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餐廳

愛心餐廳 老闆 三歲定八十

育兒

廣告

「三歲定八十」不無道理,在80後年輕 餐廳老闆 嘉富的成長歷程中,引證了這句俗語。小時候自有記憶以來已待在兒童之家,一、兩歲起入住,一住就超過十年。「細個點奀皮、點樣曳,家舍姨姨姑娘都會為我好去教我、罰我,唔會由得我,到大個後差啲誤入歧途,知道有條底線,壞極都有個譜。依家諗番,好感激兒童之家、姨姨姑娘。」小時遇上良師循循善誘,讓嘉富有了人生目標,追求成功,創立滿有意念的 愛心餐廳 。

陳嘉富Keith(32歲)
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兒童之家的舊院友,現時是Rice Love飯意主題餐廳創辦人兼行政及營運總監。

年輕實幹型老闆

下午時段,旺角一條進駐各式餐廳的街道,甫入一間新派特色餐廳,看到一位三十出頭的年輕人忙個不停,當有顧客入內,上前有禮地招呼並安排入座;廚房不夠人手,一個轉身變成大廚烹調菜式;轉個頭擔當侍應,快步到樓面傳菜;電話響起,開始打點及跟進食材進貨訂單。陳嘉富一人分飾多角顯神通,實情他是餐廳老闆,老闆理應可以繑埋雙手等夥計員工忙,他卻選擇放下身段,親力親為,以行動認證老闆的實力,皆因小時候的成長經歷叫他刻骨銘心,牢記必須以心待人處事才會成功!

嘉富在社會大學打滾了18年,回頭看看,這18年的經歷都不及小時候那些年對他影響深遠。由於爸爸入獄,媽媽有情緒病,由1、2歲學步期開始,嘉富已經由聖基道照顧,入住嬰兒部,開始他不一樣的成長之旅。

幾歲人仔 人生最樂

昔日,還設有嬰兒部寄養服務,還未懂事的嘉富至四歲時住在內。他回想:「當年4、5歲幼稚園時入住嬰兒部,上小學轉到大院,住了一年就轉去兒童之家。幼稚園時好多小朋友一齊玩,記得好開心,有好大個公園、打鞦韆、踩單車等等,絕對係成個人生最開心時候。當時年紀細,根本唔知道『父母』、『屋企人』、『家』係咩,媽咪精神問題,類似產後抑鬱,照顧唔到三個細路,爸爸又沒有能力,三兄弟只可以分開俾人湊。我自有記憶以來就喺聖基道嬰兒部成長,同院小朋友、姨姨姑娘就係最親嘅人。」

之後,嘉富轉至位於大埔的大院,重新適應新的人事與環境,亦變成院內年紀最細的小朋友,被小朋友欺凌,亦記得曾受罰。「因為曳,當時流行體罰,好記得有次高舉櫈仔,望住吐露港成一、兩個鐘。住一年左右,大約三年級就轉去兒童之家,住到中一、二。當時開始感受到有人管、有人理,知道姨姨話我、教我係對我好。」

兒童之家
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下稱聖基道),現時有24間兒童之家,擁有194個服務名額,另有60個寄養名額,為4至18歲來自破碎家庭的兒童及青少年提供廿四小時住宿照顧服務。入住兒童需經社會福利署,或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向社會福利署中央轉介系統申請。膳宿費全免,個人開支則由家人或監護人支付。

搗蛋小魔王誕生

待在兒童之家,大約一位暫託家長照顧十位孩子。日漸長大的嘉富開始反叛、愛生事。「我細個愈嚟愈曳,又可能俾舊生影響,加上大個有野性,改為欺凌新人,恰外來生或細個小朋友。男仔打交最基本,當時住碌架床,一大班男仔好鍾意擒到上格床,地下拉晒床褥墊住,由上跳落去,試過壓傷一個院童手臂,唔知係咪甩骹,要入院;又鍾意坐入膠箱,由樓梯上而下滑落去,中間會反箱又受傷……」

日漸長大,問他有想回家嗎?他表示可能由細到大都不知道親人是甚麼,親情的感覺如何,沒有想家,有時父母探望他,開心的原因只是因為有小禮物、糖果而已。「細個見到有啲院童,有外國人領養佢哋而到外國生活,非常羨慕,經常諗自己可以俾人領養到外國生活就好,好似好勁、好開心。依家就知道呢班小朋友係無父母、無撫養權。」

自卑感作祟

兒童之家的院童,過着寄宿生活,星期一至五待在兒童之家,周六、日可以回家跟親父母「度假」。嘉富不愛回家,家中完全沒王管,父母不理他,感覺到在兒童之家有姨姨用心照顧起居飲食,她們苦口婆心教他,往往搞對抗後,冷靜下來回房,就知道姨姨為他好,心存感激,這些是真家人反而比不上。

加上,他開始感到身份跟其他同學不同而自卑。「明顯我屋企無錢,人人都有gameboy遊戲機,我就無,我放學搭車返兒童之家,其他同學話去我屋企玩,我都唔知點應。讀書時期,無任何同學知道我係寄宿兒童,我刻意唔講,有種自卑感,亦都可能因為咁,我變得安靜沉默低調,之後初中變壞食煙逃學,加上種種行為紀錄差,年紀又大、父母居住環境改善等等,被趕出聖基道兒童院。「返到屋企真係相見好同住難,唔使一個月,已經好想返兒童之家,當然,得個想字,心底知道無可能,跟二哥計劃離家獨立生活。」當時,陳嘉富仍只是14歲的少年。

輟學到長洲做童工

嘉富在中二輟學,不想待在家,跟比他大三年的二哥看到報紙一則長洲大排檔的招聘啟示,最吸引他倆的福利是包住宿。嘉富跟二哥走到長洲大排檔非法打工,他回想形容9個月的打工期是非人生活。「兒童之家小朋友家境都有問題,可能大部分時間留在家舍,加上家人又沒有太多能力金錢俾小朋友上興趣班,眼界唔夠其他人,當時出到外面世界,覺得自己好似井底之蛙,咩都唔識,無咩生活經驗。當時細個打工好辛苦,雖然有六千蚊包住宿,但一日做至少十二個鐘無停手,擔擔抬抬,想像一個仔日日搬好多塊十二人大圓枱面,又要爬上大排檔頂維修簷篷,執海鮮、樓面、入廚房做打雜。」二哥做了兩個月被辭退,而嘉富捱了九個月,童工找工作難,他不敢輕舉妄動。此時,他多麼掛念小時候待在如同保護罩、無憂無慮生活的兒童之家。

臨危歧途邊沿

其後,嘉富像隻迷途羔羊,離開長洲,獨自住在月租$1,400的劏房生活,曾在地盤、食肆打散工。當時十多歲的他遇到很多複雜的人,曾遭損友陷害差點做了非法事,幸好,小時候受教受罰經歷,在心裏栽種了正確價值觀。「依家諗番,好感恩喺聖基道生活日子,雖然我小時頑劣,但知道家舍姨姨教導一直幫我,令我可以自立自強,更知道所有事情都要有底線,不可過分,壞極都有個底。今天我仍然堅持做一個好人,係聖基道喺我成長時潛移默化教導。」人生有很多困難,嘉富的信念是:遇到問題就想辦法去解決。今天你所做的所有事情,結果都是自己承受。

延續無私的愛

在廚房工作十多年,嘉富開始為自己打算,心想一世打工非長遠,決意嘗試開店,找來二哥幫忙,於2014年開第一間新派餐廳,數月前開了第二分店,現時二人共同打理。店名是「Rice Love」,嘉富表示當中的「Rice」取音類近「Why」,店名隱含「Why Love」之意,主要以各式米飯及意粉,做出充滿心意的特別料理,希望每個食客感受到每道菜式由心思製作,感受到背後誠意,延續聖基道無私大愛精神。」他心裏一直感激聖基道,留意facebook外,有次看見街上其他機構籌款箱,心想其實餐廳同樣可以放籌款箱,多次聯絡聖基道安排。之後,他以創辦及營運Rice Love的經驗,擔任義工顧問去培訓聖基道位於科學園的小食店的員工。笑問他如果開第三個分店,會考慮聘請兒童之家的師弟妹,嘉富不假思索回應:「好呀!當實習攞工作經驗都好!」再笑問帶兒童之家小朋友來吃招牌芝士熔岩蛋漿飯好嗎?他九秒九說:「好呀!最緊要小朋友食得開心,隨便食!」

後記:家在何方?

現時嘉富獨自生活,直言依然不知道「家人親情」是何物?不過,他表示家人很開心來餐廳,還常帶朋友親戚捧場,知道父母以他這個兒子為榮。而之後計劃回家跟年邁的父母同住,嘗試努力找回三十多年失去的「家」。

助養計劃
「樂樂遙遙助養計劃」,最少每月捐助$60,並助養最少一年,以助兒童之家全院兒童,包括本地孤兒、來自破碎家庭及低收入家庭兒童,提供住宿照顧/課餘託管、物資支援、功課輔導及發展潛能活動等等。詳情可瀏覽www.skhsch.org.hk或www.facebook.com/SKHSCH。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Paul Choi(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你有獨家湊BB心得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