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模

老模 橫行無忌

育兒

廣告

兩名新晉模特兒話題性極高,一眾「索模」、「小鮮肉」不能比,他們不賣「?」,反賣「老」。兩位年過六十的「 老模 」,豈止話你知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咁簡單,身體力行展示第三齡生活五光十色,昂首闊步踏上天橋與影樓,活得隨心自在,絕不是社會包袱。人人都有老的一日,這班第三齡人士叫你我不用怕歲月流走,皆因有一種美學叫「老」。

第三齡人士抬頭

人口持續老化問題聽到厭,不過,又有幾多人正視?查看政府統計處的資料,65歲及以上長者的比例推算,2014年的15%將上升至2064年的36%。現時差不多每七人有一位長者,日後更是三人中就有一位長者。在人生三分之一的時間,仍然有着魄力及時間追求個人夢想的退休人士,又謂「第三齡人士」,勢力版圖愈發愈大。Felita與Raymond雖未至65歲,但不遠矣,二人是非一般的銀髮族,人到中老年才學人做model。
初見Felita與Raymond,叫不出口他們做老人家、伯伯或婆婆,他們年齡不高之外,更散發年輕的氣息,女的愛妝扮兼笑容滿面,男的是文質彬彬紳士型。二人可是model界的新鮮人,拍攝經驗不多,「老正工作室」創辦人兼星探Zip邀請他們,抱着支持年輕人及嘗試新挑戰的想法,膽粗粗成為旗下銀齡模特兒,不計影公司comp card(模特兒介紹卡),二人皆是初嘗踏足影樓。

氣魄不輸年輕人

Felita拖着行李箱,外加一個背囊及上膊袋,裝備十足,路人大抵猜想她正赴外遊。筆者早已準備好服裝,Felita再兩手準備,自備多套服裝,得知她還為了拍攝效果更佳,之前更特意洗牙。化妝時,她一臉認真,任由化妝師「擺布」,而是次拍攝服裝是容易carry的悠閒度假風,棉麻背心長裙襯淺藍牛仔褲,外披雪紡花外套,加高跟厚底鞋,Felita看見服裝笑說是新嘗試,未曾穿多層layer。拍攝時,她很在意鏡頭,初時顯得不自然,雙手不知道怎樣擺放,及後才慢慢放鬆進入狀態,拍出效果。她直言緊張,怕自己表現不好而影響一眾專業團隊。

「一講起model,大家立即想到高瘦靚,估唔到我近六十歲都可以做model,平時都唔會好似後生女selfie,唔識對鏡頭,有機會咪玩吓。我兩個女好支持我、好開心,依家佢哋大晒,唔使我陪,我有時間去做自己嘢,義工外,有機會做model即管試吓,唔當係part time,無諗過回報。」Felita是trendy姨姨,平時會畫眼線、畫眉,架着太陽眼鏡妝扮,加上曾跳拉丁舞,舉手投足散發魅力,怪不得被相中成為模特兒。

招募銀髮model
年滿55歲,樂於在鏡頭前自信地表現自己,擁有獨特風格,想活出精采人生下半場,有意加入老正工作室,可把兩張近照、姓名、年齡、演出經驗及聯絡方法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詳情www.ohh-dear.com及facebook:老正工作室。

chok出佬味

男生妝扮功夫少得多,Raymond大多時間在等候拍攝,身為老闆、平日日理萬機的他毫無怨言,反說大開眼界,虛心地說:「影相真係有難度,一張相出嚟花好多心血,好專業先出到嚟,絕唔係兒戲。雖然我曾上台表演ukulele,但專心彈奏,唔使留意鏡頭。」活力十足的Raymond處於半退休狀態,自己公司上了軌道,不用多打理,一星期幾個上晝回公司,閒時踢波、打golf、羽毛球、游水等等。他何止找細藝過日辰,現時更是港超聯灝天黃大仙足球隊總監,興趣及瓣數多多。
問他何以不選擇清閒生活,弄孫為樂過日辰,而老來做model?「年青時家境貧困,無錢無得玩,好早讀完書出嚟工作,依家有時間夾吓band,

做自己鍾意嘅事。坊間好多機會,有唔同活動俾退休人士,有次活動上認識Zip(老正工作室創辦人),受邀請加入,見到年青人有諗頭、肯創業,梗係支持,又當幫朋友。仲有,影相好開心,心境視野都好闊,以前後生無機會試,依家當試吓新事物,挑戰自己都無壞。」非常fit的Raymond穿起恤衫西裝外套,隨意捲起衫袖配上懶佬鞋,手執紳士帽,一副氣定神閒就輕易滲出型格佬味,推銷手錶、眼鏡、男士服飾不失說服力。

前記者任主腦人

發掘Felita、Raymond以及另外十位銀髮一族模特兒的星探是前傳媒人Zip。Zip於今年四月正式創辦全港首間銀髮模特兒公司「老正工作室」,「老正」照字面解釋:老也可以好正!公司性質跟一般model agency大同小異,為品牌提供模特兒中介、品牌設計、市務公關等等,對象只是轉為少眾的長者/第三齡人士的品牌。不少人聽到都覺得不可思議,找來一班「長者」如何跟青春少艾model併,Zip卻有前瞻,眼見外國的銀髮市場日漸興盛,加上一腔熱誠推使下,望大眾關注老齡化問題,辭去記者一職,瞓身推廣「銀髮美學與生活態度」。

任職記者時,Zip是副刊版記者,主力負責飲食版外,報章開創「人生下半場」新欄目,她打頭陣專訪及發掘退休人士專題,踩入陌生的國度,慢慢發現傳統框框既定印象之外的新事。「主流傳媒社會集中探討退休人士及長者議題,大多涉及社會成本、負擔,一般比較負面,我以前對『老人家』看法都係退休無細藝、幸福就湊孫過日辰,更多人擔心生活同健康。其實,呢班上咗年紀朋友也可以活得精采,佢哋會注意打扮、做gym keep fit有肌肉、有自己life style,香港係有呢一撮人(金領銀髮族),數量仲唔少。」

推廣跟色美學

擔任傳媒人多多少少對社會有種使命與責任,要喚起大眾對第三齡的關注,循正路說理、說數據不夠話題性。一於將外國銀髮商機與點子搬過來,譬如87歲英國超模Daphne Selfe活躍時裝圈、紐約博客Ari Seth Cohen 拍攝街頭潮長者、Dolce & Gabbana在2015秋冬系列廣告出現長者模特兒、歐盟公報預測幾年後銀髮族的經濟開支達七兆的天文數字,以及日本推出長者女性的時尚雜誌,一切正是話你知,銀髮族群在全球社會的地位舉足輕重。

「做記者採訪時,打破我過往對長者嘅印象,有次去韓國首爾採訪一班參加working holiday銀髮族,佢哋真係上山下海探索世界、去開眼界;又接觸唔少會夾band、去旅行、健身扮靚fit過好多人,同我想法好大出入,呢種正係『銀色美學』生活態度,老咗唔代表要匿喺屋企,老後仲可以展示美態,長者可以快樂、自在、優雅地老去,對生命熱情唔輸蝕得過年輕人。」

商業背後的使命

「老正」運作兩個多月,Zip透露反應比預期理想,已有港台、雜誌、銀行、長者產品找旗下銀髮模特兒工作,量雖不多,但總叫有個開始,而且掀起不少回響,有不少人自薦或推薦身邊有潛質的老朋友應徵模特兒。「想測試一下自己創意,用創意回應社會面對老齡化挑戰。我自己無嘢輸,現時都感受到市場係有咁嘅空間,過往諗起長者藝人,你我只係數到羅蘭、胡楓、謝賢少數人。老正現時有十多位模特兒,佢哋工作經驗始終唔多,有時候需要耐性。唔一定賣外表,有個人風格,有陽光運動feel外,頂住個大肚腩亦有,只要夠獨特就可以做model。」

說到底,擔任model找商機之外,Zip不忘本意是推廣銀髮美學,希望所有長者都有種追求夢想、享受生活的勇氣,大眾亦可對銀髮族刮目相看。老不是缺點,就像威士忌、紅酒、珍珠、陳皮愈老愈有價值,識者自會懂。

 

後記:沒有局限
Zip是筆者的舊同事,早就知道她撰寫第三齡專題樂在其中。當得知她辭職,勇於向未知數出發,做自己想做的事,替她感高興。可能她從一班銀髮族得到動力,年過半百都勇於新嘗試,身為年輕人何須懼怕?老正不但鼓勵銀髮族追夢,更延伸至任何年齡層,看你有否guts踏出第一步。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Clay Lam(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網上圖片)

你有獨家湊BB心得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