,陸遠咬她與其同謀只不過是一面之詞,唯一的證據就是她和陸遠的那些通信。太妃再三思量決定燒毀合謀信件,沒想到正要打開木匣,鑰匙居然被換,裡面的信件都不翼而飛。太妃想起那天沈樂清把茶水灑到她身上,並將衣服拿走去洗,懷疑是沈樂清偷了那些信,於是趕忙命人去捉拿,奈何沈樂清早已收拾行李潛逃。驪歌聽到竟陵王説沈樂清還活着,立刻前去找她,當她趕到的時候,看到春芳正在沈樂清的房間搜找東西,略感起疑。離開別院後,驪歌親自前往苦役處接回小辛和紅丹,主僕三人喜極而泣。

回到目錄

《錦繡南歌》第38集劇情 太妃被貶為庶人

全城搜捕陸氏餘孽,眼下無法藏身,因為陸遠對張侍郎有恩,薛裘便將婉兒送到張侍郎府邸。張侍郎當着薛裘的面滿口答應,可等薛裘一離開,他怕受到連累便把婉兒趕走。大街上到處是官兵嚷著要捉拿陸府餘孽,婉兒無處可去,慌亂中逃至驀然軒。

婉兒得知竟陵王真實身份

婉兒正要跑過去和竟陵王相見,忽然有季恕前來報告,陸遠還有一個妹妹逃走了,竟陵王命令他們立即全城緝拿,務必要抓住這漏網之魚。直到此時,婉兒這才知道,以往和他撫琴的那個人原來就是竟陵王,這下她哪敢和竟陵王見面,就傷心的離開了。婉兒離開後遇到一夥官兵搜查,正不知該躲往何處,幾個蒙面人飛身將官兵打跑。

小辛與三寶義結金蘭

三寶悠然轉醒,驚覺身處謝家別院,謝中書告訴他,那天他被人追殺是謝府的人救了他。三寶對謝中書千恩萬謝,卻未看透謝中書道貌岸然,因為那天打暈三寶的人就是謝中書的手下。三寶向謝中書辭行後,便立馬趕回王府告知實情,並爆料太妃通謀陸遠構陷眾人。健康城城門口,許詹奉命張貼沈樂清畫像,官兵正在拿着人頭畫像緝拿,沈樂清眼見無機可乘,便往靜僻巷口走去,薛裘突然出現在她的身後,將她拽到一個隱蔽之處。小辛發現三寶回來,高興的手舞足蹈,並想要和三寶的關係再好一些,三寶以為她要和自己確定戀愛關係,沒想到小辛卻要和他義結金蘭,三寶非常失望。

太妃被貶為庶人

太妃勾結陸遠,要置彭城王於死地,現在證據確鑿,但真要處置太妃,彭城王卻心有不忍,他想著小時候太妃對自己的好,正在左右為難。驪歌看到彭城王深陷苦惱,主動給他講了朱雀盟往事,包括她與師父之間恩怨點滴,彭城王感觸頗深,暗定抉擇。竟陵王向彭城王求情,希望他能饒過母妃,並向彭城王保證,只要彭城王放過太妃,他願意和太妃一起永遠離開健康城。太妃自知罪無可恕,穿着庶人之衣來到彭城王面前,請求彭城王治她的罪,彭城王見之動容,最終決定不殺太妃,將她貶為庶人去守皇陵,以終生反思己過,永遠不得再入建康。斬首當日,百姓聚集,陸遠和陸府一干人被押上刑場。陸遠對生死已經看淡,臉上沒有絲毫畏懼。驪歌陪同彭城王站在樓台眺望,直至他人頭落地,台下軍民歡呼一片,陸婉兒與薛逑悲痛欲絕。

回到目錄

《錦繡南歌》第39集劇情 朝臣不滿彭城王重用沈家

陸婉兒自從刑場離去就不見蹤影,師兄來到慈幼院,看到以前婉兒做的皮影戲心中不免有些傷感。竟陵王遠赴皇陵在即,來到驀然軒探訪婉兒,婉兒卻躲在一邊不敢見她。蒙面人發現竟陵王對婉兒用情很深,便派婉兒蓄意接近,伺機復仇。竟陵王心中擔心母親,決定陪母親去守皇陵。臨別當日,無人前來相送,太妃落寞出府,唯有謝中書派人贈與安神香。彭城王站在閣樓,目睹馬車隊伍揚長而去。

朝臣不滿彭城王重用沈家

朝堂上,彭城王對沈家進行封賞,連沈楓也被封為將軍。朝臣見彭城王如此重用沈家紛紛表示不滿,更有人對徐臨一案提出異議,有人提出異議,彭城王讓三寶宣讀陸遠罪證,並說明沈家以前的冤屈都是權宜之策,眾人這才信服。彭城王回到府中,發現驪歌正在為他做菜,雖然她做的菜既鹹又難吃,但彭城王依然假裝吃得很香。兩人酒過三巡又到花園賞景,兩個人恩愛的樣子,三寶和小辛看得也都互生情愫。

太妃收婉兒為侍女

竟陵王送太妃去皇陵的路上,看到有一群人在欺負婉兒,便將那些人打跑。竟陵王問婉兒為什麼會流落於此,婉兒謊稱父兄做生意被人陷害,現在家道淪落已無家可歸。太妃看婉兒楚楚可憐,再加上竟陵王與她早已熟識,索性收在身邊侍候,一同趕往皇陵。來到皇陵後,有幾個僕人因為太妃已被貶為庶人,對太妃出言不遜,竟陵王氣得對她們進行責罰。謝中書來找王妃,因為他以前的所做所為,針對的都是自己的丈夫彭城王,王妃對這個哥哥有些厭煩。謝中書向妹妹解釋自己當初那樣做的目的,只是為了能讓彭城王除掉陸遠,但王妃顯然不相信他的話。

母親對沈驪歌毫無印象

王子衿陪同沈夫人來看驪歌,驪歌提早命人籌備各類器具和吃食。由於沈夫人癔症尚未痊癒,對驪歌認知僅限王府側妃,因次對驪歌非常恭敬。發現母親竟然不認識自己了,驪歌並未悲觀,而是親手端來蓮子羹請她品嘗,並且蹲在旁邊試探提及羹湯做法。沈夫人吃著味道熟悉,逐漸陷入沉思,腦海閃過零碎畫面,皆與嘉兒有關,卻無嘉兒容貌,導致回過神來仍對沈驪歌毫無印象。子衿安慰沈驪歌耐心等待,相信終有一日總會好轉。
回到目錄

《錦繡南歌》第40集劇情 彭城王製造浪漫向驪歌表白

沈樂清找到謝中書,並當着他的面把太妃寫給陸遠的信念出來,謝中書以為沈樂清在威脅他,沈樂清讓謝中書不要生氣,她來找他的目的,只是感激他當時送自己到彭城王府。如今沈家被朝廷重用,驪歌在王府穩坐側妃位置,她猜到謝中書也不甘心,因此懇請謝中書出手相助。但是謝中書善於權衡利弊,僅憑沈樂清一人不足以讓他取捨,直到看見身負重傷的薛逑,自此便將二人收入麾下。

彭城王製造浪漫向驪歌表白

彭城王說先前徵兵受阻,全因高門侵吞山林川澤,開墾他人土地,致使百姓無家可歸變成流民,因此皇上頒布詔令實行土斷之策,清查戶籍,還地於民。彭城王讓寒門學子上來的官員方清,對士族所擁有的土地進行清查。三寶買了一隻會說話的鸚鵡,原本打算送給小辛,但他正在逗鸚鵡時被路過的彭城王看到,聽到那只鸚鵡說的話竟然是愛你,三寶有些不好意思,沒想到彭城王卻非常欣賞,就把鸚鵡要了過來,拿到驪歌面前。驪歌聽到了鸚鵡所說的話,也有些難為情,彭城王卻認為,這正是他想是向驪歌表達的意思,但驪歌卻想聽他親口對自己說。於是彭城王就把驪歌帶到他們以前見面的那隻小船,並點了很多紅燭製造浪漫。在這樣的氣氛下,彭城王向驪歌說了我愛你並吻了她,驪歌激動的熱淚盈眶,和彭城王緊緊擁抱在一起。

彭城王決定整治士族侵吞土地問題

方清在清查時發現士族侵吞土地嚴重,各府地官員互相推脫,士族亦不肯交出良田部曲,其中陳郡、太原極為猖獗,彭城王決定徹底整治此事。彭城王和方清商量後,決定做一個局吸引他們。方清在朝堂當眾參奏揪出顧為淵、王猛、柳麟等人侵吞土地,並故意誇大其詞。謝中書一眼就看出數字有問題,於是就站出來替士族說話。方清承認那些資料都是地方官報上來的,自己並沒有親力親為,彭城王便讓方清親自去調查。但顧為淵、王猛等人卻認為,方清為官的時間太短不適合做此事。彭城王以方清核實誤差為由讓眾官員推舉,眾官員一致推舉謝中書,彭城王聽了當場恩准,並將謝中書升了官。

沈樂清惡意挑撥驪歌與沈夫人關係

魏軍退出黃河,沈氏父子即將返回建康城。驪歌為能喚回母親記憶,便讓子衿帶沈夫人到首飾店,想故意木蘭手釧來歷。奈何沈夫人聽了雖然想起來一些事情,但依然沒認出驪歌。竟陵王讓人給太妃送牡丹,婉兒陪同孫太妃修身養性,太妃想起婉兒那天拼命護下的曲譜,打趣問是不是她的心上人送的,惹得婉兒面露嬌羞。婉兒離開後,竟陵王看著她的背影發呆,看著他的模樣,太妃一下子就猜到兒子的心思。沈夫人去廟中的佛堂祈禱,沈樂清得知沈夫人癔症日漸嚴重,索性守在寺廟佯裝祈禱,並故意唱起兒時童謠。沈夫人思女心切,果然將她當成親生女兒。沈夫人想帶沈樂清回府,怎料沈樂清自有謀算,先贈兩本經書給她抄寫,故而誣陷沈驪歌霸佔沈家嫡女位置,惡意挑撥。沈夫人來看沈樂清,並想讓她跟自己回家,沈樂清卻惡意挑撥說驪妃是壞人,並給了沈夫人兩本經書讓她回家抄寫。薛逑忠心護主,誓死要為陸遠報仇。謝中書問他憑什麼能為陸遠報仇,見他回答不上來,便提醒他說打蛇要打七寸,然後遞給薛逑一封信件,隨後又讓屬下陸侊從旁協助,並叮囑他要切記撇清謝家關係。

回到目錄

《錦繡南歌》第41集劇情 沈樂清利用沈夫人字跡相約沈將軍

沈楓到彭城王府稟報軍務,順帶探望驪歌,姐弟倆一如既往嬉鬧,結伴去見彭城王,卻意外聽到百姓聯名上表請願書為沈將軍建立長生牌。部分大臣認為彭城王已經封賞過沈家,現在沈家有三位將軍,已經賞無再賞,還擔心武將功高蓋主,提議分散沈家兵權,甚至談起驪妃獨享專寵,氣得沈楓想要上前爭辯,卻被驪歌叫住。

沈樂清利用沈夫人字跡相約沈將軍

沈楓義憤填膺地回到家中,見沈夫人正在哼著歌縫衣服,怒火瞬間消去,只是沈夫人近來癔症越發嚴重,就連正叔也有察覺,甚至發現夫人頻繁抄寫經書,還常去寺廟。沈楓心生困惑,感覺母親有什麼事瞞著家裡,但又覺得只要娘高興就好。沈母再次來到寺廟,將手抄的經書交給沈樂清,還給她帶了一個髮簪。沈夫人離開後,沈樂清便把髮簪扔到一旁,然後將沈夫人抄寫經書中的一些字挑出來開始臨摹。沈將軍父子在驛站休息時接到一封信,看到信封上的熟悉的字跡,沈將軍知道是妻子寄來的。沈夫人在信中說,要和沈將軍在未央湖見面。由於未央湖是沈將軍夫婦第一次相見的地方,所以沈將軍絲毫沒有懷疑便帶著沈植調馬轉道。

慶賀父兄凱旋歸來

回門當天,安北將軍府熱鬧非凡,惹得百姓爭相圍觀張望。子衿前腳剛到,驪歌隨後便帶著彭城王的禮物趕至。為了慶賀父兄凱旋歸來,沈楓和正叔提前邀請大廚設宴,驪歌也特意從彭城王那裡要來一些陳年佳釀,眾人忙得不亦樂乎。沈楓見父親和哥哥遲遲不來,就決定到驛站去迎接他們。沈夫人屢受沈樂清挑唆,不僅有意疏遠驪歌,甚至對她冷言相向。驪歌特地準備化妝品,叮囑子衿打扮漂亮見沈植,子衿拿出沈植親手雕刻髮簪,不由陷入回憶。當子矜往頭上插髮簪時,一不小心將髮簪折為兩段,心中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沈植刎頸自盡、沈將軍抱屍死不瞑目

與此同時,沈將軍和沈植一路快馬加鞭,眼看著就要到未央湖,兩人的心情都非常激動,恨不得立刻飛去。沒想到馬至郊林,路上突然扯起絆馬索,伴隨戰馬向前栽倒,沈氏父子皆從馬背滾落,正欲爬起,幾排木刺自四面八方襲來,緊接便有數十殺手將他們圍住。沈將軍和沈植身陷困境,多次未能躲過暗器,最終寡不敵眾受了重傷。薛裘索性扯掉掉臉上面紗,將刀架在沈植脖子上,逼迫沈將軍下跪求饒。沈植不願見父受辱,臨終托憾,繼而握緊王子衿信物,刎頸自盡。看到兒子死了,沈將軍踉蹌爬向沈植,抱著他的屍體痛哭,薛裘走過來,一劍將他刺死。

錦繡南歌 | 第37-43集劇情 :沈將軍抱屍死不瞑目含恨黃泉、沈夫人對驪歌心生隔閡
回到目錄

《錦繡南歌》第42集劇情 驪歌悲痛欲絕欲找薛裘報仇

沈楓高高興興的去接父親和大哥,卻發現他們雙雙斃命,沈將軍更死不瞑目。沈府門口,驪歌和子矜等人正高興地準備迎接沈將軍回府,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等來的卻是沈楓拉運屍首歸來。沈樂清躲在街角觀望,暗中譏笑。

空手而回

驪歌抱著父親的屍體嚎啕大哭,子矜則因受不了打擊當場暈倒。彭城王正在擬定詔書,為子矜和沈植賜婚,得知沈家父子被殺的消息,也趕緊來到沈府。子衿緊緊抱住沈植屍體,她本來以為自己終於等來幸福生活,沒想到轉眼間竟然和心上人陰陽相隔。為了查找兇手,驪歌和沈楓前往郊林,這時天下起大雨,雨水沖刷掉所有痕跡,除了幾個製作暗器竹管和沈廷章珍藏的蓮子,他們什麼都沒有找到,也沒看到薛逑遺留玉佩。竟陵王準備要傳授婉兒馬術,季恕發現竟陵王對婉兒很是關愛,除了驪歌,他還從來沒有對任何女孩子這麼上心過。他們出門之時,剛好有人前來稟報沈家父子被刺殺的消息,竟陵王感覺到事關重大,決定立刻返回健康城。

驪歌悲痛欲絕欲找薛裘報仇

想著自己來到沈家以後,父親和大哥對自己的好,驪歌悲痛欲絕。彭城王趕到沈府,默默地看著到驪歌傷心的模樣,不知如何勸慰。竟陵王見狀也愛莫能助,只提醒彭城王,在這個時候多陪陪驪歌。因顧忌沈夫人病情,大家沒敢讓她知道沈將軍和沈植的死訊,子矜強顏歡笑在旁侍候,沈夫人在她面前念叨,等沈植回來就讓她們儘快完婚,然後生個大胖孫子,子矜聽了心緒再度沸燃。子衿安頓好沈夫人歇息,便如同逃離般走出房門,待將房門關上才痛哭流涕。事後沈楓告知詳細經過,驪歌冷靜下來,仔細回想現場曾有設置陷阱痕跡,雖然兇手想要故意抹去,但沈氏父子全身千瘡百孔就是證據,說明殺手作案時必定充滿仇恨。驪歌一下子就猜到薛裘,提著劍就要去找他報仇,彭城王急忙將她攔住,讓她等沈將軍父子安葬以後再說,驪歌這才勉強答應。彭城王叮囑沈楓好生看好驪歌後,便和竟陵王私下討論,薛裘雖然憎恨沈家,但他作為一個被朝廷緝拿之人,應該沒有能力籠絡到那麼多高手暗殺朝廷大臣,除非還有幕後主使,這時他們心中同時想起一人,但卻心照不宣。彭城王讓他留下不要走,竟陵王欣然答應。

沈夫人對驪歌心生隔閡

轉眼數日已過,沈夫人執意要去寺廟送經,驪歌親自送來糕點,沈夫人依舊對她心生隔閡,不但破口怒斥,甚至把糕點打落在地,明確表達反感態度。正叔幾近看不下去,正想和夫人透露真相,驪歌立馬將他拉住。驪歌離開後,沈夫人又拿著新抄的經書去見沈樂清。與此同時,驪歌和沈楓等人為沈將軍和沈植舉行葬禮,他們強忍著悲痛蓋上棺材,並按照當地的風俗,沈楓拿兩面紅旗爬到屋頂為他們招魂,屋下的將士們一片悲戚。
回到目錄

《錦繡南歌》第43集劇情 沈家姐弟聯手逼問幕後黑手

沈氏父子出殯當日,子矜將自己的長髮盤成少婦模樣,作為沈植的未亡人守靈。朝廷的大臣、彭城王、竟陵王先後趕來弔唁,王公看到女兒的模樣,內心十分難受,索性當眾撫琴為沈將軍父子送行。彭城王念及沈氏父子忠良,為大宋戎馬疆場,於是親自舉旗擂鼓,代替皇帝和百姓謝過沈門全族。安葬結束後,沈夫人從寺廟回來險些發現靈牌,幸好驪歌極力隱瞞。

沈家姐弟聯手逼問幕後黑手

沈夫人仍舊難辨是非好壞,加上沈樂清連番慫恿教唆,見驪歌出現在嘉寧閣內,直接打了她一個耳光,哭喊要求驪妃搬出沈家。驪歌強忍悲痛,拿劍獨自離去,沈楓突然跟了過來,原來他早就猜到姐姐的意圖,並執意隨之前往。根據已有線索追查,姊弟二人在郊林找到陸遠的墓碑。驪歌將墓碑一劍劈為兩半,然後和沈楓埋伏附近。竟陵王打算待在建康輔佐四哥,特地回皇陵告別。婉兒故意將琴譜擱置,古琴作舊,使得竟陵王心中很是過意不去,主動為先前之事致歉,婉兒表現出善解人意。薛逑當夜帶著紙燭來祭拜陸遠尾七,還未待反應過來,就被沈家姐弟聯手制伏。驪歌正要逼問幕後黑手,一群蒙面黑衣人突然殺來直取薛逑性命。薛裘昏死過去,驪歌叮囑沈楓先將薛裘送到三玖堂,隨後追著其中一個黑衣人。

薛逑答應指認真凶

在和黑衣人打鬥的過程中,驪歌故意在地上撒螢光粉。陸侊眼見即敗,一劍刺傷驪歌便轉身遁逃,卻不知驪歌提前穿好金絲軟甲。驪歌跟著螢光粉追到謝府門外,終於明白何人搞鬼。沈楓很快也跟了過來,驪歌讓他不要輕舉妄動。謝中書得知驪歌受傷,一下就猜到是她的計策,但他知道,在沒有證據之前,驪歌不敢輕舉妄動。師兄妙手回春,很快將薛裘救醒。驪歌逼問薛裘到底誰是幕後主使,薛逑視死如歸,根本沒有任何懼意,不肯透露半點資訊。由於薛逑作為唯一重要證人,驪歌只好改用激將法,為他分析謝灝陰謀。驪歌説謝中書才是害死陸遠的罪魁禍首,而薛逑作為陸遠的貼心近臣卻敵我不分,説明陸遠的死得一點不冤。薛逑聞言色變,想到主子大仇未報,答應會指認真凶。

不願沈將軍含恨黃泉

廷尉傾慕沈將軍英勇,不願沈將軍含恨黃泉,死的不明不白,索性吩咐屬下繼續勘查現場,務必找出證據,無論如何要把兇手繩之於法。朝堂上,彭城王宣佈重新重用竟陵王,並讓方清主抓新政,先在彭城、荊州和陳郡三地為試點,若得成功便在全境推行。與此同時,廷尉在未央湖樹林找到薛逑當初留下的玉佩,立馬趕回知鑒殿奏請彭城王,恰好驪歌與沈楓帶著薛逑上殿求見。
回到目錄

《錦繡南歌》第44集劇情 薛裘誣衊彭城王暗下殺令

謝中書頓感驚慌,連忙稱驪歌此舉有違禮法。驪歌以為父兄鳴冤為由,據理力爭,彭城王這才讓二人進入。驪歌告訴彭城王,薛裘對謀殺沈將軍父子之事供認不諱,並願意當堂指認與他合謀之人。但令驪歌沒有想到的是,薛裘非但沒有按照審訊時所説去指認謝中書,而是竟將矛頭指向彭城王。

薛裘誣衊彭城王暗下殺令

薛裘説彭城王懼怕沈家功烈震主,所以才暗下殺令。聽了薛裘的話,眾大臣將信將疑,廷尉又將新找到的證據呈上。三寶接過玉佩瞬驚,謝中書察言觀色,開口詢問三寶是否認識此物,三寶猶豫未言,倒是許詹主動站出來,承認那是自己的隨身之物,但前幾天卻不慎丟失了。廷尉質問許詹,沈將軍出事那天他在何處?許詹回答,那天他奉彭城王之命,去城西為驪妃買隨餅,沒想到路上看到小乞丐被欺負,上前幫忙後東西就不見了。許詹身為彭城王府暗衛,武功高強,怎麼可能讓乞丐輕易偷走東西,再則無人可證清白,一番說辭便成漏洞百出,令人難以置信。

夫妻同心牽制謝家

沈楓關心則亂,認定許詹謀害之罪,不但當場與他決裂,更是怒責彭城王過河拆橋,話中頗多怨恨。幸好驪歌及時制止,並説自己相信彭城王。彭城王深受感動,立刻吩咐廷尉羈押薛逑,務必找出確鑿證據,查明真相。如今佈局者真正意圖顯而易見,沈廷章之死一來既可削弱寒門勢力,二來若廷尉不能儘快抓住幕後真凶止住流言,屆時時無論士族寒門都會忌憚彭城王。許詹悔恨先前糊塗大意,所以才會被奸佞抓住把柄,於是跪在芳音閣外,請求驪歌降罪責罰,彭城王深知許詹難過心裡關卡,索性對他略施懲戒。驪歌已知事關謝灝,她與彭城王商議對策,相信只要夫妻同心定能聯手牽制謝家。三寶安慰許詹,小辛突然想到那個賣髓餅的人,三個人來到大街上尋找人證,但對於幾天前的事情,賣髓餅的老人卻不記得了。

火燒田莊發動民亂

子衿得知早朝要事,責備沈楓過於魯莽,應是冷靜下來透過表面窺探真相,而非盲目猜忌他人,況且彭城王是父兄與長姐捨命相待之人。沈楓曾從北境打造寶劍想要送給沈植,現在沈植不在人世,他決定將那把劍交給子矜。子衿將寶劍轉贈給沈楓,希望他以後遇事多份思慮,如同大哥陪在身邊。梅綺來到健康城,到了沈府後自稱是沈楓的妻子,可沈楓卻不認識她,二人一言不合就打了起來。沈楓輕易制伏梅綺,隨即把她綁在柱子上,正要仔細盤問,結果驪歌急忙跑來鬆綁,梅綺看到驪歌穿着女裝很是驚訝,驪歌立馬說明緣由。驪歌先將梅綺留在府內,隨後又去安慰沈楓,知他心中有愧,想為沈家出力,只能暫且告知時機尚未成熟,眼下需要照顧好娘親與大嫂。恰好梅綺擅自拿走寶劍,沈楓對她大聲呵斥,兩個人一言不合又吵了起來。新政侵犯高門利益,謝中書私召官員商討計謀,打算在三個新政試點火燒田莊發動民亂,相信通過此舉,必可借勢而後斷川澤,新政必亡。在他的遊説一下,士族官員紛紛在那幅畫上,蓋上了自己的史戳,和他定下攻守同盟。

回到目錄

《錦繡南歌》第45集劇情 驪歌反殺沈樂清、母女倆相擁而泣

驪歌發現沈夫人最近執著抄寫經書,每次抄完都會匆忙送到寺廟,不由心生疑惑,又無意中聽子矜説起,未央湖是爹娘定情的地方,而沈樂清也知道此事,因此懷疑幕後兇手與沈樂清有關。為能證實先前猜測,驪歌親自前往地牢誘引薛逑說出實情,果然是沈樂清模仿沈夫人的筆跡,將沈家父子引到未央湖。沈夫人又要去寺廟祈福,驪歌讓子衿攔住沈夫人,謊稱今日廟裡不接客。

棄子沈樂清

梅綺聽管家説沈楓那把劍的來歷,便不再認為他小氣,還向他道了歉,沈楓得知梅綺是個孤兒,便不再和她計較。驪歌來到寺廟,打聽到沈樂清的落腳之處,並在房裡找到沈樂清為給沈將軍寫信所習練的拓字。沈樂清回到寺廟,聽説有人在打聽她的行蹤,立馬察覺事情不妙,急忙匆忙去找謝中書出手相助。可沒想到謝中書已將她視為棄子,根本不會再多過問,當初聯手無非各取所需,如今即便還有太妃合謀書信,仍舊難以對他構成威脅。驪歌跟蹤沈樂清來到酒樓,並偷聽到沈樂清和謝中書的談話。沈樂清從酒樓出來時,驪歌立馬將她抓回沈府祠堂跪地贖罪。

驪歌反殺沈樂清、母女倆相擁而泣

沈樂清最初矢口否認,妄圖狡辯罪行,直到驪歌將她習練的那些字扔到地上,沈樂清知道抵賴不過只好承認。驪歌抽出長劍讓她在沈將軍父子靈前自行了斷,沈夫人突然跑來制止,拼命將沈樂清護在身後。眼見沈夫人蒙失理智,驪歌一怒之下把她拉到父兄牌位面前,繼而說出真相始末,但沈夫人精神恍惚,不肯相信沈氏父子噩耗,破口大駡驪歌是壞人,還意外失手砍傷驪歌手臂。驪歌吩咐正叔趕緊帶走沈夫人,沈樂清深知必死無疑,趁機拾起長劍刺向驪歌,打算和她同歸於盡,幸好驪歌身手敏捷,及時將她反殺。當天夜裡,沈夫人大受刺激,躲在房間大罵驪歌,並將桌上所有抄寫經書拂到地上。有幾篇經書落到燃燒的蠟燭上,通過燭火醒示,沈夫人看到關乎沈家的重要字眼,腦海內逐漸浮現出片段畫面。她想着驪歌剛才説的話,當場恢復記憶,嚎啕痛哭。驪歌落寞守在門外,見沈夫人走出來,不再像以前那樣叫她驪妃,而叫了她的名字,母女倆相擁而泣。如今沈家暫複平靜,驪歌心情大好,帶著小辛在院中採摘梨花。

謝中書暗中謀算

彭城王來看驪歌,擔心謝灝會對沈家不利,叮囑驪歌務必提防,以免誤中圈套。沈楓向彭城王檢討自己的錯誤,彭城王不僅原諒他,還給他安排一個重要任務,讓他去新政試點的幾個城市暗訪,以防有人趁機搗亂。沈楓趕在臨行前去見梅綺,梅綺換上子衿的衣服,頗有幾分大家閨秀樣子。兩人結伴上街遊玩,不但買來許多稀奇玩意兒,更在射箭小攤駐留。沈楓為梅綺贏下心儀木偶,看到沈楓射箭時帥氣的樣子,梅綺不禁對他產生愛慕之情。謝中書正在家中練習書法,他寫了一句逆流而上,看著這幾個字沉思時,手下跑來報告沈樂清已經被沈家清理門户。他一邊感嘆驪歌夠狠,一邊問陸侊後面的事安排好了沒有,當陸侊告訴他一切安排完畢,他冷笑着將筆蘸滿墨,將案前的那本新政要義塗黑。

畫上,蓋上了自己的史戳,和他定下攻守同盟。
回到目錄

關鍵詞
錦繡南歌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