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聾跑步好手 化身猛龍出征

盲聾跑步好手 化身猛龍出征

他,世界一片黑暗;他,世界一片寂靜。二人各有殘障,一盲一聾,像來自不同星球,毫不相干。冥冥之中,當失明者遇上聽障人士,從此再沒有缺失。他成為我的手仗,我成為他的收聽器,互補不足。他倆豈止是簡單1+1數學題?在莫儉榮心中,盲與聾二合為一,化學作用之大,如同化身威猛無比的巨龍般,威力以倍遞增,足以抵擋一切恐懼,更可超越自身障礙,幫助他人。這就是「猛龍隊」!

2
Kim(右二)與Michae(l 右三)多次一起參加比賽,更挑戰高難度行山。

6歲變單眼

來到斧山道運動場,完全失明的莫儉榮 (Kim)牽着聽障者吳立康(Michael)手臂練習跑樓梯,正備戰跑樓梯比賽。初期,他們不算太合拍,Kim需要慢慢跟着Michael的節奏,配合步伐,跑多幾次,彼此熟悉對方節奏,開始加快跑速。到練習後期,他們跑得十分快,完全不為意他們是殘障者。是次比賽的領隊是莫儉榮,他發起的「猛龍隊」,將有十位成員分成兩組,參加「匡智競步上雲霄」跑樓梯接力比賽,挑戰1,688級樓梯賽程,目標登上75樓頂層終點。報道刊出後,比賽剛完結。

莫儉榮積極樂觀,經常說笑,是隊中的核心及開心果。回想44年前,少不更事的他,家住在黃大仙木屋區,沒有鞋着通山走,到後山捉金絲貓為樂,父母忙着搵食,孩子只能天生天養,絕不是金叵蘿。完全失明的莫儉榮回想6歲時,右眼突然喪失視力也不以為然。「盲人世界,單眼佬就是王!”In the Land of the Blind, the OneEye is King. “記得6歲時寫寫吓copybook,右眼好似突然熄燈。父母掛住搵食,阿爸做散工木匠,阿媽做車衣女工,屋企有四兄弟,我排第三,無時間理我。有去油麻地睇過眼科,醫生講過做手術,但沒有接受教育的父母怕手術危險,認為是小事,自自然然就會冇事。加上當時仲有左眼,單眼只係影響立體感、平衡感, 有時行路不太方便,基本都無咩事。村內小朋友最多搵嘢掉我、笑我盲,我當時無特別唔開心。」

6
Kim 與Michael 默契十足,用手勢溝通打記號,以便賽事順利進行。

13歲全失明

說年少的Kim已經像現時般大無畏?才不是!他只是不知道自己將大難臨頭。直至13歲那年,他終於知驚。「細個讀心光盲人學校,我算是視力好,某一日,弱視同學撞倒我,左眼視網膜脫落,變成完全失明,當時好灰好灰。記得雙目失明第一次過馬路,差.害死同學。我跟住高我五、六級師兄,他同樣完全失明,但早就習慣用聽力聽車聲,佢帶我過馬路,我當時好驚大叫,影響佢判斷力,我.企.馬路中間,感覺到面前近距離有車駛過。」Kim跟死神擦身而過。
13歲少年本是風華正茂,跟朋友踢波嬉嬉哈哈過日子,視網膜手術失敗,注定Kim的世界從此變得黑暗。「失明後,我覺得人生咩都無,灰.成一年,直至俾我接觸到小說。完全失明前,我沒有認認真真學凸字,當我凸字摸得快.,開始睇好多書,包括《孤星淚》、莎士比亞《哈姆雷特》、狄更斯作品等等,就好像《孤星淚》話我知︰一切快樂就係做番自己,令我覺得原來世界沒有變。」閱讀世界之趣,叫眼盲的Kim心不盲,擴闊了視野,狼吞虎噬學校圖書館內的點字書,即使當時沒有點字辭典,但Kim仍想辦法理解故事情節,遇上不明白的英文,厚.臉皮追問師兄姐。書中自有黃金屋不是無道理,後來Kim讀.讀.,更栽進歷史世界,發掘到更多借古鑑今的大道理。此外,他的英語更突飛猛進,成績優異,更被推薦入讀傳統名校聖保羅書院。

2011年,猛龍隊第一次挑戰公開長跑賽事。
2011年,猛龍隊第一次挑戰公開長跑賽事。

跟同學觀星看默劇

現時的莫儉榮職銜、經歷多多,雙目失明膽粗粗去跑半馬拉松、參加毅行者,又曾代表香港參加殘奧會立定跳遠賽事,又籌劃盲人觀星傷健營。他回想一切,都是源於高中的經歷。昔日盲人入讀傳統名校屬很少有,Kim靠努力成為其中之一。「St. Paul’s College.重培訓學生成為社會領袖,入讀前,我只鍾意閱讀,St. Paul讀書時嘗試好多以前未做過.事。盲.我竟然做.觀星學會副主席,講笑咩?後來,同學啟發我,講笑話Joint school觀星梗係唔望天,望隔籬個女仔。觀星唔只望天,最重要係知道星座名字、故事,締造浪漫感、溝通機會。生命快樂與否係視乎有無浪漫感!」Kim口中的浪漫感當然不是直指追女仔,而是寓意在人生中懂得時刻發掘意義、趣事。

當很多視障人士看輕自己,甚至旁人都認定他們一事無成、沒有將來。Kim的行動打破以上「定律」。「讀St. Paul時,有次同學帶我睇戲,點知係睇默劇,好似打我一拳咁, 玩我?崩口人忌崩口碗。點知個同學同我講︰『Kim,我無當你係盲人,覺得你係普通人,你可以感受.氣氛,要大膽衝破心理關口。』以上事對我影響很大,高中畢業後,95年,放棄當時月薪二萬幾公務員工作,唔做接線生,31歲人走去報讀浸大社工系,有太太支持外,想起就是讀書時期.經歷鼓勵我。」

12

首位盲人註冊社工

Kim現時是非牟利組織香港傷健共融網絡主席,並擔任社工。「唔好睇我依家咁多嘢講,好似唔怕醜,其實我讀社工時,要見輔導員,衝破自己、克服自己,好似依家咁係訓練出嚟。我喜歡對人嘅工作,做社工唔係話要用我自己經歷,幫番傷健人士,服務對象當然有視障、聽障者,亦有健全人士。」確實,見香港傷健共融網絡計劃多多,包括為香港大學開發「去街易」app提供協助,讓殘疾人士可透過資訊科技改善生活。此外,他們成立了「富二代教育基金」,專為殘疾家長的健全子女提供功課輔導和其他學習機會。Kim笑說,如果筆者或攝影師日後搵唔到工,可以找他幫忙。傷健人士無論是視障、聽障或是其他問題,面對病患,需重新適應社會,總會束手無策,有的甚至選擇逃避,自行隔離避世。為了鼓勵傷健者重新走出來,Kim於2011年擔任香港傷健共融網絡主席時,同步發起組成「猛龍隊」,主要招募視障、聽障者加入隊伍,一起參與長跑運動,後來其他傷健人士如精神病患者,又或是健全者亦可加入,現時成員約有80人,建立及推廣傷健共融。

視障與聽障者共同活動,正好互補彼此的不足。
視障與聽障者共同活動,正好互補彼此的不足。

聽障領跑員拍住上

擔任Kim領跑員的吳立康(Michael)是猛龍隊的成員。6年前因傷撞到後腦而損害了聽力,現時靠人工耳蝸協助,大約剩下五成聽力。一直喜歡跑山的他,不曾因聽障而放棄熱愛的運動,更加入猛龍隊成為主要領跑員,成為Kim及其他視障者的眼睛。「聽力受損影響我平衡力、方向感,有時行路左搖右擺,但我無想過放棄運動,我好鍾意運動,尤其跑山,雖然跑山相對跑公路或者馬拉松危險,但大自然風景好靚,而且路段多變,很好玩。我聽力變差後,有研究用8字跑法,避免左右擺,克服咗好多。」在旁的Kim大讚Michael是很好的領跑員,體力勝過他。Michael解釋:「領跑員體力要再好啲,因為我嘅角色係照顧跑手,留心觀察隊員身體狀況。好像我跟Kim練跑樓梯,夾咗手勢,當佢手向上下擺表示慢一點,而向外撥代表加快。我一定跑先半個身位,他貼着我手臂就好。」他倆同時表示:「挑戰15層樓梯,沒問題!」報道刊出之時,「匡智競步上雲霄」跑樓梯大賽已經於10月11日結束,首次參加跑樓梯大賽的Kim與Micheal,均表示成績結果不重要,最緊要是勇於挑戰自我,代表傷健人士,向大眾展示力量,不低估、不放棄自己之餘,更可以付出更多,為其他社會有需要的智障人士出力,展示猛龍精神,毋懼前路恐懼,將傳說中的「TheFearless Dragon」躍然現實中!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黃大立(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