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媽媽

12年抗癌媽媽不忘行善 助SEN孩子找出路 弱勢得溫飽|KissMom專訪

育兒

廣告

抗癌媽媽龔黃螢敏(Linda)在街坊眼中是女強人,一手打理二手店,派飯,事事親力親為。一直以自己的氣力、能力和善心可以幫得幾多得幾多,協助有需要的人。然而12年前,她經歷過一場大病,在生死邊緣,捱過苦難,更希望用餘生繼續宣揚愛。Linda沒忘記曾囑咐孩子要做個好人,身教孩子去行善,成為寄養家庭,並創立了結合環保與助人理念的「愛心二手站」。

抗癌媽媽 抗癌媽媽龔黃螢敏Linda)在街坊眼中是女強人,一手打理二手店,派飯,事事親力親為。
抗癌媽媽龔黃螢敏(Linda)在街坊眼中是女強人,一手打理二手店,派飯,事事親力親為。(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抗癌媽媽從寄養家庭開始到分享物資

Linda和家人一向積極行善的龔家,於2011年成為寄養家庭,負責照顧因父母有精神問題、要服食精神科藥物、有不良行為的嬰兒,至今已照顧逾31名。原本以湊BB為主的生活,又因照顧孩子而開發了另一種善行。由於當時,很多身邊的朋友、親友、街坊知道Linda正努力照顧BB,加上家中物資有多,於是便轉贈Linda。結果,你送,他又送,Linda的屋企成了物資倉,除了湊B,她閒時就會打理、清潔、維修,卻發現物資太多,根本用不完,部分更是新淨猶如未開封。於是,她向聖雅各福群會舉辦的嘉年華裏,借了一張枱,羅列物資,讓有需要的人得心頭好,同時宣傳環保。此舉一做7年。

抗癌媽媽 Linda在沒有義工幫手下,她自己拖著兩個碌的買餸車,揹著大背包,左右腋下夾著環保袋就縱橫於19區。
Linda在沒有義工幫手下,她自己拖著兩個碌的買餸車,揹著大背包,左右腋下夾著環保袋就縱橫於19區。(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身體力行大包小袋19區收物資

那時Linda愈做愈大,但帶點傻氣的她,仍然One Man Band。在沒有義工幫手下,她自己拖著兩個碌的買餸車,揹著大背包,左右腋下夾著環保袋就縱橫於19區。然後再一代二代帶柴灣住處處理,再免費派發。「不應該用『派』字,應該是自己『揀』,想要甚麼就攞。」Linda笑言。

抗癌媽媽 把物資展示,讓有需要的人選擇。
把物資展示,讓有需要的人選擇。(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鰂魚涌起家 愛心二手店實體店成立

直至2019年,那時一間NGO在申請了一些資助,鰂魚涌租了一個舖位。然而因資助未到,但而交舖,於是請Linda填補這兩個月的空窗期。加上,有位朋友,因先生離世,留下了一大批玩具和公仔,就捐出來。當時,有兩個殘疾人士幫手賣東西,樂個人合力一做就做了6個星期,最後更可以扣除支出,有收益給那所NGO。這個偶然的機會成了實體店雛形。

抗癌媽媽樂意接納被忽略的孩子

自此「愛心二手站」發展得更多元化,經過那6個星期的實體店經驗後,Linda發現原來這件事可以幫到更多的人。甚至,她開始為自己的義務找尋新目標。正好,Linda在開二手店前,她曾是治療師的助手,加上多年做寄養家庭的經驗,一直有接觸SEN的孩子,配合社工的鼓勵,開始與SEN孩子合作。

當時,社工開始會派這一群孩子,他們的父母可能有精神問題、需服食精神科藥物或有不良嗜好,需要作不同竹木竹口土度的跟進。有些,不如正常人的程度,有學習遲緩、過度活躍或輕度弱智的。「我以父母的心態去想,這群孩子雖比較沒有好的資質,但都有他的用途,而且媽媽很意外的生下這個小朋友,根本不懂處理,那不如用我的知識去幫助他們。」Linda憶述。

抗癌媽媽 Linda仔女在香港讀書不標青,但有求學的心,最終都各有成就。
Linda仔女在香港讀書不標青,但有求學的心,最終都各有成就。(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助SEN孩子找價值

那怎樣幫助?Linda嘆這群孩子畢業後,進入社會大學,卻因大部分沒有表徵,「指的是他不會說:『我是弱智』、『我是過度活躍』、『我是自閉症』,因為沒有表徵,結果返第二、三日工就會被辭退。」續說:「因為人們發覺他們和其他人很不同,發現合作不來。顧主自然就會請過另一個。」Linda看在眼裏,為這群孩子感到很可惜,認為是沒有機會讓他們和這個社會聯繫。想到這裏,她把心一橫決定為他們做培訓。於是她培訓一群青年義工,教他們和這群SEN青年一起去運作這間實體店,讓SEN青年能直接去接觸這個社會的人士。當然,他們接觸的人層面更廣,非只是爸爸媽媽或是他們的小圈子,可接觸我們的模式。而一般的青年人,也接觸到SEN的青年,互相去協調,開展視野。訓練以後,Linda更細心的為這群年青人找工作,希望在這裏受訓後,能讓將來的顧了解他們的情況,給他們機會,自己養活自己。

抗癌媽媽 Linda稱自己是「一般的父母」,然而仍會為子女出頭,就知她走得更前。
Linda稱自己是「一般的父母」,然而仍會為子女出頭,就知她走得更前。(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慨嘆本地教育 只以成績定學生價值

或許因為接觸過不同類型、需要的孩子,所以Linda對育兒也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她稱自己是「一般的父母」,然而仍會為子女出頭,就知她走得更前。勿看Linda的大女碩士畢業,仔大女大,其實他們在港的學業也遇過荊棘。還記得見家長的經歷,Linda被老師訓斥,指責她不督促孩子讀書。人們都說她的孩子上課不專心,打瞌睡。然而護子心切的Linda解釋,孩子不是懶,不專心,而是太過勤力。她直指孩子只有睡覺時沒有讀書,他太著緊自己的學業,而是讀書讀得太久而累了,望老師理解。

抗癌媽媽 全家人都喜歡行善。
全家人都喜歡行善。(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看透3子女的學習進程,她感嘆未必每一個人都適合香港的教育。恏決意送孩子出國讀書,結果意想不到,子女出國後,凱旋更變成高材生。Linda不禁眼泛淚光:「在香港他們是這樣的(舉起尾指),這樣之餘還要被別人標籤。當時會想為何我的孩子這麼勤力,卻得不到好成績,也沒有人會體諒這件事。她看著大女Julia,大讚「因為你有讀書的心,不在香港香港讀書,可以去其他地方讀。現在碩士畢業了!全靠她自己努力,父母是沒有幫過她的,應該說100%、200%都是她的努力。讀書真的靠自己努力,屋企人如何支持她。」看著女兒的轉變,Linda提醒家長,從小朋友出生、成長信任都是最重要的。「人生真的有很多條路揀的最緊要是你能行出第一步,這就是重點。」

十隻手指都有用 天生我材必有用

「我覺得幸運的,生一個一般的小朋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識太多媽媽的小朋友有不同的特點。正如我們說10隻手指有長短,你說哪一根是無用?有肥又有幼又有短,10隻都有用的。」Linda指出無論小朋友是怎樣,我們做父母希望找到他們的特性。大家要記著小朋友是一張白紙,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他只會想自己想做什麼。
我們要助他鋪排以後的事情,不是要迫他,而是要找他自己的長處、優點和喜好。

抗癌媽媽 愛心二手站
愛心二手站(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超人媽媽倒下 生死間看透人生價值

可見Linda在育兒、行善上都很落力。然而超人媽媽都會倒下,她變成抗癌媽媽。在大女讀中二,細女和細仔還只是小學五、六年級時,突然傳來惡耗。Linda發病了。當時醫生說已經無能為力,坦交代「你的日子已經倒數中。」這一個意外,完全打亂了Linda的人生大計。「我起初想著,我會看到他們大學畢業,看到結婚,看到我可以幫手湊孫。但原來這一刻,我要Say Bye Bye。」

人心肉做,難過是在所難免的,但作為一個家的重要一員,再難過也要為頭家著想。Linda忽然想到既然改變不了,那就找回初心,不做壞人。今天她回頭看12年前,病重的自己,她興幸當時有個這麼重的病,種下了現在起跑的目標。她表現樂觀:「病已經是不變的事實,就不如把病交給醫生。Settle了你要用那種藥,你就做一個資深的病人吧!」化療後期,最後的兩針藥,Linda已經無力,連排隊也排不了,要靠老公「執」她去。「你問我怎樣捱過?沒想太多,都已經病倒,不知有多少日子,不如想想如何安排自己的孩子,那時連生後事也想好了。」但當時,我是想人生是自己安排的,人生是忙的,只是如何安排自己的時間而已,繼續活下去,幫更多的人就好了。

抗癌媽媽 Linda走過抗癌路,成最樂觀媽媽。
Linda走過抗癌路,成最樂觀媽媽。(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抗癌媽媽永遠是超人

「當時都很不開心,但沒有她說得這麼嚴重。我最深刻是第一次看到我阿爸哭了,一個當消防員的硬漢哭了。」對於Julia而言,媽媽抗癌之路為她留下很多深刻的回憶,看到媽媽頭髮掉光,整個垃圾筒都是頭髮。但Linda在孩子面前總是表現平常的媽咪,很堅強很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搞這個舖頭的,一開頭搵舖是她自己,搬貨是她自己,執貨也是她自己,還要回到家可以做家務。難怪Julia稱「我覺得她真的是一位超人!」。

疫情為二手店畫上休止符

不過,隨疫情而來,或許女超人Linda可以稍稍休息。第五波疫情,將Linda的計劃打亂了,原本「愛心二手站」目標是訓練那班SEN的青年人。然而疫情嚴峻,家長擔心仔女來工作會否感染。這一點Linda坦言是不能承受的責任,所以停止了。不過,做善事的方法有很多,縱使「愛心二手店」要關門,但她仍堅持派飯。「任何人需要攞飯的,我們都會派。我不想放過任何一個,他覺得有需要的人。」把行善換過另一方式繼續延伸,甚至推己及人。

鳴謝受訪者

愛心二手站

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你有獨家湊BB心得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