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對柏金遜 對攝影不離不棄

笑對柏金遜 對攝影不離不棄

正值三十出頭風華正茂,找到興趣、事業,計劃組織家庭,本來以為幸福伴着自己之時,卻受到不治之症柏金遜症纏身。大家沒有聽錯,確實是患者多屬長者的「柏金遜症」。六年前,柏金遜突襲女攝影師Willis Choi,打亂她的人生,去年,右手更出現肌肉萎縮,拿起單反相機漸覺吃力。病患考驗Willis 對攝影的熱愛,她需慢慢重整自己,學會以笑面對,堅信能再次捕捉人物靈魂。

男女老幼通殺傻大姐

初見Willis已感受到她的親和力,笑面迎人,毫不吝嗇展示可愛的爆牙,架上一副圓眼鏡,頂着一頭冬菇髮型,再穿上自家製衣服,散發像幾分傻大姐的氣息,惹人討好。跟她攀談,更覺此女子天生是拍攝人像的料子,不消數分鐘,已可跟初見陌生人混熟了。怪不得,不論是小朋友、大人或長者,又或是模特兒、藝術家與名人,Willis都可以與他們互動交流,用鏡頭捕捉他們最真、最美的一刻,成為靈魂捕捉者。早前,筆者來到位於太子「走馬燈」展場,正舉行Willis個人攝影展 「The Soul Catcher」,是次展覽有多重意義,不單止展示攝影創作作品,更分享了Willis的人生歷程,讓大家藉此了解「柏金遜症」。展出的攝影作品作慈善競投之用,款項捐予香港柏金遜症協會。

揹着大相機遊走中環

從事攝影工作超過十五年的Willis回想初拿相機,並非一頭就栽進攝影世界。「我細個讀中五,當時最想做設
計,後來走去沙田IVE讀攝影,畢業去一間建築公司影相,拎住一大部相機、腳架喺中環走,心諗點解啲師奶就拎住Gucci、LV,佢哋行商場,我就上大廈天台,當時想離開呢行,一路都同老細講想辭職,但一做就做咗五年。」十多年前,女孩當攝影師屬稀奇,還未出現數碼相機,器材沉甸甸,而Willis任職的公司就只有她一位攝影師,烈日下爬上工商廈天台拍攝建築物,應對保安員留難,對着死物拍攝,想想就知多辛苦!

 

4

愛影人 愛笑 愛讚美

後來,Willis轉職投身傳媒雜誌,開始發掘到攝影樂趣。「入雜誌影副刊、娛樂,每日都影唔同嘅嘢,嘗試好多技巧,進步咗好多。當時影意景相,完全無reference,自己做,開始愈嚟愈鍾意影相。尤其鍾意影人,老實講,我覺得自己攝影唔叻,影建築時lighting一模一樣,根本同雜誌唔同,雜誌又樣樣好快。但係呢,可能我厚面皮,鍾意同人溝通,又鍾意俾人讚,話我影得佢哋好靚,又見到佢哋滿意嘅笑容,好開心,開始鍾意影人,男女老少通殺,最鍾意影小朋友。」雖然受病影響,眼前的Willis行動緩慢,但她在人前不像病者,依然樂觀,因為她的工作、生活態度一直是以心待人,「影人從心出發,影到最真、最靚一面。有遇過model嚡口嚡面,不過,大部分鍾意講嘢,氹你笑就自然放鬆,就影到靚相。」

手腕不靈活 拐着走路

2008年,當時Willis的手腕開始不聽使喚,柏金遜已經來襲!「手腕開始唔靈活,我以為類似肩周炎,去睇骨
科, 之後排咗成年, 去睇神經科,睇吓係唔係腦有事?我記得平時睇開嘅男醫生,只係同我講『退化、退化』,點知有次轉另一位女醫生,佢直接同我講『柏金遜』。我嗰刻直接同佢講『你唔好玩我?』喊咗好耐,之後家姐幫我搵另一位出名腦科醫生,余若薇丈夫胡健維醫生,睇咗都係話柏金遜,我只能接受,灰咗一星期,覺得無時間灰落去。」即使Willis有時候受肌肉僵硬影響,致走路時一拐一拐,又或出現手部不受控顫抖,但她依然沒有放棄攝影工作,更覺得需要把握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轉而從事freelance工作。「柏金遜可以食藥控制,不過,好似超人變身有時限,食藥後好精神,唔會手震,但有後遺症,例如易渴睡、易肥等等。我試過喺電腦前執執吓相瞓咗,又肥到180 磅,後來藥效更由五、六個鐘變得愈來愈短,一唔食藥,超頭痛……上年,我試過停藥,靠中醫、食療、運動等等,可能減藥太急進,右手出現肌肉萎縮。最近我打botox,希望有好轉。」

好友前來攝影展,給Willis擁抱支持。
好友前來攝影展,給Willis擁抱支持。

學會放慢腳步

Willis對攝影的熱愛,讓她決意重整自己,學會以笑面對之,堅信能再次執起單反,繼續捕捉人物之靈魂。Willis更把握當下,做更多樂事。「我跟自己講過:點解個天要俾呢個病我?可能我做事急,係提醒我學習慢慢生活。我唔介意同人講我有柏金遜,就係同人講,我就知道有唔同療法,咩都試。我依家減少食藥,希望做物理治療、職業治療,配合飲食生活習慣,會冥想,做自然療法等等。」過往兩三年,Willis繼續拍攝工作,有時亦會拍自己喜歡的,如替兒子同學拍生活照、兒童fashion拍攝等等,做更多樂在其中的事。去年,Willis因右手肌肉萎縮,無奈地放下攝影工作。主要照顧現年六歲的兒子,勞心地教他做功課,投入她另一項興趣,鑽研

砌微型積木、製作甜點macaron等等,繼續發揮創作天分。

8
除了人像,Willis也愛創意攝影,拍攝充滿意景的相片。相中椅子其實是玩具。

兒子為媽媽打氣

看攝影展,筆者最喜歡一幀相片是小朋友奔跑的背影,他就是Willis寶貝兒子璨璨。Willis說:「確診柏金遜
前,我已經陀住璨璨,可能係天注定。確診時,我最擔心係會遺傳俾佢,後來知道我患.係屬於唔會遺傳,先安心。」雖然柏金遜不會遺傳予兒子,但六年間,又叫Willis擔心兒子身心成長。她一直最擔心璨璨會因為媽媽而自卑?「璨璨表面是個快樂孩子,事實上,心裏有很多心事。佢特別錫我,放學湊佢,小學生書包好重,我話幫佢揹,佢講『媽咪,我知你有病,我自己拎得啦!』反而,爸爸接佢,佢一定俾爸爸拎書包,又唔准爸爸蝦我。一方面好sweet, 一方面覺得自己無用。」一直保持樂觀的Willis,開始出現絲絲擔憂。

在攝影展結束的那天晚上,Willis問璨璨:「你覺得媽媽叻嗎?」他笑.回答:叻!攝影展為Willis的人生打氣外,也為璨璨的成長留下了美好的回憶。喜歡拍攝人像的Willis,兒子一直是她最佳的拍攝對象,看.小豆丁長大,媽媽當然希望親手為兒子紀錄成長。雖然訪問之時,Willis兩手仍未能高舉單反相機,可幸,近日翻開她的facebook,看到上載了拿起單反機的相片,並寫有「快啦快啦,就OK啦」字眼,都不禁替她高興,不久將來,Willis應該可以為寶貝兒拍下寫真。

搗蛋的兒子有時令媽媽勞氣,有時卻成了甜心寶貝,逗Willis開心。
搗蛋的兒子有時令媽媽勞氣,有時卻成了甜心寶貝,逗Willis開心。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Sing Ho(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