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鼠」 伍文生 談家庭核心:玩餐飽!

細個睇《閃電傳真機》大的一班80後,已陸續結婚生仔,成為新手父母,當年主持人之一的「吱吱鼠」 伍文生 (文生哥哥、Issac)亦已是三孩之父,8歲大女伍以霖、6歲二仔伍皓霖及3歲細仔伍曦霖,一家五口生活愉快。Issac 離開TVB 後去過澳洲生活,大女及二仔在澳洲出世,回流返港再誕下細仔,同時轉戰飲食業及活動司儀,正因「吱吱鼠」的形象深入民心,帶挈他不少工作機會,一班80後新人會找他做婚禮司儀、新手父母會幫襯他為BB 聚會搞到會、在餐廳更有不少顧客俾面食多啲,還捉住文生哥哥影張「吱吱」合照。
在整個訪問當中,Issac 提及最多次「小朋友要玩」!「最好可以玩到12歲,依家唔玩等幾時?父母同小朋友相處係要開心咁玩,唔係一埋牙就問12×16等於幾多?計好珠算未?唔係呢啲㗎嘛大佬!不如落公園玩吓啦!」

撰文:Ling
攝影:Simpson Chiu(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化妝:King [email protected] MAKEUP
髮型:Wilson [email protected] MAKEUP

轉營蛋牛治 養起三子女

一臉童顏的Issac在TVB十三年,其中八年擔任《閃電傳真機》主持,節目以外他每年都有拍劇,每年都扮學生,但代表作仍是《閃電傳真機》的吱吱鼠。在苦無突破之下,他決定離開電視台,與太太Phoebe移民到澳洲生活一段時間,誕下兩個孩子。一次外父詢問女婿有否興趣幫手搞飲食生意,Issac的性格敢於嘗試,決定回流返港幫外父手。外父經營的餐飲正是深水埗馳名蛋牛治「新香園」,Issac雖未曾大紅大紫,但形象入屋熟口熟面,他不介意拋頭露面到餐廳工作,從頭學起,一做兩年半。得到外父的鼓勵下,他把蛋牛治發揚光大,到大角咀以café形式開第一間分店,再登陸觀塘工廈,之後在太子、葵芳、牛頭角做特許經營,不久將來還進軍荔枝角、港島及屯門區。

藝人轉搞餐飲生意,往往得到不少媒體報道,Issac亦不例外,吸引很多人重新認識他,繼而得知他的其他工作如婚禮及活動司儀、參演舞台劇等。「因為搞餐飲多咗人識,我仲多咗好多主持工作,婚禮、百日宴、活動晚宴都有,仲可以搞埋食物到會,從中又識到好多朋友。」在餐飲、司儀及家庭上,Issac把時間分配得剛剛好,星期一至五投放時間於餐廳上,主要負責推廣與溝通;周末晚上主力做婚禮及活動。「平日夜晚收工、周末日頭可以陪屋企人,星期日又返到教會。」

談長輩相處:後生要開通

得到外父的支持,引領Issac闖出一片新天地,Issac指去澳洲前他們的見面時間不多,每兩三周才見面一次,了解不深,直至有下一代出現, 齊齊回流返港, 三代人的關係才緊連一起。「男人同男人比較簡單,外父係潮州人,乜都落手落腳做,由招呼客人、執嘢抹枱到整冷氣佢都自己做,喺佢身上我學到好多嘢,我肯學肯做,外父睇到我OK,大家感情更進一步。」

好多家庭因為與長輩思想不一,有下一代出現令彼此更多爭拗,Issac認為兩代人都要識做,「要知道長輩一定錫孫,可能長輩對小朋友嘅愛係溺愛,但出發點都係為小朋友好,點都唔會俾煙酒佢哋啩?見面時我哋可以開通啲,由得長輩同小朋友開心相處,唔需要刻意指出邊個啱邊個錯,返到屋企就用番自己方法教導,始終父母對小朋友嘅時間最多。縱,係需要一段時間,每星期見一次面,對小朋友影響不大,可能小朋友會掛住粒糖,咁一星期一次大家開心唔緊要,每日都係咁先要處理。」

爸爸返屋企 須放下工作

爸爸和公公皆以蛋牛治養起家人,但三個小朋友不常吃,因為爸爸平日煮得多,返到屋企好少再煮,要去深水埗探望公公才會食蛋牛治、飲紅豆冰。「佢哋仲細唔知道有咩特別,都係當一種食品,冇因為呢個係爸爸、公公整就覺得特別好味,佢哋最鍾意都係食雪糕同食糖。」Issac現在只到大角咀店幫手,或到新開的特許經營店下廚培訓新人,返家不會做「煮人」,交由太太及工人姐姐包辦。「返屋企最好將自己嘅生意同工作放低晒,專心做返爸爸角色,陪佢哋玩同睇吓功課,同佢哋沖吓涼建立感情,好少將生意同佢哋掛鈎,生意上最多同太太分享。」
爸爸返家應盡量放下工作,在小朋友的世界裏,面對最大的困難或許是功課,一定不是分擔爸爸的工作情緒,Issac說:「返到屋企見佢哋未做晒功課,都會幫佢哋解決,做完就一齊玩。」

每周最少一日親子時間

玩,是Issac的家庭核心,在整個訪問中他提及最多次。他在八年的兒童節目生涯中領略到,主持希望小朋友上節目尋開心,同時亦會思考能給小朋友帶走甚麼,如果小朋友玩得開心,從中更學到少少已經足夠。
從自己的童年經歷到兒童節目見過無數小朋友,Issac覺得上一代小朋友比較無憂無慮,「我自己都係公屋出身,同父母一齊食晚飯,有得落街打波已經好開心;到大個自己搵到錢,有能力買嘢又好開心,結婚生埋仔令屋企人更開心,以前好簡單。」現代人一想到結婚生仔就要先買樓,但又無錢買,一切都覺得好遙遠,造成好大壓力。「其實我哋父母都冇話要買間屋,租到間屋咪得囉,依家環境真係唔同咗。」

現今在職父母工時長,星期一至五OT到好夜,星期六昏睡難醒,只餘星期日可以家庭樂。即使每周只有一日,父母都應與小朋友度過qualitytime,「呢日就唔好俾壓力小朋友,仲帶佢學呢樣嗰樣,大家冇晒相處時間,一見面就問做晒功課未?學咗乜嘢未?聽日返學喇喎。」

學加減乘除就夠

想小朋友的童年開心, 最好找到間學校配合,Happy school不一定是私校或國際學校,官津平民校都有選擇。Issac安排小朋友就讀深水埗區津貼學校聖公會聖多馬小學,2011年搬進新校舍,強調快樂學習不催谷。「之前去過一啲功課多嘅學校,已講明小朋友會面對咩情況。但我哋去聖多馬面試時,校長老師就話功課要做,但最緊要學生開心。」

Issac沒有安排補習及額外學術班給子女,只要跟從學校進度便可,其實學習最重要應付日常生活,其他學習都是非必要。「加減乘除喺呢個社會用得最多,小朋友有需要學代數、A Maths嗎?可以學,但唔係依家學,有啲家長可能覺得個仔識咩formula好叻,細細個就有中學程度,我心諗俾你幾歲學識又點?佢都唔開心,童年開心成長先係最重要。」訪問當日,Issac隨意就想到多個小遊戲, 一家五口齊齊玩, 地下執堆樹枝也可玩一餐,見到小朋友健康開心,已是父母最大的滿足感。

做餐飲辛苦

Issac的蛋牛治生意已上軌道,漸有收成,長做長有,或許將來讓子女繼承生意?「我無諗過呀,做餐飲好辛苦,仔女你哋千祈唔好做餐飲呀!」Issac竟然極速落閘!寧願把生意頂給其他人,甚至賣掉,都不希望迫仔女繼承,最重要仔女找到自己喜歡的發展。「我覺得係經歷嚟嘅,你都可以去做侍應、廚師當經歷,知道吓嗰個行業嘅辛苦之處、可取之處,但經營餐飲要經歷開業、守業一大段路好辛苦,如果我仔女搵到其他開心嘅發展就最好,唔一定要做返餐飲。」

創業難,守業更難,Issac知道自己能力可以去到幾高,當去到一個樽頸位,他絕不介意退下來,交由更有能之士打理,亦啟發到仔女做人拎得起,放得低,適當時候放手未必是一件壞事。「初初會可惜,之後就舒適,我經歷咗咁多之後,知道自己可以去到邊個level,可能我開到15至20間外賣店,去到澳門開埋分店就已經差唔多,可能有更叻嘅人有更多資源,將呢個品牌發揚光大,而我轉為幕後支持者,都會戥佢好開心。我曾經打開過市場、曾經做過呢個品牌,無失敗過,我個名都會為人所記得。」

你有獨家湊BB心得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