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苦女孩一家9口住不足百呎木屋 加國夫婦助養獲讀書機會 長大後當老師與女兒繼續助養精神

貧苦女孩一家9口住不足百呎木屋 加國夫婦助養獲讀書機會 長大後當老師與女兒繼續助養精神

60年代出生的貧苦女孩Dolly,差點因家貧失去學習機會,她自小一家九口住在數十呎木屋,生活拮据。幸好,這位貧苦女孩得到身在加拿大的助養父母幫助,有幸繼續學業。自此,她有兩個家,一個在香港,是父母的寶貝女;另一個家在加國,是Mr & Mrs Beverly Baily的助養女兒。40多年過後,Dolly由貧苦女孩蛻變成老師,努力賺錢,和女兒一起成為助養媽媽,延續養父母的愛和精神。

編輯:Ruby|圖片:由受訪者及國際培幼會提供

貧苦女孩獲助養 繼續讀書終成老師

貧苦女孩Dolly與契爺契媽的助養緣分始於1968年。當時,Dolly可謂貧苦女孩,一家九口住在數十呎的木屋內,媽媽是家庭主婦,爸爸是燒模工人,生活拮据。為了生計,Dolly差點要輟學,提早踏入社會大學。幸好,她透過國際培幼會得到遠在加拿大的契爺契媽資助,每月獲得港幣45元,Dolly可以繼續學業。

貧苦女孩
1982年,Dolly用儲足一年的錢買了一張單程機票,飛往加拿大探望契爺和契媽。

日子久了,培幼會也從香港撤離,不過這段助養之情未有因此而終斷,他們仍然保持書信來往,互相分享生活點滴,感情愈發深厚。每逢Dolly生日,契爺都會寄來支票和禮物,一直鼓勵她。「1981年我開始教書,收入穩定後就開始儲錢。我有一個很強烈的願望,就是一定要飛去加拿大探望契爺契媽。」Dolly回憶道。

貧苦女孩
Dolly結婚時,契爺契媽亦專程來港,參加飲宴。
貧苦女孩
Dolly多次帶同家人遠赴加拿大探望契爺一家,共度了許多溫馨時光。

儲人工買機票圓夢 訪加國助養父母

當年的貧苦女孩,成了老師,以人工儲錢買機票,到加國探助養父母。飛機降落前,Dolly十分緊張,因為畢竟是第一次見面,又在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國家,很多事情都是未知的。但一切顧慮都在見面那一刻瞬間消失。「我們感覺非常親切,就像家人一樣。」

貧苦女孩
Kathy(右一)感激「契公公」對媽媽和家人無私的愛,她更希望將這份助養情承傳下去。

契爺契媽視Dolly為親生女兒,他們的子女亦和Dolly相處融洽,Dolly在加拿大足足逗留了五個星期。那時剛退休的契爺,每日大部分時間都陪著她,認真安排行程,帶Dolly去他曾經工作的地方、剪頭髮的地方、喜歡的餐廳等等,亦將Dolly介紹給朋友認識。她的英文名字Dolly就是讀書時契爺幫她改的。Dolly說:「我在加拿大時,契爺常常彈琴,還自彈自唱了一首《Hello Dolly》送給我。」

貧苦女孩
Dolly多次帶同家人遠赴加拿大探望契爺。

一同度過五星期的溫馨時光,Dolly與契爺契媽的關係更加親密,探訪結束後,Dolly對其稱呼已從「契爺契媽」改為「爸爸媽媽」。「我們真的已經成為了一家人。我覺得我在遠方多了一個家。」

貧苦女孩
現時Dolly與女兒不但透過培幼會助養貧苦孩子,更積極擔任義工,支持培幼會的活動。

助養精神承傳下去

那次探訪後,Dolly與契爺一家儼如親人。Dolly結婚時,契爺契媽帶著很多禮物專程來港,參加飲宴。到契媽離世,Dolly亦專程飛往契媽的故鄉蘇格蘭,參加喪禮。2010年,Dolly和丈夫帶同兒女再次飛往加拿大探望契爺,「我們與契爺及他的家人在安老院裏一起吃飯、看電影,非常開心。臨走時,契爺送我們出門口,望著大家離開,他的眼神中滿是不捨。那年12月,契爺就離世了。」如今再次說起,Dolly仍忍不住淚水,「契爺給我的恩惠和關懷是我無法回報的,我從他們身上學會了無私奉獻的精神,所以現在我也身體力行去助養小孩和到山區探訪他們。我希望將這份愛傳承下去。」

而Dolly的女兒Kathy作為一名空姐,在疫情下縱然面對航空業寒冬,依然堅守對身在盧旺達的「囡囡」的助養承諾,只因助養對Kathy而言意義深遠,因著Kathy的「契公公」及培幼會的幫助,Kathy媽媽Dolly才有機會上學讀書,改寫命運,所以她亦希望將這份助養意義承傳下去,「這麼多年來,契公公對我們一家都關懷備至,我很想把這份無私的愛承傳下去,我每月付出的只是半頓自助餐的錢,卻可以為孩子帶來改變一生的機會,十分值得。」

國際培幼會
助養計劃:www.plan.org.hk

延伸閱讀:80歲美國婦人助港女孩上學

你又點睇?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