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咽癌

【#做體檢要及時】及早進行早期鼻咽癌篩查 可節省達六位數字治療費用及收入損失

健康
常說要「愛得及時」,愛護家人是每時每刻的任務,責任當前定必先要有健康的體魄;所以定時進行身體檢查也是愛自己、愛家人的表現。

你知道嗎?原來香港鼻咽癌發病率是全球平均的五至六倍¹,²,而且逾八成鼻咽癌患者年齡低於65歲³。此外,鼻咽癌更是本港過去十年間45-64歲男士五大常見癌症之一³;同時也是中年女士較多出現的癌症之一³。因此,不論性別或年齡,任何人士都不容忽視鼻咽癌的潛在威脅。

試想像,無論是家庭支柱或是家裏的年輕一族患上惡疾,心情上肯定是難以接受,更遑論是接下來的各項醫療開支。不過,只要各位媽媽們做好一件事情,就可爲自己、爲家人減低患病帶來的影響及金錢損失,這就是及早進行篩查!即使不幸確診,若能及早發現,當中所衍生的費用原來比在晚期確診的有高達六位數字的差別!

患上晚期鼻咽癌所衍生的治療費用及收入損失可達30萬以上

根據腫瘤科醫生推斷,早期確診和晚期確診當中所需的化療、電療次數和療程有所不同,因此,治療費用也大有分別(見下表)。此外,假設早期鼻咽癌和晚期鼻咽癌療程分別需時8星期及16星期,以一個月薪五萬港元的患者為例,其治療費用及收入損失的差別估算可達30萬港元以上!

鼻咽癌期數 公立醫院費用估算(HK$) 薪金損失估算
(HK$)
整體支出及薪金損失估算
(HK$)
8星期療程 早期 3,500* 100,000

103,500

16星期療程 晚期 3,500* 200,000 203,500
私家醫院費用估算 薪金損失估算 整體損失估算
8星期療程 早期 200,000 100,000 300,000
16星期療程 晚期 400,000 200,000

600,000

*補充:由於輪候公立醫院治療需時,部分鼻咽癌患者可能會先在私家醫院進行前幾次化療而令其總治療費用可能高於$3,500。

金錢損失以外 更同時影響多方面日常生活

一般早期鼻咽癌患者只需放射治療,進出醫院的次數通常比晚期患者少,治療費用也較少。倘若患者已達晚期,治療需要及情況會較爲複雜,影響較大,可能包括:

  • 需要家人陪伴進食或貼身照顧,因而影響他們的日常工作;
  • 需要頻繁進出醫療中心、購買特別藥物或營養補充品,導致整體支出飆升;
  • 經過這次的賠償安排,日後的保險費用一般都會大大提升;
  • 因治療帶來的副作用而影響工作表現及競爭力;
  • 嚴重者更有可能因爲停工而損失員工福利,甚至失去工作。
鼻咽癌

越早發現 存活率越高 治療選擇更多

縱使患上癌症影響可大可小,但是,現今醫學昌明,患上癌症不再是絕路!很多癌症患者只要得到及時和適當的治療,大都可以重獲健康,展開第二人生。根據癌症基金會資料顯示,早期鼻咽癌患者五年存活率可以高達九成,但晚期患者的存活率僅約六成⁴。由此可見,及早發現並接受治療與存活率息息相關。只要我們主動為自己、爲家人未雨綢繆,定期進行篩查,一旦不幸確診亦可擁有更多治療選擇,提高存活機會。

鼻咽癌

新式次世代早期鼻咽癌篩查 只需抽血 準確度高

目前癌症篩查服務種類遞增,當中已有針對鼻咽癌的早期篩查服務,既方便,又準確,有助你了解鼻咽健康。Take2 Prophecy™ 早期鼻咽癌篩查利用香港中文大學研發的頂尖科技,結合PCR及次世代DNA測序技術 (NGS: 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只需透過抽血,即可檢測血漿中帶有鼻咽癌特徵的DNA,能有效識別早期鼻咽癌患者,其結果的準確度(靈敏度)高達97%5,6,假陽性率極低(0.7%)6,最快三至七個工作天後有結果。現時,已有眾多大型醫療機構、診所及醫院採用此篩查,服務網絡覆蓋全港,十分便利。

各位媽媽們,一於坐言起行,為家人安排預約,把早期鼻咽癌篩查列入年度體檢項目之一,一起為健康加油!

網上預約篩查!立即登記成為會員,輸入迎新優惠碼【NEW330】享限時減$330優惠:https://bit.ly/3njuO0A

了解更多Take2 Prophecy™ 早期鼻咽癌篩查: https://bit.ly/3Hl3Qhb

鼻咽癌

¹ “Nasopharyngeal Cancer.” Centre for Health Protection, Department of Health,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2021, www.chp.gov.hk/en/healthtopics/content/25/54.html, accessed 23 July 2021

² Bray, F., et al. “Global Cancer Statistics 2018: GLOBOCAN Estimates of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Worldwide for 36 Cancers in 185 Countries.”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vol. 68, no. 6, 2018, pp. 394-424.

³ Hong Kong Cancer Registry. Hong Kong Hospital Authority, www3.ha.org.hk/cancereg/.

⁴ Ng, Wai Tong, et al. “Familial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in Hong Kong: Epidemiology and Implication in Screening.” Familial Cancer, vol. 8, no. 2, 2009, pp. 103–08.

⁵ Chan, K. C. Allen, et al. “Analysis of Plasma Epstein–Barr Virus DNA to Screen for Nasopharyngeal Cancer.”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vol. 377, no. 6, 2017, pp. 513–22.

⁶ Lam, W. K. Jacky, et al. “Sequencing-Based Counting and Size Profiling of Plasma Epstein–Barr Virus DNA Enhance Population Screening of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vol. 115, no. 22, 2018, pp. E5115–24.

(資料由客戶提供)

你最關注甚麼健康話題?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