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伯伯拳打自閉童 媽媽千字文回應事件

昨日網上流傳一條影片,一位媽媽劉太在金鐘港鐵站與港鐵職員爭論,疑因一位伯伯不滿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踢到他,而出手打小朋友,劉太表示連續說了八次對唔住,但伯伯沒有理會,更跳上車逃走。劉太認為港鐵職員存心放走伯伯,聲淚俱下表示,「我個特殊小朋友踢到你,真係對唔住,但你唔可以特登打佢。公義唔係咁樣㗎,唔係年紀大就可以為所欲為!」

撰文:Sunday Kiss

影片截圖:香港突發事故報料區、新傳媒資料室

自閉童港鐵踢親伯伯 媽媽道歉8次 兒子仍被打

劉太指小朋友不小心整到伯伯,伯伯疑不滿,所以出手打小朋友。「佢一嘢打落我個仔度,講咗8次伯伯對唔住…我個仔踢親你,個仔踢親你唔小心,但你打佢係特登!」劉太更眼泛淚光指孩子原來有自閉症,才不自知撞倒老伯,更指車上的乘客均認為是她的錯:「成架車話我蝦個老人家」。片段事後被上載到Facebook群組「香港突發事故報料區」。

有網民替劉太感到不值,紛紛留言支持!

其實個媽媽都係心酸啲人唔幫佢都算,仲要走去加把口話佢,自己個仔俾人打 唔通唔出聲?就算個細路踢親阿伯唔啱,都唔代表個位阿伯可以打人。

冇人幫都算喇!個職員片頭仲要喝狗咁喝,依個媽媽肯出聲啫,怕事嗰啲俾條友喝一喝返去攬住個仔自殺都唔知點算!

唔怪得咁多虐童,細路無反抗能力! 男人老狗,蝦婦孺!

有特殊兒童的家長留言表示也遇過類似的個案

呢類野我地都遇唔少,真心希望大家包容多一點,我地呢類照顧特殊需要小朋友嘅家長通常都係忍忍忍但總有好似呢位媽媽爆嘅時候。佢講得啱唔小心整到你,佢個小朋友唔識講對唔住但作為媽媽佢已經代個仔講對唔住,作為大人你反過來特登打個小朋友… …

事後,劉太在香港突發事故報料區留言,希望以第一身道出事情的始沒。劉太有兩個兒子,大仔焯傑及細仔世儒均患有自閉症,照顧他們雖然比較吃力,但劉太從沒有半句怨言。一位媽媽如此努力照顧一對患有自閉症的寶貝,得不到別人的體諒之餘,地鐵上的乘客還聲討她蝦阿伯,這些冷言冷語令她非常失望。

以下是劉太的留言:
「今日在地鐵人多我抱住小儒(細仔)挨在玻璃位置,之後見有空位就在那伯伯隔離,我抱小儒經過伯伯身邊,感覺好大力俾人推一推聽到啪一聲,知伯伯打咗小儒一下,我坐下問伯伯發生乜事,阿伯伯個樣好惡語氣不太友善講佢踢到我,我話唔好意思仔仔係特殊小朋友人太多我抱住佢踢到你對唔住,以上對話和伯伯的面部表情來回重複八次,到第九次我開始有火提高聲浪同伯伯講,我仔仔唔小心踢到你我已經講咗八次對唔住,但你唔可以專登打佢,佢唔小心有錯但你專登亦有錯,然後有位男士叫伯伯坐過對面相信是想幫助平息糾紛,而其他人士陸續開始聲討我。」

「一位女士我同佢相隔有一段距離佢竟然話世儒踢到佢,我覺得佢是想幫阿伯出頭但我冇同佢爭辯,我同佢講如果世儒唔小心踢到嚟我同你講對唔住,但唔代表可以俾人專登打佢,另一男士有嚟話我教下你個仔啦,我話佢係特殊小朋友唔懂事我已經好努力教,然後有個阿叔大聲講打佢咪打佢囉。」

「我已經失去理智喊到淚人一個,係咪如果你嘅小朋友或者你嘅孫唔小心整到人,你已經講咗對唔住俾人打都冇問題,然後佢講粗口問候我娘親,我當堂委屈到癡咗線講返粗口鬧佢,然後佢鬧咗我白粉婆爛落車啦,大家亦知道我因為兩個孩子先至搞到自己咁不修篇幅,完全踐踏我嘅尊嚴我直情喊到失控收唔到聲,再攞電話出嚟開錄影叫佢夠膽講多次我係白粉婆我即刻告佢譭謗,佢開頭唔出聲,然後竟然話我乜都冇講過。」

「我向後面嘅乘客你哋個個都聽到但冇一個人出聲,成件事我一直都冇去特登鬧個阿伯,全部都係啲旁邊鶴聲我我才反擊,到轉車站阿伯同我一樣去對面搭同一條線,我同阿伯講我個仔唔小心踢到嚟我講咗八次對唔住,你專登打咗佢一下你都要同佢講句對唔住,阿伯大聲講我係老人家講咩對唔住,然之後有個唔知情嘅阿叔有你話我阿伯,我重複講多一次事發經過畀佢知話我唔係蝦阿伯,佢話你噉樣就係蝦阿伯,夠膽就報警,我即時打電話報警地鐵未到工作人員嚟到,阿伯同嗰個阿叔走咗入去,我同工作人員講我報咗警唔可以放人走,但佢哋竟然放人走我仲俾地鐵對門夾到我彈開。」

「我問佢哋係咪如果佢哋扒手或者非禮你哋都係噉樣放人走,我土生土長香港人搭咗幾十年地鐵我知道地鐵有緊急機制叫停架車,佢哋唔答我,警察嚟到我講曬所有事話咁樣係咪叫公義,警察同我講佢哋當咗十幾年齋都追求公義,但警察竟然再同我講我,如果你要追討你要先去差館小朋友亦會好論盡,我話你呢番說話係公義?車廂入邊嘅人群係公義?地鐵職員係公義?」

「公義已經俾架地鐵車走曬,我話乜都唔使做喇,我已經冇話可說,我憤怒嘅唔咪因為阿伯,世儒唔小心踢到佢佢可以選擇原諒或者不原諒,但我已八次低聲下氣地說孩子是特殊小朋友對不起,你哋呢班所謂正義人士冇人出手幫過我兩母子,到第九次啊伯依然咁大聲回應我嘅時候,我提高聲浪話我仔仔唔小心踢到你有錯,但你專登打返佢亦有錯,就即是全人聲討話我蝦阿伯,仲生安白做事情及人身攻擊,繼而地鐵職員及警員的所謂公義令我整個人亦憤怒得粉碎了。」

曾被罵:唔識生仔就唔好學人生仔

其實劉太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歧視,前年,劉太接受我們訪問時,曾表示聽過很多難聽的說話。「幼稚園N班表示有兼收位照顧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可是焯傑入讀不到三個月被踢出校,原因是照顧不來,行為過於激烈,校方叫我可坐凳子在旁陪他上課,下個月卻依舊沒有學位。當時我很沮喪及傷心,加上我正陀B三、四個月,要大着肚拖着兒子走遍整區找學校,路人說『唔識生仔就唔好學人生仔』,說話極難入耳,飽受歧視。」

身心累透了

劉太心態積極,可是身體卻很誠實,經常失眠、亂想。她狀似輕鬆地笑着說:「照顧他們、帶他們四處接受治療雖然很累,但不能休息,因為孩子就會跟着停下來,不想錯過訓練黃金期。加上,不能單靠政府,要自費找不同訓練及針灸等等,丈夫工作養家,我分工擔任全職媽媽照顧孩子,寧願慳自己,金錢盡量支付在訓練治療上,現實很多擔心。現時我有食抗抑鬱、安眠藥等等,更曾無故暈倒令面部受傷,現時一邊臉內裏裝滿鐵片,過關會響呢。」

只期望比孩子遲死五秒

她再訴說憂慮,大仔將來願意照顧弟弟,可是如成家另一半會介意嗎?近日有新聞指出特殊院舍照顧不當,如果細仔將來入住又會怎樣?「我只期望比孩子遲死五秒,等我看着他們離開,他們在天家門口等我,我就安心走。」

關鍵詞
自閉童

你又點睇?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