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 導盲犬

家有 導盲犬

不時有人說「有小朋友就不可以養貓狗」或「養寵物好過養人仔」,為何要二選一而兩者不可共存?Edith一家有九口,當中包括兩貓三犬,有兩頭是受訓中的 導盲犬 。現時是導盲犬訓練員的她回想當導盲犬寄養家庭是為了兩女兒,當孩子遇上貓狗,你會發現孩子獲益良多,一家人的快樂指數亦提高!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Jacy Yip(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寄養犬也是家人

香港地一家九口很少有,李苑甄(Edith)跟丈夫Kelvin育有兩女兒Kely及Ellie,另有二貓三犬。「我會視貓狗,包括寄養的導盲犬是家人。」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導盲犬訓練員Edith直說。Edith從小喜歡動物,曾飼養貓、狗、鸚鵡、雞仔、烏龜、青蛙及蜘蛛等等,而女兒亦從小到大跟動物一起成長。「四年前,當時家中飼養了四隻貓,女兒亦喜歡狗隻,她們在街上看見別人的狗隻就很開心,會上前摸牠們。我想讓女兒先嘗試與狗隻相處,不想購買狗隻,不想她們覺得狗隻如同娃娃,只是有空時才摸摸狗隻,如合適才考慮領養。」

那時,Edith看到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有關寄養家庭的影片,認為暫託導盲犬需要很多責任及嚴謹地照顧,例如不可以隨便餵食、不可在家中跳、不可玩毛巾及被子等等,可以滿足女兒養狗的心思、從中學習跟犬隻相處外,更可以訓練孩子耐性、守規矩等等,基於種種考慮,她選擇當導盲犬寄養家庭。」Edith讚揚兩女兒確實可以好好遵守規則,幫忙照顧導盲犬。

Edith一家人視每隻暫託的導盲犬如家人。由BB幼犬養至「畢業」,雖然不捨,但知道可幫肋人,充滿意義!
Edith一家人視每隻暫託的導盲犬如家人。由BB幼犬養至「畢業」,雖然不捨,但知道牠們幫肋人,很有意義!
小女兒Ellie幫忙為狗狗梳毛。
小女兒Ellie幫忙為狗狗梳毛。

無心插柳成訓練員

Edith當了一個多月導盲犬寄養家庭,就開始兼負訓練導盲犬。她直言當時對導盲犬的認識來自日本電影《導盲犬小Q》,未曾想過要接觸導盲犬,考慮當寄養家庭初時亦未有要設定目標或責任。「中心主席問我有否興趣嘗試訓練,我喜歡跟動物一起工作,之前曾在寵物店工作,亦懂得訓犬技巧,加上有時間便嘗試一下,沒有想太多,沒有想過將來四年後我可以成為本地受訓而獲國際認可的導盲犬訓練員。」第一隻在Edith家暫住的導盲犬BB,亦是由她親自訓練,現時牠已畢業了,成為視障人士的好拍檔。

李苑甄(Edith)是首位本地受訓的國際認可導盲犬訓練員。
李苑甄(Edith)是首位本地受訓的國際認可導盲犬訓練員。

艱辛訓犬路

「導盲犬肩負視障主人的性命,訓練牠們跟寵物犬大不同,更嚴格並須達到準則。」Edith歷盡艱苦的訓練導盲犬之路,不過,她從沒有想過放棄。「初時預料不到體力上難以適應,導盲犬是拉布拉多大型犬,不是每隻接受訓練的狗隻都乖巧,有些較調皮,牠們搶繩的力度很大。加上,我初期訓犬時正值又濕又熱的夏天,訓練兩隻犬由早上十時至下午四時,行足一天,長期曬後又常出入冷氣地方,因為需在港鐵、商場等公共場方進行訓練,所以體力透支及很易病。感冒外,我亦曾膝蓋軟骨發炎,當時每星期也要見醫生。」首年訓犬上的體力消耗令Edith苦不堪言。

另一叫Edith感頭痛就是大眾見到準導盲犬如臨大敵。「我訓練導盲犬入商場,一大隊管理保安員跟隨,手持對講機報告我們的行蹤,甚至有些不讓我們入內。另外,我試過在黃大仙等了45分鐘才上到巴士,因車長不讓犬隻上車。其實法例是四十多年設定,當時香港沒有導盲犬幼犬,故至現時法例依然沒有允許寄養家庭及訓犬員帶準導盲犬乘坐巴士,確實,巴士公司列明視障朋友帶着導盲犬才可上車,訓練員又不是視障人士。」可幸四年後,現時的情況改善了很多,Edith帶着訓練犬上巴士未再遭到拒絕。

胡杏兒曾拍攝有關導盲犬的劇集,她與Edith見面。
胡杏兒曾拍攝有關導盲犬的劇集,她與Edith見面。
導盲犬須穿上工作服受訓,而戴上導盲鞍代表正執行任務去守護視障主人。
導盲犬須穿上工作服受訓,而戴上導盲鞍代表正執行任務去守護視障主人。

全職義工壓力大

在導盲犬訓練員生涯中,Edith曾想過放棄。「初期家人反對我當訓練員,因為當時是義工性質,丈夫見我辛苦會有微言投訴『誰做義工像你這樣?一星期七天都在做義工?又要經常看醫生……』感到家庭壓力。」可知Edith當訓練員首兩年是義工性質,確實可說是貼上健康、時間及金錢,問及何以那麼堅持?Edith說是視障人士感動到她。「我接觸了多位視障人士,發現他們的故事均很厲害,例如我跟一位後天失明的視障者閒聊煎魚,發現他們從細微處發掘生活方式及技巧,努力地生活。而視障者的家人亦曾跟我說,從前的兒子行路常撞倒,有了導盲犬沒有再碰撞,現時很放心了!」此外,她非常認同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使命,感受到主席兼教練的熱血,不想辜負他,決意堅持下去。兩年前,Edith正式成為中心導師,她笑言是受薪工作,家人亦沒有反對聲音。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已成功為十隻導盲犬作配對,具備國際導盲犬聯盟會員的資格,當中Edith付出不少。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已成功為十隻導盲犬作配對,具備國際導盲犬聯盟會員的資格,當中Edith付出不少。

身教女兒關顧社會

兩女兒Kely、Ellie年紀小,分別十歲及六歲,媽媽為了照顧及訓練犬隻,分薄了跟女兒相處的時間,不過,Edith認為值得。「女兒得着很多、成長許多!小女Ellie曾說『媽咪,你又外出,我想你留在家』我回說那我現時立即寫信辭職,她又會表示不想我辭職。」一來喜歡動物的女兒可以因為媽媽的工作而多機會接觸狗隻,二來明白到媽媽工作富有意義。

「大女六歲時,我帶她上興趣班學畫畫途中,她看到一位視障朋友手持白手仗上扶手電梯,他用手仗探索了很久才上到電梯,亦有少許笨拙,女兒看着跟我說『媽咪,你可以訓練一隻導盲犬給他就好了!』其實,我沒有教她這些事,是她觀察而來。原本女兒會因為我的工作學會關顧視障者的需要,明白社會上有不同的人,學會包容及有愛心。」Edith分享。在旁的Kely說︰「長大後我要成為訓犬師,幫忙訓練導盲犬,因為這份工作很有意義!」而小女Ellie就說長大要成為獸醫,為導盲犬醫病。

孩子從小跟貓狗一起成長培養了責任心,Kely抱着貓咪藍藍。Kely駕輕就熟為Calla刷牙。
孩子從小跟貓狗一起成長培養了責任心,Kely抱着貓咪藍藍。Kely駕輕就熟為Calla刷牙。
一家人非常支持Edith的工作,祝賀她成為國際認可的導盲犬訓練員。
一家人非常支持Edith的工作,祝賀她成為國際認可的導盲犬訓練員。

土產認可訓練員

Edith訓練了八隻導盲犬,兩隻是家中的Nimbus及Calla,另外六隻已畢業工作了,當中親自配對有三組,叫她感受至深。可知道,訓練外,配對工作亦很重要,像受訓中的Calla和Nimbus個性大不同,如Calla愛玩愛外出,步速較快,適合外向的年輕視障者,而像Nimbus較宅愛睡覺及慢熱,適合跟年長的視障者配對。「親自將導盲犬與視障者進行配對時,看見導盲犬可以運用出我教的事,我很開心及要多謝牠們,原本『學生』有專心聽課。」工作給Edith滿足感。去年12月,Edith更完成了國際考試,成為了首位本地受訓的國際認可導盲犬訓練員,她四年來的堅持沒有白費,推動了本港導盲犬發展。

香港首批本土繁殖及受訓的導盲犬Happy和Holly跟視障主人一起生活。
香港首批本土繁殖及受訓的導盲犬Happy和Holly跟視障主人一起生活。

後記:唐狗也是可愛

除了兩隻導盲犬外,Edith家中另有一隻六個月大的唐狗Panda,年紀小小的牠非常乖巧有紀律,不輸準導盲犬。筆者忽發奇想,拉布拉多可以當導盲犬、火警調查犬及海關搜查犬,那麼唐狗也可以加入其中嗎?

唐狗Panda(中)跟準導盲犬Calla(左)及Nimbus(右)同樣乖巧。
唐狗Panda(中)跟準導盲犬Calla(左)及Nimbus(右)同樣乖巧。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
2012年成立的慈善機構,培訓本地導盲犬訓練員和導師,以訓練導盲犬提供予視障人士使用。此外,望政府放寬讓導盲幼犬入住公營房屋及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促使更多市民可成為寄養家庭,支援及正視本港導盲犬發展。www.seeingeyedog.org.hk

你有獨家湊BB心得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