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盲犬

《陪著你走》真實版 導盲犬與我

育兒

廣告

我是Inti傅提芬,三年前,遇上我的妹妹Nana傅美娜,我倆姊妹感情要好,我負責照顧她的起居飲食與健康,她陪我出入上班、保護我的安全,誰都不能沒有誰,我們是出生入死的好姊妹。

患有慢性青光眼的Inti於九年前開始活在黑暗世界,近年黑暗路上見曙光,因為三年多前,導盲犬Nana伴陪她左右。

慢性青光眼
青光眼是指眼球內的液體受到太大壓力,細胞萎縮,缺乏透明度,像灰灰青青的。大致分急性及慢性,慢性比較危險,無眼痛的跡象,視力慢慢衰退。

細心機警 默契滿分

拉布拉多尋回犬Nana一身黑披毛,每次跟着Inti出入必定聚焦路人的目光,只因牠不是普通的寵物犬,而是導盲犬。Inti完全失去視力,外界的光影也感受不到,外出不用手杖,領着Nana成為她的眼睛。Inti說:「我和Nana妹妹一起後,臉上的笑容多了、燦爛了!好像上班經過狹窄的街道,我聽到枴杖聲音,估計有位老人家,這一刻,我左邊的Nana減慢腳步,緩緩地繞過老人身邊,然後,她加緊腳步帶我準時回到公司。如果我們遇上低頭族或趕時間的人,她反應很快,迅速閃避,帶我脫離險境。妹妹很有風度的,如果路面不夠位置,有人向着我們衝個正着,她會停下,讓人先行一步。」

訪問當天,Inti出席分享會,場地人多嘈吵,
筆者親眼見識戴上導盲鞍的Nana淡定有錢剩似的、細心非常,在Inti左側前方,輕輕繞路避開前方的BB車及人群。現在的Inti行得更快、更遠、更安全!

十年視力漸失

配對導盲犬前,Inti對人生曾感灰暗,體會到視障人士生活不易。她從小已有深近視,四歲時已有近四百度近視,於1996年確診患上慢性青光眼前,近視達二千度。她回想:「當時我有深近視,沒想過那麼嚴重。16歲,有次視力出問題,自己去看醫生,醫生告知我有青光眼,有一日會完全失明,手術只能延緩病情,不能醫好……回家跟媽咪說,她很樂觀表示現時醫學科技發達,不用擔心。無法子,只好每日滴眼藥水,藥水有類固醇副作用,影響腎功能及手震,同學不明白我的處境,不知道甚麼是青光眼,『發青光』就可能知道。」
當時醫生沒明確告知Inti何時失明,她由樂觀的心態,漸漸感到前路愈來愈灰暗,視力愈來愈收窄,像利用廁紙筒看物件,兩側看不到,只能聚焦前方,2002年時,眼前一切景物更變得如同隔着磨砂玻璃。由確診至失明的十年間,她比喻自己正在下樓梯步入洞穴,愈跌愈深。

備受歧視 愈挫愈強

預 計到自己十年後視力全失,Inti有心理準備黑暗總有一天來臨。她慢慢學習寫點字、摸凸字、摸黑烹飪、用發聲電腦、定向行走、用手杖等等。「大約2004 年開始學,第一次學習扶着領路者走路,我很緊張、很驚,捉緊別人的手,令他手臂瘀青,行得非常慢;之前一直用滑鼠控制電腦,改學用鍵盤很困難,點字學了一 整年都只有小學生程度。之後外出用手杖,當時還有少少視力,知道很多人注視自己,覺得很不自在,又聽到別人說:『咁後生就睇唔到嘢』、『俾盲公竹打到衰三 年』,感覺難受。」
最大難關是求職,飽受奚落,Inti直言自己「夠硬淨」,否則一蹶不振。「之前曾應徵一間小型的視障機構,本來以為它是服務視障人士,明白我的需要,怎 知,負責人竟然挖苦我,說我入職申請表也不能填寫,如何應付日後的工作。我哭着出來,陪我見工的爸爸見狀說:『老竇照顧你!』我暗下決定要更加努力,不要 支持我的家人難過。社會歧視我的人是魔鬼,愛錫我的家人朋友是天使,我不應走近魔鬼,應該更要走向天使一方!」

使用導盲犬先鋒

Inti不放棄、不輕視自己,落力面向人群。「記得仍有視力時看過電影《導盲犬小Q》,當時已經很想有機會用導盲犬,不過,香港未有引入。直至2012年,成功申請到美國紐約與導盲犬一起接受訓練,我知道成為第一代用導盲犬是不容易,只是沒想過困難重重。」據香港法例,導盲犬可以進入任何食肆或其他公眾場所,如場所拒絕視障人士攜同導盲犬進入、拒絕提供服務或設施,則可被視為觸犯《殘疾歧視條例》。採訪當日,即場來一個測試,看她們可否自如地出入公眾場所,Inti與Nana走入便利店,店員們起初非常留意她們,更互打眼色示意,後來看清是導盲犬就不加阻攔。之後,她倆乘搭港鐵也沒受干擾,Inti笑言是她用了半年時間訓練港鐵。

然而,Inti說現時跟Nana走入餐廳時,經常備受質問,早前乘搭城巴時,亦遭車長責備,感到失望。「TVB電視劇《陪著你走》是以我的故事作為藍本,我還以為很多香港人因而認識導盲犬,可能餐廳職員工時長沒空看電視,最失望是車長有入職培訓,也不知道導盲犬……」Inti嘆氣道。

導盲犬
導盲犬經專業受訓協助視障人士提高活動能力,大多數是拉布拉多尋回犬。香港由2011年起引進導盲犬,至今成功配對的導盲犬僅約十五隻。現時,香港導盲犬協會及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均提供導盲犬配對服務。

路人好奇帶來困擾

店 員、車長對導盲犬冷淡,許多路人則顯得熱情,其實,對導盲犬過分熱情或冷漠,均會帶來不便。Nana非常乖巧醒目,喜歡人類,很多途人在旁大讚她,甚至邀 請拍照。Inti溫馨提示大家:「導盲犬戴上鞍是工作中,她帶領出入,保障我的安全,希望大家不要干擾。有次我正在下樓梯,在旁男人發出聲音逗Nana, 我發覺Nana愈行愈歪,不集中、不專注,我隨時會因而跌倒。有一次我乘扶手電梯,有人拍攝Nana,可知道我當時穿着裙子。」大家遇見導盲犬,可以「三 不一問」,即是不呼叫分散導盲犬注意力、未經主人同意不摸導盲犬、不要餵食,以及看見視障者徘徊不前,可主動上前問需否協助。

慈善跑以盲救盲

導盲犬改變了Inti外,跑步亦然。許多視障人士怕外出麻煩,困自己在家中,Inti身體力行希望同路人走出來。七年前,Inti無心插柳接觸長跑,運動產生安多酚,加上完成後滿足感大,令Inti迷上跑馬拉松,先後參加了十六個本地及海外馬拉松賽事。早前,她到非洲埃塞俄比亞參加慈善十公里跑,並探訪當地受眼疾砂眼影響的村民。「我出發前很掙扎是否去非洲,一來擔心適應不來,二來我本來計劃到美國參加另一場賽事,三來我健康出問題,副交感神經失調而影響免疫力。最後,我決定到非洲去,這次不是體力挑戰,而是身心方面,跑畢賽事再次提醒我,再苦的事也難不倒我。而探訪有眼疾者,他們經手術後重新看得見,我很感動。我身為視障人士,能跑天下見天下,以盲救盲!」

後記:它牠她
許多失明人士的幫手是手杖,全港大約十多位視障者的幫手是導盲犬,手杖當然不及導盲犬,冷冰冰的死物不及忠心有靈性的工作犬。而Inti更不只視Nana是寵物、工作犬,而是視如家人、平等的姊妹。是次文章,筆者將「牠」改寫成「她」,傳達出Nana在Inti心中不止是導盲犬,而是至親。

 

更多資料
•GuideDog Nana
www.facebook.com/nana.guidedog
•香港導盲犬協會
www.guidedogs.org.hk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
www.seeingeyedog.org.hk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溫俊鏘(部分相片由受訪者、奧比斯提供)

 

※如欲率先接收資訊,請讚好我們的FB專頁並於「已讚好/Liked」選單設定「搶先看/See First」,多謝支持。

你有獨家湊BB心得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