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片少年 走出家暴陰霾

拍片少年 走出家暴陰霾

「仲咩張梳化又咁污糟?咁多塵?點睇波?望吓!望唔望到呀?塵呀!睇清楚啲!」
丈夫一手捉實太太的面頰,逼她望向梳化,責罵她。

「你自己睇啦!」丈夫隨即大力掌摑太太,太太倒向梳化旁。
「激死人!衰婆,唔打都唔識做。」
此時,兒子正開門回家,爸爸一手拉着兒子衣領。「點呀?未見過打人?」
母親為了保護兒子,拉開雙方,並跟兒子奪門而出地說:「唔好再打個仔喇,受夠,我哋離婚啦。」
丈夫說:「快啲走,好行夾唔送。唔好返嚟呀!」
畫面一轉,一隻玻璃杯掉下,碎片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兒子抱膝而坐在走廊,無助地倚着窗邊。
以上是《當太陽落山之後》短片的故事,也是新移民少年徐鑫(音:陰)的親身經歷。

小時候遇過家暴的他,今天,不再害怕,反而豁然將「家醜」外傳,目的為爭取兒童權益。

徐鑫
年齡:18歲
經歷: 小時候經歷家庭暴力,父母離異,來港兩年,現時一人在港生活,早前參與聯合國兒童基金舉辦的短片活動,以自身家暴經歷為題材,展示家庭關係對兒童的重要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xh8BRuxqNo

勇於面對家暴傷痛
眼前的徐鑫總愛笑、暢所欲言,小時候經歷的家庭暴力,已過了差不多十年,今天回首,非但一笑置之,反加以向外界展示,以過來人告訴大家:勇敢走出家暴陰影,才能活出新生。短片以家暴為題材,問編導徐鑫影片內容的真實度?他說:「半真半假啦!哈哈,其實大部分都係真。」父母離異後,徐鑫跟了父親,兩、三年間,他身心皆承受巨大的壓力,怕回家給父親打罵,很想離家。後來媽媽因不想他常常被打,又擔心沒有得到好照顧,決定爭回撫養權,並於2012年來香港。他是新移民,只來港兩年,已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現時一人在劏房生活。「有想過同媽咪一齊喺香港生活,但佢話香港難搵食,又儲唔到錢買樓,為咗生活,佢留喺深圳打工,我喺香港讀書同住。我哋關係好好,佢成日打電話俾我,傾好耐偈。」

f4
在日營中,初次接觸拍短片的徐鑫,十分認真地學習。

旁人以為徐鑫來香港是為了避開父親,展開新生活,實情並不是。「我有香港居留權,本來.內地讀書,但由於無戶籍,唔可以考高考上大學,為咗有書讀,兩年前就來香港。」徐鑫以前在湖南重點學校讀書,自從家庭出現問題,母親拜託老師照顧兒子,徐鑫在老師家生活已有四、五年。他表示內地教仔一套依然係「棒下出孝兒」觀念,面對家暴,他不想將對父親仇恨根植在心,決定釋放出來,轉之為正能量。「媽咪同我講:要記住呢幕,如果大個咗有權力、本事,嘗試用自己方法正視佢(父親),做番自己認為啱嘅事。」他決心不要活在父親的陰影下,把難過經歷變成推動力。

來港面對新挑戰
問及徐鑫在港生活,他說很開心,很快融入其中。「課業壓力方面,我睇報紙成日講香港有好多怪獸家長,我無經歷過,而且相對內地,香港課業輕鬆得多。因為以前讀重點第一學校,有夜讀,由早上到晚,朝早五、六點起身準備返學,又要長跑,上到五點半,休息食飯,之後自修到夜晚十點、十一點。依家中五,會努力準備DSE,尤其是中國語文聆聽、口語。學校同學無歧視,初初唔識廣東話,我會用英文同佢哋溝通,少用普通話,我怕佢哋唔識聽口音,最緊要主動跟同學相處。」積極樂觀的個性,讓徐鑫很快結識一班好朋友。在旁的社工「爆料」表示他剛來港,住在旺角人多車多,經常迷路,不過他很獨立,而且在國內習慣照顧自己,很快適應新生活。

f3
媽媽與兒子的關係十分好,雖然為了生計,分隔兩地生活,但每天都會通電話,彼此問候。

與母親互相扶持
徐鑫沒有選擇一直收埋自己。「家庭婚姻除咗係兩個大人嘅事,亦牽涉小朋友,小朋友都會受父母離婚極大影響。當時父母離婚,一開始確實有收埋自己,都有幾個星期,慢慢發現身邊同學、老師對自己好好,原來呢個世界,家庭唔係唯一,身邊仲有好多人同我一齊,我唔係自己,最後跨出咗一步。我好記得睇過一本書,話過呢個世界無秘密,只要將秘密當笑話講出嚟,笑後就無咗回事。我唔介意同人講(家暴)經歷,亦會同媽咪一齊講。」徐表示父親至今沒給過撫養費,他是靠媽媽供養,二人相依為命。「我知道媽咪受傷很深,我好明白佢感受,佢知我明,大家都明。」徐鑫自己釋懷外,亦希望藉着多跟媽媽溝通,讓她走出陰影。

學校社工推薦徐鑫參加有關宣揚兒童權益的短片活動營,他不假思索,早早鎖定家暴題材。「我參加前無跟媽咪講,拍出嚟話佢知,佢回應:係呀?拍片幾好呀!佢有嚟展覽,支持我講出心底話。兒童權益有好多,我認為重要係家庭、生命權利,小朋友一出世時,父母要對佢哋負責,始終係生命,而家庭問題會同樣帶俾小朋友壓力,佢哋都有感受。」

f2
導師Felix(左)生於單親家庭,明白家庭關係對孩子成長有很大影響,他支持徐鑫將經歷拍出來。

導師也出身單親家庭
短片導師陳俊廷(Felix )指導徐鑫,剛巧他帶組的參加者都是以「家庭」為短片主題,而他本身亦非常關注「家庭」此議題。「我係單親家庭成長,好有感觸,依家父母離婚好常見,大家好似覺得無問題、好正常。其實,香港小朋友面對考試功課壓力外,都面對唔少家庭問題。正所謂三歲定八十,原生家庭好影響小朋友成長。」除了指導徐鑫外,Felix更粉墨登場,扮演暴力爸爸一角。從事攝錄導演工作的Felix,首次出任演員,要投入演出粗暴角色,十分難。導演徐鑫表示短片以十分滿分,只給自己剛合格的四分,笑說NG很多次,陳sir打得不夠大力、不夠惡呢。在旁Felix作狀大叫冤枉後,表示徐鑫執導自己故事,其實是直擊多一次自己不快回憶,需要很大勇氣,令他佩服。

走出困局找希望
徐鑫又說短片內玻璃杯破裂效果不夠厲害,由於時間有限,只能勉強收貨。雖然他強調短片需要誇大刺激效果才吸引,但筆者即時聯想到,他小時候經歷的家暴何等恐怖?最後一幕是太陽落山後,面臨着家庭破碎的孩子,暫時逃離了暴力霸道、嗜賭如命父親的魔掌,默默坐在窗前,心中憧憬着一個美好的家庭。孩子何去何從?觀眾可以各有註釋,而追問導演,他透露自己的看法:等待太陽第二天出來後,灑進來的光線就代表着希望。「但唔係人人似我,好多人會被困住。短片嘅故事,係我生活寫照。家庭對兒童影響很深,我想大人睇咗,唔再將婚姻視兒戲,顧及孩子感受。」

f5

關注兒童權益
自2012年起,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每年都舉辦「零,可以成真」短片項目,宣揚世界各地兒童「零」受苦的正面訊息,提升大眾關注兒童權利。今年短片主題是「創新為兒童,創新為平等」,92名本港青少年拍攝1分鐘短片,短片將於旺角新世紀廣場4樓及廣場內UA戲院影前短片播放。大家亦可登上YouTube搜尋「HKUNICEF」查找參加者的短片作品。

日期:即日至明年1 月1 日
時間:中午12:00至晚上9:00

後記:沒有不能說的秘密

訪問前,公關十分緊張,表示不能問徐鑫對於父親的感受,怕挑起他的傷痛,初見徐鑫,筆者不覺得他是抑鬱少年,是慢熱一點,但個性開朗。反而是筆者心有顧慮,怕觸起他的過敏神經。最後,整個訪問順利完成,筆者最記得他說過:只要將秘密視之為笑話主動說出來,就再沒有秘密。即使他樂天個性是硬擺出來,但也是好的嘗試,希望更多受家庭影響的小朋友,像徐鑫一樣站起來,一笑置之。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Paul Choi(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