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權

平權媽媽在第三世界國家工作 辦顧問公司助女性創業|KissMom專訪

育兒

廣告

愈來愈多提倡「平權」,代表了世界的價值觀在轉變。顧問公司創辦人兼女強人林靜芝(April)原本一心創辦顧問公司,為品牌打入香港及東南亞市場,後因留在印尼發展,貼身感受女性地位所面對的挑戰,毅然倡平權,為當地女性創業。April雖生活在第三世界國家,但她有個好老公、仔仔,讓她更有能力在男女權不平等的社會中活出女性的一面。今回她分享2招助女士在職場佔一席位!

平權 April的老公是印尼人,早年,April為了一家人可以齊齊整整,帶著兒子留在老公的成長地。
April的老公是印尼人,早年,April為了一家人可以齊齊整整,帶著兒子留在老公的成長地。(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港媽開顧問公司 打開東南亞市場

April是一位女強人媽媽,自己創辦了一家顧問公司Aello Consulting。其規模不小,在香港、印尼的峇里島都有辦公室,同時在比利時和杜拜也有代表處。April貴為女強人,她當然很有遠見。她早著先機,發現發展中國家擁有巨大的經濟潛力,特別是印尼,內有2.7億年輕人口意味著龐大的消費增長。然而海外品牌進入這類市場時總遇上很多困難,例如是語言和文化差異、發展中國家特有的進口、稅務、牌照限制,以致落地缺乏支援等。所以April自設公司,一心為品牌解決這些問題,讓更多有質素的海外品牌進入東南亞。難怪,公司可說是品牌的伯樂。

我們有一個來自於美國的教育玩具客戶,在開拓香港市場5年後增長還是不理想,經過我們的市場分析和落地推廣活動後銷售增長了幾倍,而且得到更多零售商的青睞,願意給他們上架。對於諮詢公司來說,看到客戶的銷售有增長就是最難忘、最有滿足感的,而這客戶更是做與孩子教育有關的產品,我這個當媽的也做的特別有感覺!

平權 April是一名創業家,是Aello Consulting 創辦人及首席執行官。
April是一名創業家,是Aello Consulting 創辦人及首席執行官。(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現駐印尼 始明女性社會地位受挑戰 願當平權媽媽助女性一把

April表明開公司為品牌打入東南亞市場,但她經過親體會,萌平權想法。皆因April身處在發展中國家印尼,她發現當地的女性在社會的地位比較低。試過,一大班人開會,往往只有April自己,已經是唯一一位在場的女性,而且在商會裡也只有僅僅幾位女性創業家,當中有不少更是家族企業後人。可見社會資源集中在寡頭手上,難怪April坦言「我作為一個女性第一代創業家、又是亞洲人可說是異類。」April因作為女性的身份,在印尼工作上也面對過難處,初來印尼,職場報到,身為女性的她在別人眼中往往不被待見。然而April卻心明,要在因男女權失衡的社會中打拼,就必須提醒自己,也有比男性更有優勢的長處,同時把長處放大。比如說,女性的人緣和人際網絡更容易建立,在交談桌上可以善用軟硬兼施的技巧。有時候被人看輕也能避開與對手正面交鋒,但最後能以成果說亮話,甚至出奇制勝。

平權 兒子現年8歲,同爸媽生活在印尼峇里島。
兒子現年8歲,同爸媽生活在印尼峇里島。(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平權媽媽在家倡家事不能只在女性身上

作為平權媽媽,在職場上April有強勢的一面,回家當然不欲當「全職家庭主婦」。April明白工作與家庭的安排和打理往往是在職媽媽面對的問題。她老實表示:「我沒有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直到現在我還是會因少陪孩子而產罪惡感。」現年兒子8歲,April育兒上有了經驗和體會。她發現作為一個家庭的父母,是有需要正視平衡工作與家庭的安排。所以他們一家做好分工,家裏的雜務基本上由爸爸管理,在家裡爸媽的關係都是平等的。她笑言:「我覺得這點才是最重要的,家務、家事絕對不能只落在女性身上。」而且,夫妻兩人會輪流帶孩子上課外活動,好讓另一半可以享受me time,就算是一個星期只有2次,也足夠叉電,找到自己能充電的時刻對男或女同樣重要。

在工作,April明顯對香港的辦公室有信心。作為香港人的她,了解香洪人其中一個強項是比較自覺,所以公司的香港同事都非常自律。加上這兩年全球都習慣了zoom或其他網上方法管理工作,除了同事以外,客戶都可以用zoom溝通,故此沒有太大問題,但當然如情況許可,也會間中回港聯誼感情。

平權 April坦言打理家庭的責任不能只有女性負責,所以她和老公會分工打理家庭,同時讓雙方都有適量的Me Time。
April坦言打理家庭的責任不能只有女性負責,所以她和老公會分工打理家庭,同時讓雙方都有適量的Me Time。(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印尼生活女強人直言印尼語言不容易

職場上,幾年光境看到April所面對的困難都迎刃而解。但生活上都有很多美麗的誤會,語言真的考起了她。恏表示現代印尼語是在印尼從荷蘭殖民統治後才重整的一種語言,所以印尼語裡有超過40%的詞彙來自於荷蘭語,然後30%來自英語,但由於要配合原本印尼語文的特色和印尼本土的800種方言,印尼語本身就融合和很多互相矛盾的語法和詞語,當中句子結構又因為受到方言的影響而不能嚴格執行,故此印尼人帶著這種母語背景學英文,結果產生很多混亂。這些都成為了日常生活溝通時的障礙,比如說英文裡的自動是 “automatic” ,印尼語是 “matic”,但其實英文裡的”matic”是指手動而非自動,所以會出現一個情況就是外國人說 “手動”,印尼卻會以為是「自動」。另一個就是印尼語裡很多一詞多義,比如”buka”一詞就是「打開」的意思,而印尼語裡buka是一個超級常用的動詞,可以配上很多動作,故此會出現例如是 「打開你的上衣“(buka baju)」 其實就是叫你把外套脫下的意思,很微小的分辨就足以讓溝通的意思完全扭轉。所以學印尼語文的同時都需要了解背後的歷史文化來龍去脈,才能完整理解印尼人的思維。

平權 April認為印尼的學習環境比較國際化,從小對於不同文化、語言、宗教都比較有觸覺,接受程度也高。
April認為印尼的學習環境比較國際化,從小對於不同文化、語言、宗教都比較有觸覺,接受程度也高。(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一家人齊齊整整很重要 讓孩子在印尼讀書

April因要開助品牌開發東南亞市場,故此要移居印尼生活。那麼孩子呢?全因,April為了一家人可以齊齊整整,可以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所以讓兒子在印尼讀書。不過,作為媽媽當然也曾擔心孩子的學習環境。始終當地的課程(不論國際或本地學校)相較香港的可能淺2年,例如現在2年班數學還是學習加減和簡單成數,而香港同年孩子已經不止這些,有混算、圖形等等。另外印尼的STEM教育也比香港落後。不過,印尼教育也非無可取,當地的學習環境比較國際化,從小對於不同文化、語言、宗教都比較有觸覺,接受程度也高。同時這裏的教育比較著重體育和群體活動,有助發掘孩子的潛能。話雖如此,「當然是去番發達國家升學喇!」April都想孩子將跳出印尼,好好發展。

平權 全家福。
全家福。(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鳴謝機構

香港女青年商會 JCI Hong Kong Jaycettes

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你有獨家湊BB心得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