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細So 搬去離島避 傳統教育

有其父必有其子,形象浪子的商台DJ 細So(蘇耀宗)一頭招牌長髮,由3歲大仔蘇浪仁(Jack)繼承,細So 笑言並非專登要囝囝留長髮,只因他不肯剪頭髮,紮起也不願,好動的他日日揈頭,猶如一個「小野人」。
今年七月蘇家再添小兒子蘇”山良”仁(Max),為增加孩子的活動空間,兼避開香港教育制度的壓迫感,細So一年多前由上環山長水遠搬入大嶼山貝澳,住村屋環抱海灘,囝囝可以隨時出去放電,連就讀的幼稚園都是附近主張大自然教學的國際學校,每日返學都好開心。雖然細So返工稍遠一點,但生活環境很放鬆,「我搬入去第一個星期已經好開心,每晚都笑住瞓。」

撰文:Ling
攝影:Clay Lam(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youtube id=”PEj6H-xJ1PI”]

 

貝澳生活 擁抱大自然

香港生活逼人,住屋寸金尺土,一家幾口居住幾百呎單位,小朋友少活動空間,出街又人多擠迫,故細So決定舉家由上環搬入大嶼山貝澳,活出另一種生活態度。「如果個城市嘅生存空間唔係咁迫狹,我都唔係咁揀,搬入嚟小朋友生活冇咁大壓力。」
好多家長此時嘆息,要返工養家,路途太遙遠,細So稱駕車的話都好快,40分鐘內返到商台。「我知家長覺得無可奈何,『我夠唔想仔女咁樣讀書啦、我夠想仔女無壓力啦』,但慢慢佢哋身邊人會俾壓力,而佢哋再將個壓力俾番小朋友,例如你見到人哋學緊琴,啲姨媽姑姐就話做乜你個仔唔學呀?講講吓你都會質疑自己,呢啲就係城市周遭壓力,依家我冇晒呢啲壓力,鄰居都唔講呢啲。」

細So直言討厭香港傳統教育制度,某程度上,搬到郊區是為了避開 傳統教育 模式,「縱使呢度有間杯澳公立學校(津貼小學),入面有七成係外國家庭,唔會有(催谷孩子)嗰啲諗法,佢哋唔俾壓力我,我都唔會俾壓力小朋友。」
細So父子看似不修邊幅,像野人生活,他笑言自己都是現代人生活,只是Wi-fi比較慢,「我哋唔係野人茹毛飲血,唔係見到山上棵樹有個楊桃就摘嚟食,哈哈!雖然我都好渴望有呢啲生活。」

愛心學校准不換校服

Jack仔現就讀屋企附近一間以自然教學的國際學校,每日返學都好開心,細So最感激學校對小朋友的體諒,「有次Jack着咗細佬一件Superman嘅衫,係朋友送嘅,Jack好想着返學,好細件都要夾硬撐入去,我哋惟有拎套校服返去換。去到門口校長老師喺度,我心諗死喇,校長老師見到佢着Superman應該唔俾佢入去喇,點知佢哋話:『入嚟啦,我哋明白嘅,你俾套校服我哋,晏啲有需要先俾佢換啦。』但到放學佢都係着住Superman出嚟。」

看似一件小事,卻深深打動了細So爸爸,慶幸選對了一間有愛心的學校,「我真係冇揀錯,市區嘅所謂名校實要佢換咗校服先可以入去,我明白學校個壓力喺邊度,如果老師咁俾佢入去,點同其他家長交代?」

犧牲時間換取度假式生活

細So對貝澳大讚特讚,不怕好多人蜂擁而至?「你即管入嚟啦,只要你願意犧牲某啲嘢,去換取你想要嘅生活係好合理,只係好多人唔願意犧牲,驚入到嚟變咗深山野人、歸隱田居無晒朋友。講你都唔信,依家我仲多鄰居,仲多朋友,仲多生活,只要你願意犧牲你咪試吓。」犧牲一點交通時間,去換取理想生活未嘗不可。搬屋過程當然有遇過困難,長途的搬屋、入禁區換車等問題諗起都頭痕,但對於兒子的長遠發展,「寧願一時頭痕,都唔想長遠頭痕。」

市區人假日愛到郊外玩,住郊外假日則走回市區逛逛,太太Wing笑說現在有更多朋友假日入貝澳探望,順便游水行山當度假,契媽連詩雅就最鍾意入來探望Wing。「佢成日入嚟㗎,上星期佢先走嚟搵我行山,仲行錯路,平時嗰段路都係跑半個鐘,點知行咗兩個半鐘都未行完。依家真係好多朋友入嚟,尤其夏天我哋好似Airbnb咁長滿,個個入嚟都話瞓一晚,順便入梅窩食蟹檬。」

你有獨家湊BB心得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