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後生仔做嘢

請後生仔做嘢

常聽到後生怨:呢啲機會唔屬於我。

 

又經常聽到大人怨:請咗個後生仔,激到我呢⋯⋯

 

當有機會給後生仔,到底他們又會不會放下手機電腦,去少一次旅行以騰出時間,聽清楚/明白大人說出的要求,珍惜一下如何掌握這機會,讓它變成黃金呢?

 

放心,這篇文章的目的不為打擊後生仔,只是想分享最近跟三個後生仔(年齡20-35)一起工作的感想:阿李媽媽不全中亦中了三份二,朋友對阿李媽媽的運氣都嘖嘖稱奇。

 

第一個是苦候機會多年的音樂創作人,阿李媽媽只說出project需要的mood,他已經交到貨,神奇之極!而且,他非常感恩有這次機會,讓他媽媽終於明白他並非閉門造車。

 

這年輕小伙子其實有一份正職,但他夢想成為音樂人,永不放棄。阿李媽媽當然樂意給後生仔一個表演的平台,反正平台是需要內容。

 

另一個後生,是阿李媽媽教授編劇班的學生,他是準大學畢業生,未有工作經驗,但有一定的做功課經驗。不過,只要有清晰的指引,他還是可以依足要求準時達標。

 

要不要阿李媽媽催促?當然要少少鞭策和鼓勵,但他勝在虛心,因此大人不用吃力地說服他跟大隊走。也許,有天你會獨當一面,我們定會為你拍掌歡呼。其實,大人都不是心理變態,也不是control freak,你會行會走,我們就不會拖著你的手,因為拖着學行者其實並不容易遷就。

 

最後一位,他教懂了阿李媽媽一些後生心理學。是個善良的年青人,看他的個人創作蠻出色的,將來也許會有成就;只是現階段跟大人合作時,兩個不同世界要互相適應。

 

可以合作嗎?早有磨合的心理準備,因此提早了半個月開始工程。阿李媽媽甚至把工序分成四個階段,怕後生一次不能消化,所以讓他分階段掌握工序。

 

可惜,過程中出現了兩大問題:1)沒信心溝通成功:大人不肯定後生是否明白大人有某些「苦衷」,工作往往有必須做但並不過癮的部份,這是大局所須。然而,後生好像未get到這種必要性,當事與願違時,勉強接受感到為難。2) 因照顧對方感受而感到壓力:當事態發展有突變,大人在花時間和能耐解決並變通之時,仍要顧及後生的適應力和感受,有點吃力。當然,後生仔要跟隨一條非直線路徑,一樣吃力。

 

世代的交接有危機?大人請後生仔做嘢,往往是我有危,你有機(但我仍然要給你工資,你就不用給我學費。)阿李媽媽轉危為機的機會率是2/3。真的不介意你叻,train完你,你即使走了,這社會最少多了一個人用,樂於見到。如果train不了你,也希望你體諒大人曾用心良苦,曾想大家都好,無奈時間趕急,大人為在死線前完成工作,自由選擇較直接、較快速的道路。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