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大仔闖影壇  視霆鋒為目標

夏雨大仔闖影壇 視霆鋒為目標

今年多位「星二代」陸續登場,夏雨(原名黃成)的25歲大仔黃俊銘(Dixon)成為影壇新貴,處女作《ATM提款機》由爸爸任監製,暑假完成拍攝,明年初上映,夏雨否認特登開戲捧阿仔,「唔用佢都要搵第二個後生仔,咪俾個機會佢。」不過,夏雨直言他距離「好表現」仍相差甚遠,在影圈有排學。身為跆拳道黑帶三段的Dixon,有志做動作演員,但初出道想試多元發展,並以「星二代」始祖謝霆鋒為奮鬥目標,因彼此身世相似,入行前同樣掙扎過。但要像霆鋒取得成功,爸爸開拓入行路後,食粥食飯要靠自己了。

夏雨對新戲《ATM提款機》期望甚殷,講述後生一輩和老人家之間的故事,希望觀眾看戲後懂得珍惜家人。

首次拍戲自評做得差
兩年前過檔港視再變自由身的夏雨,今年主力開拍電影, 適逢兒子想入行, 為他打開方便之門, 但僅此而已。「佢個角色唔係好重戲份,老實講我都要用人,俾着第二個,會俾個機會自己人,定係一個唔識嘅人?而嗰個人未必好過佢喎,我覺得係順理成章,又唔係第一部就俾佢做男主角,佢都handle唔到吖,我都唔會攞呢啲嘢嚟博。」夏雨直言Dixon不能一步登天,必須靠自己摸索,「我俾機會佢參與,先熟悉各方面嘅嘢,自己慢慢從中摸索。」

Dixon第一次演戲做老戲骨馮淬帆孫兒,戲中馮淬帆以為被家人嫌棄,住進老人院,透過Dixon和馮淬帆的爺孫情,解開三代人的心結。身為監製的夏雨覺得兒子表現一般,但Dixon反而自踩做得差,「我覺得好差⋯⋯可以更加好,我原本構思咗個角色,但最後做出嚟好唔同,透過鏡頭睇番自己,唔係想要嘅感覺。」

dixon dixon2

自移民後,夏雨獨自返港工作,很少湊仔女及溝通,自言並非一個成功的父親,全賴太太一手湊大三子女。

跆拳黑帶考慮做打星
夏雨比較遲婚,尤其在上一代,40歲才與前無綫藝人、年紀細19年的馬慧玲結婚,彼此在《歡樂今宵》認識。婚後誕下兩子一女,大仔俊銘(Dixon)、二仔俊欣(Winson)及孻女珮瑜(Emily),之後舉家移民加拿大溫哥華。2000年他獨自從加國回流拍劇,先後奪得男配角及視帝寶座。受爸爸影響, 兩年前, 原本在加國從事銀行業的Dixon, 決定返港闖影壇,「銀行生活唔係我最想要嘅生活,係好安穩,但我呢個年紀咁快就定落嚟,成個人生好似好悶,我想試多啲唔同挑戰。」

兩父子同住西貢寓所「雨房」,未知是否個名太搞鬼,吸引賊仔一周連爆兩次,全靠跆拳道黑帶三段的Dixon勇退惡賊,Dixon咁打得,將來都考慮做打星,「但動作演員範圍太局限,想試多啲唔同片種。」

r6

片場當眾鬧仔
每當評價兒子的表現,夏雨說得最多是累積經驗,「如果屋企教兩堂就得,人人都做到superstar啦,做演員需要好多時間體驗。」夏雨沒特別遷就兒子,第一場戲就當眾鬧仔,Dixon笑說:「好惡呀,我入行第一場戲,所有演員喺齊度,嗰場戲講我結婚,我有段說話要同爺爺馮淬帆講,第一次綵排,阿爸就當住咁多人面前話我,『你讀到咁樣,求其搵個人讀都得啦,唔使你讀啦。』我就⋯⋯(嘆氣)嗰日已經好熱,再滴多兩滴汗囉!」

在片場,夏雨是惡監製,返回家中,變回hea爆爸爸,Dixon踢爆他的惡習,「佢好鍾意食生果,特別鍾意蜜瓜、西瓜,咁生果有汁㗎嘛,佢劈完蜜瓜、西瓜就咁丟喺枱面,成枱都係汁,仲由佢擺幾日啲汁乾晒,我就用布抹抹抹,抹極都抹唔甩,男人嚟講佢唔算污糟,但唔係乾淨囉。」夏雨反駁他誇大其詞,「邊有幾日吖!以前佢哋喺加拿大,我喺香港一個人不拘小節,我返屋企第一件事係着晒電視,睇唔睇我都開電視,想有啲聲吖嘛,之後攤喺度。同埋我喺屋企唔講嘢,第一我都唔知同邊個講,第二我習慣一個人處理問題,我唔會周圍訴苦。佢返嚟後,我都維持呢種生活。」

r7 dixon2

大仔隨和二仔內向
Dixon尚有一弟一妹,不過沒打算一齊在影圈打拼,23歲弟弟Winson去年大學畢業,最近也返港從事幼兒教育,在playgroup教英文,但他正考慮應否長期留港發展,Dixon指弟弟適應香港生活有困難。「喺溫哥華生活過嘅人,都唔係咁鍾意香港生活節奏,我自己都未適應得晒,有時條街太多人好迫,我都會有啲忟憎。」

夏雨形容三兄妹性格大不同,Dixon較隨和、外向,容易溝通,遇上不快轉頭就忘記,「講得好聽就思想單純,唔好聽就係好蠢,唔識心思。」Winson則內向,不擅溝通,但為人有主見,堅持做自己想做的事,「你唔使同佢多講,佢自己嘅嘢會安排得好好。」細女Emily年僅17歲,下年入大學想讀國際法律,但仍處反叛期尚未定性,「媽咪叫佢向東佢就向西,覺得好頭痛。」

阿爸縱容細妹
夏雨最疼錫當然是細女,Dixon身為大哥有時也看不過眼,覺得爸爸對她太縱容,包括態度上及物質上,「有時我都會出聲話佢兩句,喂!你咁樣縱到壞晒,佢第日點出嚟做嘢呢?阿妹話要乜就有乜,點可以咁樣?佢始終仲細,青少年時期要睇緊。」

每次細女返港, 夏雨有求必應, 帶她四處shopping;若果他準備返溫哥華,細女會給爸爸一個購物清單,他代購返歸,Dixon沒好氣道,「阿爸會逐樣執,執唔到就叫我執,有化妝品、相機等等,每年都要買部新相機,點會用得完呀?我嗰部都用幾年啦,我叫阿爸唔好買,佢應承唔買,但第二日已經喺屋企枱面。」

聽到大仔又斥他縱容細妹,夏雨反駁道:「全世界老竇都係咁架啦,其實唔係縱呀,任何老竇有個孻女,唔錫佢都講唔通啦,唔只係關我事。」爸爸揚言最錫細妹,但Dixon從沒妒忌,「我都有兩年被家人錫到燶嘅時間(出世頭兩年),父母淨係錫我一個,所以我冇妒忌過佢,哈哈。」

dixon dixon

自評非成功爸爸
三個小朋友已長大成人,各有出路,廿幾年來育兒有方, 夏雨一切歸功太太, 但他也盡力製造獨有的父子時間,「移民後我返香港做嘢,同佢哋相處時間唔多,我只不過盡量喺佢哋成長過程中,教佢哋踩單車,逐個逐個教,推住佢哋踩,慢慢學識踩;學識踩單車我就迫佢哋考車牌,學識揸車。佢哋畢業,我幾忙都會趕過去參加畢業禮。做老竇係
咁,好多子女成長片段都錯過咗。」

說到這裏,夏雨停一停,非常感慨,「我唔算係一個成功老竇,擺喺佢哋身上嘅時間好少。」Dixon搭一搭爸爸膊頭,一切盡在不言中,「作為一個父親,佢喺我心目中已經盡晒責任,始終佢喺香港做嘢,我哋喺溫哥華讀書,兩地有時差,好多說話好難同佢講,但學佢話齋,踩單車係佢教,游水係佢教,去到學車,佢係一路扶住我哋上,供書教學佢樣樣做到足,我哋想試乜嘢,佢都俾好大自由度。如果屋企有問題,佢會即時處理,佢覺得一家人唔可以有隔夜仇,最緊要開心同互相尊重。」

撰文:Ling 攝影:Paul Choi(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化妝:[email protected] MAKEUP 髮型:Wilson [email protected] MAKEUP
場地:Shelter Italian Bar & Restaurant (tel: 2778 8398)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