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回安樂窩 移民台灣

香港不再是我家,不再是我認識的,生於斯長於斯,卻對香港失望透,行屍走肉地活着,找不到生活的真義,似是困在死胡同,快要窒息之際,拐個彎,發現前方向着自己放開懷抱。給我喘口氣、讓我找回樂土、拾回生活的就是台灣!以上,可能是不少香港人的心聲,近年身邊總有人有移居台灣的念頭,甚至已移民台灣去。黃璟瑜是其中之一。

辭去名校教席

掛着一頭酷似台灣總統蔡英文短髮的黃璟瑜,散發着股親和力,臉上流露輕鬆自若的神色,活力十足,不似五十有三,更不似營營役役的香港人,或許跟她在台灣生活有關。璟瑜是土生土長的港人,執教鞭廿七年,住港近五十載,機緣巧合下,於2011年,受邀到學生的高雄家遊玩,萌生「移民台灣,卜居高雄」的念頭,計劃辭去聖士提反書院的教職。翌年,她跟丈夫及愛犬已身處台灣了!
回想,在香港的日子,璟瑜沒有半點留戀,熱衷教育工作的她,曾任教四間中學,反思着吃人的教育制度。「我任何時候都說學生不難教,是去應付許多教育政策、改革、行政工作,令老師愈來愈累,真正用在教學上、用心教學生的時間遭剝削了。丈夫也是教書,心態跟我也一樣。香港沒有『生活』可言,香港人的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和工作。當時我自己都是,永遠沒有做完一刻,聲帶亦很傷,喉嚨各樣健康都有毛病,我不想去到60歲仍不斷說話、批改各樣文件,多累人!」

重拾生活真義

在名校任教是份筍工,問璟瑜不曾考慮留在comfort zone?她解釋:「身邊許多老師同事都追求穩定,有不少只在一校任職。確實,任何轉變都須要勇氣,但慶幸我個性樂意接受轉變。所以我曾任教四間中學,曾經由津貼學校轉至直資,不怕轉學校重新適應,『適應』對我來說不是一件太難事。況且,由香港搬去台灣,在地理空間上,實際不遠,也是華人社會,不用太大適應。加上,我跟丈夫沒有小朋友,搬往另一個地方生活,沒有太大的掙扎,少了些包袱。」
往日,一如許多香港人,璟瑜放假往外飛「叉電」,然而,回來又面對現實。「我想趁還有氣力之時,改變生活方式、生活內涵。對我來說,『生活』的定義是我想過怎樣的日子,而生活內容是我認為有意義的、有內涵。譬如柴米油鹽不用憂,但你卻天天光坐着,這樣的生活是空洞沒靈魂。」49歲之時,她決定退休,展開精采的人生下半場,來到台灣找回差點忘卻的夢想。

幫助流浪動物

「我自小已很喜歡動物,曾想過日後退休有個狗園,收留流浪犬,一直也有這個夢想,可惜現實告知我,要在香港有幅地收留流浪動物,我是沒可能有經濟條件的。」問及可有公餘時到狗場任義工,她坦言曾經有,可是工作繁忙,多個星期六得工作,沒有心力持續。慢慢,幫忙動物成了她內心一個幻想。來到台灣,生活指數低,用在港租劏房的價錢,足已有豪宅的享受,不需為口奔馳,一餐飯港幣二、三十元已足夠,選擇亦多。璟瑜善用時間,做喜歡的事,接觸流浪動物,現時她是救援流浪犬社團「毛臉臉」的志工,擔任南部社團負責人,不定期到狗場幫忙,宣揚領養代替購買,在家中暫託拯救狗隻,協助家訪找領養人,而家中養了四隻未有人領養的犬隻。「來到台灣,我希望不是白白來消費他人,台灣人很歡迎香港人,覺得我們懂得欣賞台灣而感光榮。希望移民台灣港人,可以有貢獻付出,我選擇做動物義工。這樣就是我覺得有意義的生活,人是應該這樣而活。」

150萬買個希望

「香港大環境改變了,民生、教育、政治各樣變了。我經常跟朋友說,尤其退休朋友,你來台灣就得快!不知道移民投資門檻何時會提高?」去年,港澳人士移民台灣的入場條件取消了「存款移民」,不可再以定期存款500萬新台幣滿一年去申請長期居留,現時可以用投資移民方法,創業申請持有「長期居留證」,留台一年,加上離境日子不多於三十天,就可以往移民署辦理入籍台灣的手續。璟瑜跟丈夫均是退休老師,沒有做生意的經驗,找台灣會計師以「不動產物事業」,即收租,遞交投資計劃書,「在家公司」即商業登記的地址就是家的地址,入場費約150萬港元。在香港,手持150萬可說是沒多大作為,不如赴台找個希望。根據台灣移民署的資料,2015年港澳居民居留及定居台灣人數共有7,230人。又根據非正式統計,十人總有一兩人,腦海曾浮想移居台灣的想法。

台灣零缺點?

黃璟瑜直言自己不是愛冒險的人,落腳高雄有多種考慮因素,一來比較起台北,使費少得多、樓價不高,加上喜歡南部文化,亦考慮到高雄地震較小,就以有限資金來到高雄。「初來台灣居住,猶如劉姥姥入大觀園,看見整街種滿樹、隨街有街頭表演,像去了一個詩一般的世界。此外,不愁基本生活,譬如紅燒東坡肉套餐只需台幣130,我回港到翠華飲杯奶茶也要台幣80,台灣朋友聽到瞪大雙眼,像聽到天價,我着他仔細品嘗每一啖。」
她又表示台灣全民有保健,並有世界級醫療,她像在揶揄香港人:「最近,聽到不好的消息,香港人比日本人更長壽,可是,只是長壽,不代表是健康啊!」確實,急症室超收以倍計,公立專科輪候至天荒地老,加上裁減兩億多醫療開支,港人長壽是個壞消息。聽她力數台灣的優點,問可有缺點呢?璟瑜想一會兒才說出:「有地震!」

最美的風景是人

說到台灣的吸引處,少不得「人情味」。璟瑜舉例,台灣鄰居義不容辭協助她朋友預約醫院服務,並「不請自來」到醫院陪伴;房東太太毫無戒心主動做她的擔保人。「南台灣人很熱情、友善,只要我們同樣真誠待人,不難結識台灣朋友。60年代的香港也有這種人情味,可是現時消失了……」
璟瑜見香港政治停滯不前,有感慶幸自己屬於早來台灣的一群。「世界上沒有永遠不變的事,但香港的變化一定比台灣早,希望天佑台灣,不會變成第二個香港,否則我不知道可以去哪裏,可能要往瓦努阿圖。」

後記:香港還可愛嗎?
聽過黃璟瑜的經歷,再細看其著作,筆者也有移居台灣的想法。生活前景不明朗、處處隱憂,港人為了甚麼而白忙着?以早前立法會補選為例,問朋友投票了沒,竟然有人說不了解而不投票。自己放棄權利,是你不夠愛香港?還是對香港已心淡?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Alison Kwan(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新傳媒資料室提供)

 

※如欲率先接收資訊,請讚好我們的FB專頁並於「已讚好/Liked」選單設定「搶先看/See First」,多謝支持。

你有獨家湊BB心得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