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前妻兒子歐遊散心 洪朝豐疑癌症復發:「死亡前的疼痛,才恐佈!」

58歲嘅洪朝豐,於喺2017年發現患上舌癌後做手術割咗3份2條脷,其間發現癌細胞擴散到淋巴,幸得前妻支持發關顧,本來已經完成抗癌療程!好景不常,今日(11/10)洪朝豐喺FB撰寫千字文,表示自己疑似癌病復發,文字中能覺佢對自己嘅病情都唔太樂觀:「死亡前的疼痛,才恐佈。我希望自己臨死前,免於這個折磨。那是一個,美好的願望。」

撰文:Joanne + 東方新地 圖片:洪朝豐FB

以作最壞打算

睇完洪朝豐今日喺FB PO嘅千字文,都不禁為佢嘅病情擔心,佢話:「我很快,便會知道,我的癌病,是否已經,悄然,復發。如果醫生說,可以做手術。我會去做手術。如果說,已經擴散,不能做手術,我會尋找另類療法。倘若沒有療效,我會等待死亡,靜靜的。」似乎心理上都已作最壞打算。

千字文全文如下:

 

洪朝豐除咗舌頭做過手術,佢左邊頸都動過手術,醫生同佢講過如果復發一般會喺手術之後頭一、兩年。大概兩個月前,佢發現右頸突然有腫塊,於是醫生建議佢盡快去私家醫院再做電子素描檢查,過程中,要將有輻射嘅葡萄糖水注入體內。

早前洪朝豐就同個仔同前妻去咗歐洲玩,佢話呢段時間玩得好開心。對於自己個病,就算擔心都擔心唔嚟,而家心境好平靜,亦都好感激前妻於抗癌路上對佢一直支持。

洪朝豐 抗癌之路好難行

3月5日,中午洪朝豐到伊利沙伯醫院進行三十次電療中嘅最行一次療程,佢話:「年輕的電療師很友善,笑着跟我說:『再見。千萬不要再回來。』是的。千萬不要再回來。猶如12年前,狂躁症復發,入住隔離精神病房22天,4次被五花大綁,出院當日,一個男護士跟我道別,說:『再見。千萬不要再回來。』」

治療期間洪朝豐一度憶起亡母,但怕影響治療效果,要強忍淚水。治療結束後,佢有感而發,表示:「今天,陽光正暖,我的心更暖。走在人生交义點上,天見可憐,差遣一個個天使來扶助我,此恩沒齒難忘。此世定當多做善事,勿忘將功德與人分享。」

人生得意須盡歡

洪朝豐之後再發文話:「人生得意須盡歡,盡情,盡意。讓快樂感染快樂。快樂太珍貴。重生以後,天天飯局,不止。」重獲新生後,佢先去理髮店將頭髮兩邊剷青,換上新髮型,之後回家沖咗個熱水涼,再外出與學生家傑和太太Constance,以及Edmond 、Jenny兩夫婦一同聚餐慶祝,佢話:「Edmond叫了10個菜,寓意十全十美。然後,最終只上得9個菜,他説這是長長久久,意義非凡。我們圍着飯桌,大快朵頤,忽爾,我變得非常幽默,惹得眾人大笑,一浪接一浪,一波接一波,太快樂。大家言談甚歡,不在話下。4個小時飛逝如斯。不覺。不知。」

舌癌變淋巴癌 切除2/3舌頭

洪朝豐去年確診患上舌癌,切除2/3根舌頭後,發現癌細胞已擴散至淋巴,他不時在facebook撰長文抒發感受及透露病情,有段時間未有露面的洪朝豐昨日凌晨在facebook寫長文兼上載近照,相中所見他精神尚可,只是下巴到頸部泛紅,淋巴位置腫起,他和相識逾30年好友Victor和Mandy吃飯傾偈,好友問洪朝豐:「你有什麼夢想?」洪答:「沒有。只想平平淡淡過一生,用我的靈魂,去愛人,去被愛。」

洪朝豐之後有感而發說:「老友相聚,跨越33年。1985年,我們在演藝學院認識,我在音樂學院唸的聲樂系,他們在舞蹈學院修跳舞。然後,再過幾年,一起演舞台劇,然後,分道揚鑣,各自尋找自己的歸宿,走一條羊腸小徑,抑或康莊大道,不是重點。行腳半生,默然回首,也許無奈,然而始終帶着一朵微笑,猶如帶着一朶玉蓮花,樸素而多情,挾着一顆純潔的如孩子般的真心,便足夠了。歲月沒有在我們臉上刻上任何痕跡。我們永遠年青。不會衰老。不會衰敗。不會死去。不會消亡。我們的笑聲,起舞了,舞影綽綽。舞姿娑婆。我們都是天下間最幸福的人了。」

電療失味覺

洪朝豐指因癌而令自己面容改變,醫生先在喉嚨頂處開刀,然後將整條舌頭割下,從口腔中取出,割去腫瘤後再用口腔內組織和左大腿內側肌肉改造復修。洪朝豐寫道:「手術傷了神經線,我左邊面頰以下部份肌肉硬化。」他又指電療後口水腺破壞,而味蕾亦喪失對甜味感覺。

你又點睇?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