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姐姐

工人姐姐街市買餸「打斧頭」張欣欣自動請纓買餸老婆感動大讚

家庭生活

廣告

話說,自半年前起,屋企買餸的事已交給工人姐姐了。

她亦不負厚望,熟稔我們一家大小的喜好;
而其烹調切中老婆大人及兩位老闆仔的口味,更是深得我歡心。
然而,老婆近來CHECK單,常發現買賣價格異常:
買三日的蔬菜,動輒三、四百元;豬肉價格更逼近八百元!
由於我曾有到街市買菜半年的佳績,老婆於是傳召我問話,以了解市場基本運作。

老婆心痛血汗錢被人騙

我一聽,便知事有蹊蹺,便說:
「回大人話,以卑職所見,一般菜只十多元一斤,數個蕃茄也只算十元八塊,三四百元真聞所未聞也!」
老婆稍作沉吟,然後幽幽地說:
「我知你搵錢辛苦,好痛心你的血汗錢被人呃。但我有潔癖,唉,怎麼辦?」

這就是水準,三言兩語便把事件剖析清楚,而且釐清之後買餸責任誰屬!
其實,叫得工人姐姐塊買餸,我也預到她們會有打斧頭的可能。
天氣流金鑠石,擠在街市中,拖著買餸車,鼻息如蒸,工人姐姐也很辛苦的。
離鄉背井來港打工,暫別子女,還不是想賺多一點?

水太清也是沒魚。
因此,撈點油水,我其實也是隻眼開隻眼閉。
此外,街市傳聞:到街市買餸的工人姐姐,無論廣東話如何不濟,但有三個字必定懂說,叫做「寫多D」。
檔口老闆,為搏這批姐姐回頭,也心領神會地總會在帳單寫多一點。
如此,菜不好,也有去處;買餸姐姐,也總有油水。

兩相其利。

好了,單據到了姐姐手上,她再大筆一揮,加上加:
「1」 變「4」 ,「5」 變「8」!
審視單據時,我便發現了不少明顯的造作斧痕。
但作為老師的我,見盡太多學生改分塗抹的個案了;
因此有些她的「傑作」,不啻令人啼笑皆非。
從此,我又重新踏上街市買餸的路。

工人姐姐
(圖片來源:張欣張@FB)

我和老婆大人相敬如賓,分工合作:
我在街市四周血拼,她則在車中等我!
後者工作是事情成敗的關鍵,因為一旦有人抄牌,她便要立即揸車駛離現場,到附近游弋,再伺機回來接應我,急才、冷靜、眼光、技術,缺一不可!
而當我完成任務,挽著戰利品上車時,她便說:

「唔知點解,你每次買完餸流晒汗行返嚟時個樣,特別靚仔!」
聽著,我筋骨酥軟,覺得什麼都不枉了。

或者是,
當男人肯為家付出,為妻子分工解憂;
在女人眼中便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了。

圖片來源:張欣張@FB

你又點睇?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