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燕最後的親子專訪 胃癌令她重拾母子情

司馬燕最後的親子專訪 胃癌令她重拾母子情

抗癌勇士司馬燕上周(1月10日)於睡夢中安詳離世,其家人一直保持低調,直至日前司馬燕長子吳景滔在Facebook上撰寫「千字文」悼念亡母,除了表達思念之情,亦讚揚母親勇敢,以自身經驗發放正能量,讓他明白「永不放棄」的道理,是世上最好的母親。2013年,司馬燕(Michelle)在完成切除胃部手術後,未幾即接受Sunday Kiss的獨家專訪,當時的她仍精神奕奕,樂觀面對,不但認定自己能戰勝癌病,更感恩患病令她重新發現自己在家中的角色,拉近與孩子的距離,兒子每日送上一句「I love you」,是當媽媽的最大幸福。

母子雖陰陽永隔,但仍然是「彼此之最」!

經歷悠閒的北京生活,孩子變得「生性」,Ian 知道要準備入大學,會自動自覺溫習,考試科科A 或B,Michelle 也感滿意。
經歷悠閒的北京生活,孩子變得「生性」,Ian 知道要準備入大學,會自動自覺溫習,考試科科A 或B,Michelle 也感滿意。

無胃生活

司馬燕(Michelle)本來是幸褔太太,當年由港姐成為演員,下嫁印尼華僑商人吳忠義(Togi Gouw),上天送她兩位英偉小公子大仔吳澋滔(Ian)和細仔吳澋耀(Brian),Ian還成為超班童星,參演電影《父子》,摘下金馬獎的最佳男配角、金像獎最佳新人獎及最佳男配角的殊榮。Michelle一家生活美滿,沒想過癌魔會來敲門。前年因丈夫工作關係,Michelle舉家移居北京,兩個孩子也要由香港國際學校,轉到北京的The British School of Beijing 國際學校讀書,一年後好不容易適應下來,丈夫卻再因工作要遷回港,期間Michelle感到胃部不適,不久即傳來噩耗。談及病情時,Michelle豁達樂觀,笑說自己是在「perfect time」患癌:「好巧合,我回香港後要搵屋、裝修、幫兒子轉回原校、請傭人。一切辦妥後,約10月中,我正擔心新居偏遠、不知怎樣打發時間,就驗出患上癌症。現在新屋面向海景,能聽到海浪聲,環境舒適,像是度身為我休養而設。」問她可有掛心兒子,她娓娓說道:「我好樂觀,無擔心過阿仔,他們也大了,一個13歲、另一個快16了。學業方面,我知丈夫可以照顧到。飲食方面,我們請到好工人,做菜有水準,我也不掛心。」Michelle訪問前3個月已割除整個胃部,但見她精神奕奕,說話中氣十足,記者到訪時,即着傭人端出食物招呼客人,不停推介自己喜歡的小食,熱鬧得像開派對,難以想像她正接受化療。Michelle說現在情況愈來愈好:「最初兩次化療有點辛苦,第3次後已恢復胃口,但化療藥使味蕾感覺有變,以前最愛吃鮑魚,現在咬一口就想吐掉。割掉胃後少了『儲藏庫』,變成『直腸直肚』,食道直達腸道,要小食多餐——每天吃8餐,要慢慢進食。半夜更有『燒心』感覺(肝膽液倒流),要起身吃麵包。最初我也不太習慣,外出吃飯食得太急,阿仔總叫『媽咪吃慢一點』,但我很貪吃,總之吃了再算,之後才食藥。」

手術室外哭不停

媽媽患上胃癌,兄弟二人緊張不已,Ian更灑下男兒淚:「我對患癌不太緊張,但大仔Ian從沒見過媽媽這種狀況,很憂心,朋友說當我從手術室推出來時,他哭不停。他平時喜怒不形於色,但現在開口都是說窩心話。他更在facebook說『經過今次,我發覺最愛的始終是媽媽』,雖然他沒直接跟我說,但我已很感動!」談起Ian愛的告白,Michelle一臉甜蜜。細佬Brian同樣擔心媽媽:「細仔內向,且年紀還小,不太懂表達,最初未能理解媽媽的狀況,但他會跟爸爸傾談,現在漸漸明白了。因為化療令皮膚細胞很敏感,觸摸金屬或冰冷東西,即麻痺刺痛,故日常拿東西、推門、開車門時,細仔立即大叫『Don’t touch!』,爭.代勞。現在出街,有如『皇后出巡』!」

患病後兩兄弟與Michelle 更親密,回家 跟媽媽說愛她,出街則緊握她的手。
患病後兩兄弟與Michelle 更親密,回家
跟媽媽說愛她,出街則緊握她的手。

癌症拉近家人距離

丈夫雖然工作忙碌,但對太太照顧周到,除了分擔家務,為防Michelle出現「燒心」不適,晚上親自烘麵包,置於床頭,讓太太半夜進食。她說從前先生放工回來,總是看電視、用電腦,現在則變身「Yes Man」,叫他做任何事也可以,看電視也要手牽手,坐在床上一起看。Michelle這刻充滿正能量,更說患病拉近了與孩子的距離:「孩子都脫胎換骨,以前放學後要我叫他們做功課、洗澡,他們總是敷衍應對,覺得我很煩。現在他們都成熟了,自己主動做事,家庭凝聚力提高了……從前放學後,他們幾小時後才回來,現在一放學便立即回家找媽媽,更會抱着我說『I love you』!不過抱完後即怕醜,跑回房間做功課。現在我很少出街,在家很悶,我會大叫『Ian!』,問他有沒有學校的『是非』可說,跟他談同學的戀情、學校的靚學姐、看看同學的相片等。」大仔與媽媽無所不談,寡言的細仔也變得很黐媽媽,會「扮貓貓」,抱着媽媽不放手,雖然不肯多說話,一切盡在不言中。

享受與孩子的時間

Michelle指患病讓她發現在家中的重要性,以前雖然是家中的CEO,照顧各人起居飲食,但兒子都視之為當然,現在他們重新珍惜母親,因而不覺得這次生病是壞事:「病,讓我用另一角度看事物,多了時間思考。以前飯後只會想收拾餐檯,現在我會停下來、望望他們,享受與兒子一起的時間。有時我不覺得自己有病:身體痛,很快便過去了,總會復原;生仔覺得痛,轉頭又生第二胎;飲酒後嘔吐辛苦,隔兩天朋友一叫,又再飲。即使患病,我轉頭便忘記了。你看我3個月前做完大手術,肚上疤痕足7吋長,但我現在仍坐在這裏與你傾談。」

兒子和丈夫現在事事遷就Michelle,她說生病令她變身家中的女皇。
兒子和丈夫現在事事遷就Michelle,她說生病令她變身家中的女皇。

戰勝癌魔再行禮

手術後,Michelle腹中仍有一塊「馬蹄般大」的腫瘤,農曆年期間她再入院檢查及做第4次化療,發現腫瘤已經消散,成功戰勝癌病!雖然化療藥使她血小板數量低,需要多休息,但她預計3月底做最後一次化療後,即可轉口服藥。丈夫為了慶祝她病情好轉,打算7月在荷蘭的古堡與她再行婚禮。古堡婚禮是她的「dream wedding」,但當年因母親過身而取消,多年來丈夫欠她一個婚禮,故補辦結婚以作結婚周年紀念。她說將有過百親友從世界各地參加,囝囝也替媽媽再當新娘感到高興。

5

●撰文:Sonia Chueng
●攝影:溫俊鏘(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