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產

再見寶貝兒!揮別小產陰霾

育兒

廣告

「寶寶!您安好嗎?雖然爸爸媽媽不能跟你見面,但您永遠在我們心中,我們永遠思念您、愛您。再見!」

父母由準備迎接新生命,頓時面對小產 ,由喜悅轉為悲痛,心情難以言喻,尤其跟胎兒血脈相連的媽媽更悲痛,寶寶的躍動生命之息如煙消散,悄悄地流走,還要進行 引產手術 ,誕下不會呱呱叫的寶寶,苦澀滋味湧心頭,傷痛是永不磨滅的。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Killy Sung、Thinkstock

34周寶寶沒心跳

在整個40周孕期,叫許多準媽媽百感交集,擔心、喜悅一一襲來,臨近預產期,盼望之感愈來愈強。四年前,張太跟丈夫歡天喜地準備迎接寶寶的來臨,陀至34周,即約八個月,BB在媽媽肚裏已生長至後期,隨時準備出生,爸媽早就準備好「走佬袋」、煲好豬腳薑,懷着喜悅心情迎接寶寶,可是噩耗襲來。

為甚麼是我?

「當時是第一胎,懷孕時一直無異樣,沒有不適,產檢時一切正常。陀到後期時,胎兒經常郁動,尤其在我睡覺時,但34周時,我感覺到有不同,有刻感到胎兒停下來,起初以為他郁動少了,第一日不太在意,摸他按他又好像有郁動,翌日找私家婦科醫生檢查,醫生表示BB沒有心跳。我當刻不相信,着醫生檢查清楚,可是,醫生肯定BB沒心跳,立即寫醫生紙轉介我到聯合醫院。聽到消息那刻喊起上來,心揪着痛,不斷怪責自己,『為甚麼是我?』、『是否我做錯某些事令BB出不到來?』、『陀到那麼多周數,為甚麼會突然間無了?』不相信是事實,希望是場夢。」張太憶起四年前的事,強忍着淚水啞咽訴說着。

永別甜睡小天使

隨即轉介到聯合醫院,張太抱有一絲希望是醫生診斷錯,沒有妊娠毒血、高血壓等問題,可是再進行一輪詳細檢查,同樣得出BB已沒心跳,找不出因由。「BB走了,接受不來,心情完全平復不到。當時各樣事準備好,事出非常突然,我不懂怎樣做、不懂處理及面對,很想回到最初……」雖然心思未定下來,但為了媽媽健康,得盡快安排 引產手術 ,護士跟張太解說手術情況及安撫她,她完全聽不入耳,做手術時,腦海空白一片。

引產手術 如同經歷生育,只是誕下沒呼吸、不呱呱叫的寶寶,像極甜睡的小天使。「護士問我想見BB一面嗎?我不想見,雖然逼自己接受BB走了是事實,但很怕見了後,自己不知怎樣……崩潰?難過?不捨?內疚?丈夫有看過、抱過BB,跟寶寶說再見。丈夫比我叻及堅強,基督徒的他深信BB回到天家去!」

陪父母走過哀傷

聯合醫院婦產科於1996年設立「椿萱」服務小組,為懷孕18周以上流產的婦女,包括足月BB夭折、BB異常需終止懷孕,提供身心協助與輔導。婦女在不同的懷孕階段均可能流產,自然 流產 較常見於懷孕首6至12周,而每位孕婦在每次懷孕均有兩成機會流產。婦女經歷小產後,有機會出現失眠、發惡夢、疲倦、頭痛、胃口差、內疚、呆滯、自我孤立等哀傷反應,這是正常的表現,但若長時間未能回復,有可能患上抑鬱症、焦慮症等。

留下遺照小腳印

張太在醫院住了三、四日,天天都很想快些出院,希望離開醫院可以得到重生。「護士為BB拍照、小腳印貼在紀念冊上,我本來不想拿走保存那張相,傅姑娘一直叫我保存,丈夫都想取相片,我臨出院時才決定取走它。」在旁陪伴張太的傅慧玲姑娘是基督教聯合醫院婦產科資深護師,她是院內「椿萱」小組成員之一,照顧 小產 婦,她表示當婦女進行引產手術後,醫護人員會為夭折的寶寶清潔身體。「有些寶寶有胎痣、頭部或耳朵有缺憾,穿上由義工縫製的衣服,也會戴上手織冷帽仔,讓媽媽及家人見寶寶最後、最美的一面。如果有媽媽當時未能決定會否見BB,不緊要,我們會為BB拍下照片、印小腳印,若果媽媽稍後想看BB模樣,可以看照片。」這些儀式和程序,有助紓緩媽媽的哀傷。

直至現時為止,張太不敢看BB最後及唯一的相片。「假如有天我有勇氣,會看看照片,說實話,距離至今已有四年,問我是否當從來沒發生這件事( 小產 )?又不是!你問我在乎嗎?我很在乎這件事。只是沒有刻意問起那張相,雖然此刻看似沒問題,但很怕自己承受不來。」其丈夫很珍重寶寶的相片,收藏在家中。

獨處胡思亂想

離開醫院,張太回到家中,家人怕她觸景傷情,早已收拾好嬰兒用品。同時,她非常擔憂如何面對朋友。「我不知道怎樣面對親朋戚友,明知道很多人準備祝福恭賀我,當刻我不知道應怎樣表達。有跟丈夫提及需要向別人交代,很感謝他寫了一篇很長的內容whatsapp朋友,代我通知。我在群組內,看到回覆叫我『努力!加油』,會觸動到我,令我哭。」留在家中休養,安靜的環境總讓人亂想。「我曾經有一段日子不想見人外,甚至想犧牲自己,家中沒安裝窗花,曾經在想,要跳下去很容易,丈夫當時工作仍是晚歸,家中總是只得我一人,靜下來更加易胡思亂想。人生一直沒太多挫折,此事打擊很大。」這件事永遠在她腦海中永不磨滅,花了大半年才真正釋懷及接受失去寶寶。

家人朋友關顧

輕生的念頭很快閃過消失了,因為有強大的力量、滿滿的愛陪着她,丈夫、家人、朋友及醫護人員默默的支持,她是感受得到的。「丈夫擔心我,並給我很多支持。本來他工作返下午班,很晚才回家,而我上班朝九晚六,他擔心我長時間一人待在家,申請轉改上班時間。其實,那時情緒很不穩定,每晚到媽媽家中吃飯,自己坐車回家都會哭。」她強調 小產 婦要最終釋懷、走出來靠自己,然而,身邊人扶助很重要。

「屋企人無得頂!之前我們關係麻麻,可能我是孻女,有少許反叛,不過,經歷那次後,感到家人非常關心我,煲湯水給我補身外,更事事問我,叮嚀我丈夫如何照顧我等等。而奶奶本來很囉嗦,知道我的情況會開解我。朋友多了聯絡我,始終中國人避忌談生死,他們不會刻意問候我,察覺到他們避諱提及這話題,怕觸動我情緒,我知他們關心我,感到窩心。」最後,她想通了,重拾正軌的生活。

再孕有陰影

失去寶寶對張太很大打擊,其中一個原因是得來不易,她有多囊卵巢症,成孕的機會微。有朋友不知道她的情況,說「再努力,生番個BB就很快沒事!」她心裏有點不是味兒,不過總叫別人一番好意、安慰話語。

經歷失去寶寶,張太受丈夫影響信了基督,及後對於生育隨遇而安。之後,她獲喜訊再有孕,非常感恩。「雖然心裏知道一切隨緣,但壓力很大,一定有陰影,害怕會出問題。懷第二胎足十月,我是沒有跟任何朋友提及,做很多事都非常小心,產檢很頻密及很仔細,每次都會照超聲波,陀到33周開始,非常驚、心卦卦,感恩女兒健康出世。」她明言,成功有了第二胎,真的放下很多,完全走出陰霾。之後張氏夫婦再有弄瓦之喜,已經完全開放,懷有三個月後已向朋友報喜。

勉勵同路人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輪不到自己控制,我覺得事情已發生,就要面對。當然,初期『為甚麼偏偏是我?』的想法定會經常湧現。盡量叫自己向前看,向前行,雖然路是很難行,尤其首一兩年,但給自己信心,盡量不回想昔日事。此外,多些找朋友家人吃飯聊天,不要刻意收埋自己。」回想,張太自覺有少少抑鬱,幸好丈夫給她依傍。今天,雖然她說着說着往事,眼淚不時奪眶而出,但她希望自己的故事可以勉勵同路人。身邊有不少朋友均曾經歷小產,她們的哀傷或會被忽視,她望透過訪問及擔任義工分享經歷,助小產婦解開心結。

後記:眼淚
是次受訪,張太直言考慮很久,不想說回往時,不過,如果真的幫助到同路人,讓有同樣經歷的媽媽釋懷、舒心些,可以去做,最多心會不舒服及掉眼淚。訪問時,她淚水真的不時奪眶而出,在旁者都感哀傷,感謝她樂意站出來,勉勵媽媽們。

 

Save

Save

Save

你有獨家湊BB心得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