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飛魚 歐鎧淳 :我不是人生勝利組

有「東方維納斯」美譽的女飛魚 歐鎧淳 (Stephanie),去年在里約奧運為香港擔任持旗手驚艷全場,被中外媒體封為最美持旗手。現年25歲的Stephanie是電影界和廣告商的新寵兒,但她揚言游泳仍是她的第一位,以參加2020年東京奧運為目標,希望做到四朝元老。

Stephanie 是十多項香港紀錄保持者,幼小中就讀名校嘉諾撒聖心,大學升讀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加上外貌出眾,被視為「人生勝利組」。Stephanie 坦言,她是家中獨女,媽咪對她全程投入,事事以她的興趣為先,從不強迫學習,又為她安排好每日時間表,讓她平衡好游泳與讀書。不過,她得到父母關愛的同時,她的性格開始變得高傲與自我中心,原來「人生勝利組」只是假象,在香港是品學兼優的女飛魚,在美國只是個不懂與隊友相處的港女。Stephanie 為此重新做人,才成就了今天的她。

撰文:Ling
攝影:Jacy Yip(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化妝:Onki Lau
髮型:Stone [email protected]’s Private i
服裝:Ted Baker、Nike (Sneakers)
場地:Popcorn

歐鎧淳 9歲習泳 16歲參加奧運

游泳既是求生技能,又可強身健體,家長送孩子學游泳有愈來愈早的趨勢,低至三歲就上泳班,部分家長以為愈早學習游得愈叻,還有機會參賽奪獎,藉此博入好學校。 歐鎧淳 的故事證明,習泳的年齡無礙將來發展。

她九歲時為了加入學校正籌備的泳隊,才開始跟親戚學游泳,再加入泳會訓練,一次比賽被教練賞識下作重點培訓,她15歲參加「香港公開游泳錦標賽」一鳴驚人,在200、400及800米自由泳三達奧運標準,16歲中四決定停學一年集訓備戰北京奧運,最終在比賽上接連打破200米及800米自由泳港績,成為泳壇新星。

自選課外活動 需堅持一年

小時候,Stephanie的媽媽讓女兒多嘗試不同課外活動,從中發掘其長處,而歐媽媽絕不強迫學習,會讓女兒自由選擇,但設下一個條件,Stephanie說:「當我決定咗就要堅持學一年,就算唔鍾意都要頂硬上,學得好唔好唔緊要。所以我唔可以信口開河,唔可以想要就要,唔想要就隨時掉低,因為我一話要做,個責任就喺自己度。」

唯一一次由媽媽強迫的,就是學琴,因為大趨勢是每個小孩都要學識一種樂器,而彈琴是最基本。「唔知點解個個都要學琴,又唔知點解係學音樂嘅入門。媽咪要我最少考到八級,將來可以做鋼琴老師,我當時已經識諗:點解我要做鋼琴老師啫?」強迫學習難有好成效, 當Stephanie考到第六級不合格,並再向媽媽重申不喜歡學琴,她終於「得償所願」,並轉玩自己喜歡的小提琴,「最後拉到手指痛,學咗一年就冇學了。」

管理時間表 排優先次序

其中一個堅持最久的興趣是芭蕾舞,原以為芭蕾舞就是她的至愛,但她九歲接觸水世界後,從此世界變得不一樣。「我鍾意喺水裡面多啲,其實拉筋同跳舞好辛苦、好痛,游水舒服得多。當時我唔夠時間玩兩樣,星期日一係去練舞,一係去游水比賽,只能二揀一專心練習。」看到女兒在水世界的天份,歐媽媽當然大力支持,並教識女兒管理時間,平衡游泳與學業,其中一招是安排事情的優先次序,Stephanie解釋:「第一係急切兼有需要,第二係無咁急切但有需要,最後係唔急切又無需要,得閒先做。」

計劃時間表時,要知道人的能力有限,所計劃的事情未必能夠一日做完,「中間要留空白位畀自己走盞,細個我都唔識,好貪心好多嘢想學,全靠媽咪一直幫我安排。」歐媽媽為女兒安排的時間表看來很「怪獸」,星期一至五要上學,星期六還要參加幾個課外活動由朝上到晚,「我唔介意,我覺得好開心好好玩,因為係我鍾意學㗎嘛,好似上烹飪班整三文治,整完又趕去游水。」

「聖心妹」不怕功課多

Stephanie指媽咪不是怪獸家長,而是一個尊重孩子意願、做輔助角色的家長。「怪獸家長係主導小朋友,唔理小朋友想定唔想,只係迫小朋友去做佢哋認為啱,或者去迎合香港教育制度嘅事,我媽咪係唔會咁做,一切以我興趣行先。」

從幼稚園到中學,Stephanie都是「聖心妹」,小學讀下午津貼部,課程比上午私立部輕鬆一些。「由細到大我都讀得好開心,我比較樂觀啲,主要睇好嗰方面。至於功課間間學校都差唔多,就算多功課我都唔會將個責任推畀學校,會自己諗辦法解決先,多功課咪自己安排好啲時間,用快速嘅方法做完佢囉。我練完水返去已經六點,食完飯七點,媽咪又要我早瞓,得番一兩個鐘趕功課,咪專心啲快快趣搞掂佢。」

再一次證明玩運動不會阻礙讀書,只要時間分配得好,對讀書上心,就能兩者兼顧得好,「雖然我少咗時間,但我做得比人快。」做完功課還要過媽媽一關,任職律師樓市場部的歐媽媽一直對女兒的學業很用心,在女兒小學階段,放工後還會打一頁A4英文文章,出題讓女兒做填充輔導,感動得女兒大讚媽咪:「由細到大佢都對我全情投入!」

高傲獨女 在美國學團隊精神

一直以來,Stephanie在溫室家庭中成長,游泳與學業亦兼顧得好,慢慢躋身「人生勝利組」。惟身為獨女的她,在性格上顯然變得自我中心和高傲,一到美國讀大學就出事。「冇咗媽咪喺身邊照顧我,所有嘢都要靠自己從頭再學。我喺香港好叻咩?喺美國大把人游得快過我,讀書叻過我,我喺咁多人之中等於零。」她在大學泳隊曾被排斥,加上高手如雲,情緒跌至低點。後來有隊友點醒她要多伸出援手,關心隊友,終能慢慢融入泳隊。

Stephanie形容自己是重新做人,泳隊令她成長了許多,改善了自己的不足,並真正認識何謂團隊精神。「我終於識得做隊友,以前我只係識得叫隊友做呢樣嗰樣,原來要多啲幫助其他人,唔可以淨係諗自己,要諗人哋先,其實做人根本就係咁。」

生涯尾聲 游得一日得一日

Stephanie的生活以至人際關係,早已和游泳密不可分,甚至被游泳主導了生活,「好多機會同人際關係,係喺泳池同以運動員身份得到。」游泳幫助她全面成長,從水中把經驗帶返生活上,Stephanie說:「喺水入面唔可以同水對抗,要感受水嘅存在,並借用水力去推動自己,呢啲小道理都能應用喺生活上面,好多嘢都係游水教識我。」

25歲的她,游泳生涯逐漸步向尾聲,腦海經常浮現「我是否仍可游下去?」當大家看到她常出席公開活動,又是電影界及廣告商的新寵兒,她是否已為退役後入娛圈鋪路?「其實我唔會鋪後路,如果鋪咗後路個腦就會成日諗,不自覺向咗呢個方向走,所以我想全心全意游水。我有機會接觸娛樂圈嘅嘢,都係游水帶畀我,冇咗游水我咩都唔係。」不過貪心的她喜歡新鮮感,嘗試接觸不同的工作,終於有段時間兼顧不來令健康受損,影響游泳的表現。「因為休息唔夠整親條頸,撞過板就受到教訓。我要重新將生活排序,首先係游水訓練同休息,之後先係其他工作。」

對Stephanie來說,游泳是她的責任,希望自己游得一日得一日,目標是進軍2020年東京奧運,做奧運「四朝元老」。「不過三年咁耐話唔埋,就算聽日做咩都未知啦,我隨時都可以玩完,但我唔會諗太多,每一日最緊要做好練習同休息,游到幾多得幾多,依家先將目標放喺下年亞運。」

你有獨家湊BB心得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