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媽媽誕兒險賠命 陪 早產 兒追夢

每個媽媽都是賭上自己的性命去孕育孩子!媽媽Alene育有兩子女,二人均是 早產 兒,回想當時誕下他倆過程皆非常危急,妊娠毒血、產前出血突襲,不得不立即剖腹誕下不足月的寶寶。醫生直言:「你的孩子是撿回來!你已經一隻腳踏進鬼門關!」陪 早產 孩子成長的歷程更是艱苦,尤其兒子事事比人慢,專注力不足。可幸,兒子遇上自己的夢想,以自己的步伐追夢去,媽媽亦學會放慢腳步陪伴左右。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Carson Au(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妊娠毒血 緊急剖腹產子

媽媽Alene回想當時廿多歲懷有周溢,懷孕期間沒有任何不適、沒有孕吐,家族史亦沒有 早產 兒,兒子搶先出世,當刻來不及反應。「周溢三十一周兩日出世,陀他期間一直很順利,至他出生前一星期才水腫得很厲害,第二日剛好去覆診,殊不知血壓高至180,醫生表示我有妊娠毒血,須立即入院。我本來準備檢查後返工,『走佬袋』亦未準備,當刻不知道妊娠毒血是那麼危險,只看到醫護人員很緊張立即訂手術室,許多實習醫生圍着我,我還以為是拍攝《妙手仁心》,跟醫生說『不要圍着我,我會以為很嚴重』,他回答『是啊,真的很嚴重,要開刀生仔』。我聽到後很驚訝,簽了手術同意書,立即打電話予丈夫、媽咪及公司,仍未傾完電話已入了手術室。」Alene來不及多想,沒有想過自己隨時因而掉命。

七星仔僅重2.5磅

只重約2.5磅的兒子立即送往初生嬰兒深切治療部(NICU),媽媽在手術翌日坐着輪椅見兒子。「看見阿仔很細小,全身插滿喉管儀器,當刻在想『是我的兒子嗎?為何會這樣?』,那刻才擔憂。」在母親體內少於三十七周出生便是早產嬰兒,一般早產兒的器官發展未成熟,心肺功能、腸道發展易出問題。Alene看着兒子,沒有甚麼事可做,只能努力給母乳予兒子,望提高他的抵抗力。產子後,Alene休養了一會兒就沒事,反倒兒子住在醫院五十多天,體重達至五磅才可出院。可是,周溢的食量很少,住院時每餐只吃2ml,如果嘔奶更吃得少。「兒子由細到大都偏瘦,現時12歲了,體重估計沒有80磅,身形瘦削,身高是近一年才追回同齡孩子。」

兒子瘦削 旁人指點

傳統一輩認為嬰兒就要養得肥肥白白才叫好,兒子瘦削曾叫媽媽感到壓力。「他小時候的生長線都是在3%以下,食量不多及慢,吃一餐奶要花個多小時,可是,每隔兩小時就吃一餐,照顧他真的很辛苦,我要上班,幸好婆婆幫忙照顧孫仔。我曾經感到大壓力,醫生、護士說他不達標,轉見營養師又說他不合格,而外出路人又指指點點問『點解你個仔咁細粒、咁瘦?』及教我應該煲甚麼湯、給他吃甚麼食物等等,而我丈夫很健碩,路人又會說『成日畀爸爸食晒啲嘢,你無嘢食?』……我丈夫笑着回應『係呀,我食晒啲嘢』」Alene有感路人話語的背後意思是「你如何做人阿媽?不懂照顧兒子?」幸好,她很快放下壓力,醫生亦「投降」,不再誓要追回生長線,兒子跟自己比起來有進步就可以了,最重要是健康!

產前出血 急誕女兒

初期醫生曾一度表示最壞打算是周溢有機會行不到路,媽媽回想:「兒子瘦,沒有太多肌肉支撐身體,可能因此醫生指他有機會不能行路。他有進行訓練治療,幸好,只是走路時平衡力稍弱,而我亦堅持餵母乳至兒子一歲多。」
及後計劃懷第二胎時,Alene非常擔心孩子早產或再有妊娠毒血,醫生表示再早產的機會很低,才叫她放下心頭大石。「不過,陀了女兒三十周四天,半夜整張床都是血水,立即入醫院剖腹生阿女,今次是產前出血,原來又是很危險,又是隨時會沒命。」Alene現時回想覺得自己很幸運保住性命,生下女兒數天後,在走廊撞見醫生,醫生指着她說︰「你呀!你個女執番嚟㗎!你一隻腳已經踏入鬼門關。」Alene解說:「原來我當時非常危急,由於大量出血,須立即輸血。之前我本來跟丈夫計劃生三個孩子,經過這次,我不敢再生多個,不再搵命博。」

搬離名校校網

出世重約2.8磅的女兒周盈很快達標至五磅,不過由於飲奶太急,咽嗆致肺炎,須要繼續留院,亦同樣住院五十多天才回家。她兩歲多時已追回生長線,現時10歲她的體重更比哥哥重,而身高更是全班女孩中最高。
不過,子女的抵抗力始終差,經常病,易傷風感冒,亦有敏感及濕疹等等,二人更曾感染呼吸道合胞病毒(RSV),先後入住隔離病房及深切治療部。「醫生跟我們說,如果子女持續這樣患病,有機會有哮喘。我跟丈夫從小在何文田讀書,可知道,此區校網有很多熱門名小學,但空氣差,為了孩子的健康,丈夫表示成績、知識何時也可以追回來及學得到,但沒有健康,任何事也做不來。我們四圍到西貢、屯門、大埔、元朗等地找屋,最後孩子選了元朗區,健康確有改善。」

慢世魔王愛上電結他

兩子女中,大仔確實較令父母擔心。「他小學時評估出專注力不足,由小到大,他做任何事都很慢,爺爺為孫仔改了『慢王之王』花名,亦笑說我們一家最常講的口頭禪是『快啲』。例如周溢過往做功課比別人花多一倍時間,吃一餐飯花一個多小時等等,幼稚園老師更笑指他很適合外國的慢活。」問在旁的周溢會否為自己平反,例如說這是養生、吃得慢才易消化等等。他想一想,緩緩地說:「係囉,咁快做咩?」
自從周溢接觸電結他,做事變得有效率。周溢道出接觸結他原由:「我9、10歲接觸ukulele,學習了數個月覺得有些簡單,轉而想學習電結他,喜歡它的聲音、感覺、音樂等等,至今學了兩年。」

廢寢忘餐追夢去

周溢廢寢忘餐去練習彈電結他,媽媽坦言半喜半憂:「他一直做事都是遲,那年復活節假期,為了多時間彈電結他,未開始放假,早已完成了所有功課,專注力提升。可是,他隨意吃一點食物就衝回房練結他,又不睡覺半夜戴上耳機彈結他,這叫我很擔心。」媽媽最後決定支持兒子追夢。周溢儲了利是錢,妹妹又資助數百元,買了千多元的入門版電結他,之後可說是踏上不歸路,花了十年的利是錢買了一支過萬元結他。
「我經常在通利琴行,媽咪無聊翻看雜誌,看見Super Hero夢想計劃,表示好啊,我就回說參加吧,而贏了有一萬元,可知道我儲了十年才一萬元,於是膽粗粗報名,寫計劃書如何運用獎金去追夢,更有導師帶我學結他,不錯啊。」千多名參加者中,才有十人得獎者,周溢是其一。媽媽希望兒子經歷啟發他人︰「不一定個個讀書叻,不是個個做醫生、律師,路有很多條。為何要贏在起跑線呢?兒子說喜歡慢慢行,欣賞一下周圍風景,這樣更舒服,跑很累呢。最重要是找到自己理想,堅持下去。」

後記 拖着蝸牛去散步

訪問周溢時,筆者感受到他何以抵得上「慢王之王」的稱號,他慢條斯理地回答問題,叫筆者心中有點發悶。媽媽表示自己本性很急,遇上兒子,正是「拖着蝸牛去散步」,急不來,而習慣後反倒有得着。慢慢來又如何?快人一步,真的理想達到?

Super Hero夢想計劃
以「讓夢想預見更好的自己」為主題,鼓勵及支持本地兒童及青少年追夢,同時推廣社會共融,有關活動由NU SKIN、對話體驗策劃、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及籽識教育舉辦,收集參加者的夢想計劃,最後選出10位「追夢英雄」。

你又點睇?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