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球媽媽 扭出大千世界

氣球媽媽 扭出大千世界

踏入十二月, 冬日一片灰濛濛,但大家心中都滿布色彩,因為氣球藝術師出動為大家添上七彩,用巧手配搭創
意, 讓氣球變成聖誕老人、聖誕樹、雪人,甚至織出華麗派對衣裙,讓大小朋友用笑意過冬。當初,氣球藝術師陳飛比(Phoebe)只想用氣球氹女兒開心;今天,她已經將快樂擴散開去,由學生、模特兒、新郎新娘、

歌星藝人劉華、曾志偉,甚至是國際rapper都感受過她的魅力。

一對子女只有七、八歲,穿上白雪公主裙與斗篷, 變成小公主小皇子。
一對子女只有七、八歲,穿上白雪公主裙與斗篷, 變成小公主小皇子。

施展設計天賦

紅、白、黑、肉、金色的氣球,泵氣後長短不同各有粗幼,一擰一扭再一擠,左搭右配,氣球像扭麻花,轉眼間,數呎高的可愛聖誕老人展現眼前。扭聖誕老人難不倒氣球藝術師陳飛比(Phoebe),幾乎想得到的,她都可以化之為氣球,小朋友至愛的迪士尼卡通,她初接觸扭氣球時已經做過了。扭出比人還要高的學生,還要一眼就能看出是來自DG(女拔)或CCKG(基督堂幼稚園)那些學校,對她來說屬小菜一碟。氣球作品規模愈來

愈大,粉飾了婚禮宴會、演唱會舞台,甚至開始扭織衣服。當大家以為Phoebe花了很多年鑽研扭氣球,殊不知,只花四年,其扭氣球天賦就一發不可收拾。

為博愛女一笑

回到2009年,這個扭波媽媽的故事正式開始。某天,當時四歲的女兒看電視播放扭氣球節目看得哈哈大笑,嚷着要氣球, Phoebe開始自學,看扭氣球節目,上YouTube看示範影片。「起初為阿女學扭波,後來就變成自己興趣,可能我係大細路,自己好鍾意睇卡通,細個邊買得起大大個玩具,大個有能力會做自己鍾意嘅,一直都鍾意手作,都識織嘢、拮羊毛氈。我讀工程,為搵食開職安健培訓公司,其實,我另外有讀設計,扭波令我諗番以前做設計,關於氣球藝術理論,例如顏色、配搭同設計差唔多。」問Phoebe當時怕氣球爆破及發出的「吱吱」聲,她直截了當地說︰「唔怕!」「其實,阿女好易氹,我諗扭個最簡單狗隻佢都開心,但係我想挑戰,記得仔女瞓着後,我自己扭波扭通頂。記得有次扭四個迪士尼卡通俾阿女,仲揸車拎番學校,佢好開心。之後,佢成日叫我扭唔同公仔送同學。」現時,Phoebe每年到女兒的幼稚園母校當義工,為學校舉辦氣球嘉年華,繼續用氣球的魔力,氹小朋友開心。

黑馬贏比賽 升格藝術師

Phoebe是註冊安全主任兼職業安全培訓公司老闆,她指公司已上了軌道,有時間發展興趣。廢寢忘餐閉門扭氣球還不夠,她決定參加比賽。「自學咗幾個月,就膽粗粗參加商場舉行嘅扭氣球比賽。當時對手都係業界,佢哋會奇怪點解有個生面口師奶參賽,仲扭咗一條中國龍,贏埋㖭?真係爆冷。」大無畏、愛挑戰精神更驅使她衝出香港。
「喺香港,扭氣球好似唔受重視,好多人停留喺小丑快速扭好多氣球嘅印象,外國好唔同,扭氣球係一門藝術,開辦專門課程。」2010年,她花了五個月取得國際認可的氣球藝術師資格,成為全港第四位的氣球藝術師。「我飛到美國上堂、考試,扭咗結婚公仔、財神等等,而之前喺香港做實習,影低幫小朋友扭嘅氣球當交功課。我當時心態去玩,無諗過開公司。後來,見識咩為之真正嘅氣球藝術,尤其日本人作品非常精細。」此時,Phoebe對扭氣球的熱愛已不能自拔,開始參加多個國際比賽,更認識了日本代理,將多種顏色、不同尺寸、優質的氣球帶來香港,順理成章創立了氣球公司「囍點製作」(Ballooncake)。

包辦婚宴商場布置

走入Ballooncake,發現架上放滿不同顏色、型號的氣球,聽見Phoebe跟同事說甚麼「312五寸」、「206」,筆者充滿疑惑。Phoebe解釋說氣球有多種顏色很重要︰「如果無史迪仔藍色,根本唔可以扭到史迪仔出嚟。以前顏色唔多,搵隻肉色都難,咁點扭人呢?」單以卡通的藍色,除了史迪仔藍外,還有《Frozen》Elsa藍、唐老鴨藍呢。Phoebe不甘只扭卡通,開始愛上鑽研氣球服裝,為女兒扭背心,更開始設計氣球婚紗、禮服。據她說,要挑選幼身氣球,才可突出女性立體身形,而造一件婚紗動用1,200至1,600個氣球,24小時不眠不休,得花一兩日才可以,而過後手指痛楚,合攏不到。不過,付出和難度有幾多,滿足感是成正比。

現時,她為麥當勞承包氣球宴會,也負責大型商場活動、婚宴、品牌活動和學校畢業禮,甚至負責演唱會氣球布置及服務設計。今個聖誕,Phoebe便剛為一幼稚園打造親子嘉年華,將耶穌在馬槽誕生的聖經故事,用氣球
呈現出來。過往,她曾在冬日美食嘉年華、大型展覽設計大型氣球雪人、巨大氣球聖誕樹,而去年,為apm商場的聖誕及除夕活動的模特兒扭出一件紅彤彤應節長裙。

11 12

最愛挑戰氣球服裝

氣球作品扭得多美,也會即逝,雖然未必一瞬,但最多只有一月。氣球裙須在製成後一星期內穿着,而裝置最多可放一個月,否則會漏氣變形。問Phoebe會覺得十分可惜嗎?她笑說:「咁先矜貴,如果唔係我邊有生意?」據知一件出自她手的婚紗,逾萬元也不愁客路。確實,大家看過她的作品,也不禁會譁然。像參與日本氣球藝術家協會大賽的一襲純白婚紗,在細節部分,更用了絲花手法製作的氣球小花作點綴,不失高雅。還有,一條參加美國國際氣球賽的紫色裙,裙襬十分飄逸有動感,Phoebe說是自家研發新的扭法,現時沒有行家可以學得到,當然,少不了她最愛充滿中國風的鳳冠及旗袍,都是巧手傑作。

16 17

劉華志偉也賞月

女生裙子變化多,可以施展Phoebe無限的創意。本來不喜歡製作男生服飾,就是因劉德華,讓Phoebe勇於嘗試。「後來,多人認識,更找我設計演唱會布置及服飾,好似曾志偉喺馬來西亞雲頂搞演唱會好大型,設計咗大頭公仔、大鋼琴,仲幫曾志偉設計皇冠、斗篷。其實,男生着氣球衫好難型,志偉風趣風格就襯,始終大多五顏六色,有時carry唔到。不過,劉華俾好大信心我,我同佢度身時,我好無信心,怕氣球影響佢印象,我仲想揀扭黑色踢死兔, 比較保守款, 係佢話︰『試吓,OK呀,無嘢。』仲揀咗紅色。最正係佢着嚟跳舞,無影響,郁得好好,而氣球又無爆,而且氣球衫顯出佢身形更『科』,為劉華設計嚟件衫係我最滿意嘅作品。」

Phoebe直言現時開始減產,會挑選感興趣、有發揮的工作,閒時亦教子女扭氣球,實行親子樂。此刻,Phoebe一如初衷,同樣非常享受氣球藝術,繼續施展氣球的無限可能。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黃大立(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