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臂 超人爸爸 無畏挑戰

育兒

武俠小說電影總是一堆光怪陸離、奇人奇事。 電影《 獨臂 刀》主角是缺了一隻手的俠客,憑一把斷刀,砍盡武林高手。 高誌樫猶如電影主角,失去右臂的他,上天下海, 爬雪山、攀石、踏單車、划獨木舟、游泳通通難不到他, 無比的堅毅精神,令他成為香港精神大使、再生勇士、感動香港人物等等。 回到家庭,在孩子及太太的心目中亦是非凡爸爸/丈夫。 「他是我的超人爸爸、我的偶像,非常厲害!」 「作為朋友,他是我的學習導師;作為夫妻,他是我的白馬王子。」

12歲意外截肢保命

右邊袖口空蕩蕩,不少人自會將目光移到高誌樫身上,他見怪不怪,早已習慣身體的缺失,可知道,失去右臂足有46年光景了。12歲那年,一班孩子在踢足球,阿高擔任守門員,球飛到遠處,他攀越鐵絲網撿球時摔下來,跌斷了右手,到醫院做接骨手術,本來小事,殊不知,手術後持續發高燒。「我記得燒到攝氏41度,在病房整個人癱軟,已經每半小時飲大量水,依舊不退燒,右手呈黑色,按鐘叫護士,她見狀立即叫醫生。原來我傷口受細菌感染,是一種極難惹到、只要接觸氧氣就會死的菌,叫氣性壞疽(Gas Gangrene),沒有治療方法,只能截肢保命。當時情況實在太危急,出動警車拍門找我父母,載他們到醫院簽手術同意書。」成功從鬼門關逃脫,接下有一道道難關等着小伙子。當時12歲的阿高非常活潑好動,作文課堂《我的志願》是消防員,手術後醒來沒有右手,不開心、難受感湧來,心想不可當消防員了。

生活瑣事滿是挑戰

手術後住院三、四個月,由高度護理的病房轉至大房,由於兒童病房爆滿,阿高分配至成人病房,小不點成為大家的開心果兼跑腿。「我沒有甚麼灰心期、適應期,不開心後,總要面對生活,沒有右手拿餐具吃飯,改用左手。甩褲總不能每次叫人替我綁好褲頭繩,學單手綁,有困難就學習用其他方法解決,自然不過。去到公眾大房,甚麼人都見到,有病人頭顱鑲釘、有人斷腳包大石膏半天吊,以為這些情景看電視才有,此外,我會幫忙按鐘叫護士、幫病人拿吸管喝水,護士長巡房又會告知姑娘。」三個多月住院生活,阿高像劉姥姥入大觀園,忙着看「新奇」的人與事,忘記自己的身體缺憾。加上,小伙子依舊樂觀,出院後轉校重讀小六,又一條好漢。同學對阿高這位插班生充滿好奇心,首天上學,班主任已向學生說不要欺負他,同學很快就習慣新同學是單手了。

依舊熱愛運動

初期,阿高有配合醫生要求佩戴義肢,後來,有感義肢阻礙他活動,索性不戴。「由細到大非常好動,出事後一樣沒變,一到小息,我就立即跑去霸佔乒乓球枱,因為規矩是先到先玩,不過,我只有單手拿拍,發不到球,我跟同學定規矩,由他們發球,輪流玩。還有,體育老師曾經叫我問父母,可以允許我不上課,我非常害怕!害怕告知父母,他們真的不讓我上體育課,可知道,我最喜歡、最期待的就是體育堂,我當然沒有將此事向父母提及。其實,戴義肢非常麻煩,要穿長袖衫,踢波時擺動阻礙我走動,搶球時同學碰撞會令我感疼痛。」可能年紀小,不懂世俗眼光,更簡單的想法是方便玩耍四圍走,阿高選擇向大眾展示 獨臂 面貌。 無時停的阿高,重新學踏單車,拿捏平衡感,更學游泳及報讀拯溺訓練班,流連青少年中心參加各類活動,還擔起義工導師。之後,多次以香港隊運動員身份,代表香港出賽傷殘人士奧運會、遠南運動會、亞洲錦標賽及亞洲殘疾人運動會等等,取得優異成績,奪獎後受邀請到學校分享。

歹障也可當義工

精神意志勝過身體,阿高沒有覺得自己與別不同,別人做到的,他都做到,更表示自己不能靜下來。「我要令自己持續忙碌,一來死過翻生,要把握時間嘗試不同事自我挑戰;二來是我當時做截肢手術非常危急,醫生沒有好好處理我的神經線,所以經常痛起來,好似遭電擊,如果我忙着做其他事,不會在意痛楚。」 持續多年做運動員、在社福機構工作及做義工,及後,阿高以自己之名成立訓練學堂,抱着「在你未嘗試之前,勿輕易說不可以」之理念,為大眾,包括年輕人、學生及殘障人士舉辦歷奇訓練課程,提供合適的器材等等,直接跟更多人接觸,發放正能量。兩年前,與多位殘障者及義工,成功挑戰環台,今年9月也參加共融單車賽事,齊齊遠征夏威夷,展示殘障者的力量是不可看小。事前準備不少,幸得志同道合單車友及義工支持,提供合適的單車及裝備、訓練支援等等,讓阿高與隊員可以無顧慮投入賽事。

家人一條心愛妻在旁

高誌樫踏單車時,不時看見太太Anita、女兒Natalie及兒子Antonio,一家人關係要好。採訪阿高為準備夏威夷單車賽而進行測試單車,就看見Anita及Natalie,二人均是隊員,踩着雙人單車各自夥拍隊友。Anita跟視障保齡球手呂守仁組成一組,Natalie則夥拍無臂藝術家楊小芳。Anita認識丈夫有近四十年,當年16歲小妮子在青年中心參加暑期活動,高誌樫是她的風帆教練,後來二人更拍拖及結婚。「初時認識阿高,抱有同情幫他的心態,之後發現他很厲害,根本不用人幫助,被他吸引、仰慕他就拍拖。我是細女,活潑好動,可說是天之驕女,父母非常反對我們拍拖,始終見他少了一隻手。」在壓力下,二人拍拖六年決定結婚,Anita甜絲絲笑着,阿高是白馬王子,受他感染,一起當義工至今。「為免家人擔心,我們說過不會捱苦,所以一直以來,我們努力工作沒停過。」

爸爸是超人

阿高是好丈夫,也是好爸爸。他以身教,去感染子女樂做義工,大女及細仔會隨父母同行做義工。Natalie從小已覺得爸爸很厲害,沒有因為少了一隻手而看小他。「從小當家庭樂,會隨父母做義工,有時客串工作人員,爸爸常教我們,有能力就去幫人。中一那年主動跟爸爸划獨木舟,我記得跟盲人一同划,自然會學如何跟他合作,想做好、想幫他,之後更愛上玩獨木舟。」 現時除了是訓練學堂教練外,阿高有感年紀大,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做多少年運動,決定花更多時間擔任訓練策劃,同時發展另一門生意,是素食餐廳「高山草堂」主理人之一。
Natalie曾學習餐飲課程及有相關工作經驗,現時在餐廳工作,會全力以付做好工作,不辜負爸爸,以他為學習榜樣,學會堅持與挑戰。高誌樫這位獨臂刀的魅力與精神由外到內,社會至家庭,遍地開花。

 

後記模範家庭
發現高氏一家有共同特質,懂得發掘他人的長處,欣賞別人,並非常謙虛,不覺得自己是教練或義工,純粹認為跟大伙兒一起迎接挑戰,無分傷健,這是大家互相耳濡目染。此外,一家關係非常親密,筆者替他們拍家庭照時,Anita小鳥依人攬着丈夫,非常sweet,而Natalie亦不時跟媽媽Sefile。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Paul Choi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你有獨家湊BB心得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