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

90後 譜出動人生死戀曲

育兒

廣告

鄭凱尹(Constance)是個 90後 美少女,外表甜美,心靈更美, 即使身體承受病痛,卻以愛的力量掩蓋苦楚, 以笑迎接一切,笑抗癌症,笑對家人,笑對朋友。 她的美深深吸引了馬來西亞男孩官日東(Nicholas), 他不惜離鄉別井,隻身來港陪女友共患難, 可惜,一對小情侶相戀約一年半,女友敵不過病魔,到天國去。 Nicholas望延續Constance的大愛,視痛苦為禮物,散播愛之真義。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Clay Lam(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上了生死一課

兩位 90後 相戀的愛情故事刻骨銘心。Constance 與Nicholas於2014年5月瑞士相遇,不到一個多月,二人彼此認定對方為另一半。這段愛情故事雖然萌芽只有一年半左右,但已足以教很多人動容,雙方不單跨越異地文化,展開馬來西亞與香港的異地戀,更不怕癌症帶來的痛苦,一起共患難,走過高山低谷,歷生死。Constance四年間三戰癌症,可惜,去年11月14日離開了,Nicholas陪着她完成生命之旅。 「Constance在短時間裏完成她的使命,永遠展露笑容,為了身邊愛她的人,非常勇敢,她的心靈真的很美。如果生命是場考試,她一定得到滿分100分。」在她身上,體會到生命不在乎長短,而是意義。她曾說:「不再抱怨,時常感恩,用心去感受生命的美好,你會發現原來我們的人生是多麼的寶貴。」眼前的Nicholas表示已接受女友的離世,甚至學會了不怕死亡,積極追隨生命的真正價值,希望像她一樣處於痛苦仍不減對生命的熱愛。

共歷病患苦難

「腦海裏出現這朵潔白的蒲公英,對我來說,寶貝的心靈就好像這蒲公英那樣的潔白、漂亮。」聽過Nicholas彈奏鋼琴樂曲〈那一天〉,讓人心痛他倆的愛情故事未能得到幸福結局。Constance離開了八個月多,Nicholas表示很掛念她,回想相遇的光景依然忘不了。 「我們在瑞士遇見,對她的印象是很親切、笑容很甜美。及後聯絡上Constance,知道她是癌症患者,我覺得她不是需要對病人的問候,而是朋友的關心,開始facebook聊天。由於我學校到晚上11時過後沒有互聯網絡,平日上課工作後趕回宿舍打很長篇的訊息,待對方回覆,像書信往來。我們有講不完的話題,彼此在信仰、家庭、愛情觀、生活的想法很相似,像遇上了soulmate。」之後,他邀請Constance來學校參觀,準備表白,想了很多:「談戀愛會想到日後結婚,我可以照顧到她嗎?定期覆診檢查需要金錢,我問自己可以承擔到?又再想國籍文化不同、遠距離戀愛可行嗎?不過,這些因素都阻擋不到我喜歡她。」

家人反對來港

Constance患有罕見癌症「滑液惡性腫瘤」,認識Nicholas前曾兩度病發,他們拍拖不久,Constance癌病再復發,可是,他沒有退縮,選擇更堅定共同面對。Constance接受電療期間,二人往來馬來西亞與香港,到開始嘗試服用標靶藥,Nicholas計劃來港待在她身邊,可是,家人反響很大。 「家有四兄弟,我排第二,從小到大都很乖巧,聽從父母的意見,今次我表示來香港,父母很反感,覺得我為了女朋友而捨棄家人。過程我掙扎了一個月,曾先後兩次拒絕香港公司的聘請,又跟家人冷戰不說話,他們又沒收給我的物業及汽車,關係非常糟糕。Constance很擔心因為她而影響我跟家人關係,總是勸說我留在馬來西亞或到吉隆坡。不過,我心裏很抑悶,怕時光錯過了很痛苦。」多次徵詢朋友長輩意見,公司再次聘請他,最後來港。慶幸,家人日漸體諒兒子,亦同樣愛錫Constance,彼此釋懷了,關係更親密。

守護抗癌女友

Nicholas在Constance身邊擔任「太陽」角色,給她滿滿溫暖的愛。「我們一直有信心會康復,她總是勇敢地、笑着地接受治療,因為她不想身邊的人為她難過,愛別人勝過愛自己。24歲女生總是愛美,但她即使因病而掉頭髮、消瘦沒神彩、腳無力行不到,身體的缺憾也阻擋不到她的美,內在美足以勝過外表。你看,即使她掉頭髮神態憔悴也會笑着拍照。」 作為病患照顧者,亦有無助之時,Nicholas坦言每次見女友打針都很心痛,是從Constance身上學會在痛苦中發挖快樂與希望。「她吃藥出現副作用是經常瀉肚子,我們少外出,在家中收看《Master Chef》節目,一起入廚烹飪。我們在一起大多數都是快樂,她將每次化療視之為希望。我知她身體很痛,在最難受的時候,她都沒有鬧脾氣。她是獨女,非常愛父母,亦很愛朋友及任何人,很努力展示勇敢一面。」Nicholas受感染,充滿正能量。

天使散發光芒

「她是很完美的女生。」在抗病時,Constance不忙出席分享會,到教會、電視台、機構分享,出書分享自己的經歷,開設了facebook專頁「90後的抗癌故事」。一切都是希望藉着自己的經歷鼓勵同路人及面對困難的人,看見她的故事能有勇氣走過困境。Nicholas一直待在旁,眼見女友每次都說着重複的經歷,也未覺疲憊,了解到她希望盡點綿力為社會散發一點光芒。有時候,Nicholas也會一起分享相處經歷,從而更加認識自己。雖然Constance現時不在人世,但精神永留人間。她的自傳《90後少女的抗癌故事——有一種禮物叫痛苦》成了「公眾推薦兒童好讀」,更奪得再生勇士獎,讓愛延續下去。

人生畢業禮

去年9月,Constance病況起變化,發現腫瘤出血致腹部脹大積水,更發現體內有好幾個大腫瘤。「我、她及其媽咪談起生死,問及如果真的有一天離去,希望喪禮怎麼樣,她說希望以天主教形式進行,是開心的,不是悲傷的。我當時聽後心裏沉一沉,沒想過她真的會有離開的一天。」他回想Constance離別時是很突然,之前未有預兆。11月14日早上,Nicholas拿出一直收起來的求婚介指套在Constance的無名指上,可是冰冷的她沒有任何反應了。「其實,我知道Constance是完成了人世間的任務,回到天家去,身體跟靈魂分開了而已。」在人生畢業禮上,穿上白禮服的她很美,像沉睡的孩子,她的愛沒有離開。

守護者之路

女友離世後,Nicholas花了四、五個月撰寫了《守護90後抗癌少女的故事——有一種禮物叫痛苦2》,延續Constance的故事,亦從中學習釋懷,此外,他寄望自己及讀者遇上困境時,翻看此書可以得到勇氣。Nicholas現時依然留港工作及生活,計劃來年到台灣修讀神學或哲學,跟他現時土木建築估計師的工作截然不同,因為他跟Constance經歷了那麼多,更了解生死,或許借此日後幫助更多同路人。「將來的事預料不到,或許我做神父,我對組織家庭依然有憧憬,說不定遇上另一個完美的她。」

後記:續訪問:
筆者早就跟Constance見過面,並邀約訪問,只因她不適而延期,及後看其facebook知道她離開了,感到痛心及可惜。她給我的印象是非常善良及美麗,聊天時總附贈如陽光燦爛的笑容。翻看whatsapp對話,她加了很多哈哈笑emijo,更有感自己身體不佳而未能受訪感抱歉,非常可愛可人。今次Nicholas能代替她未完的訪問,算是緣份。

你有獨家湊BB心得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