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慧儀性感女神變慈母

張慧儀性感女神變慈母

昔日性感尤物張慧儀(Angie),身邊多了一位養子,女神頓變師奶,放下名牌手袋,提起環保袋出街湊仔。8年前她領養兒子張晃維(Hanson),轉眼間已10歲,訪問前曾擔心,Hanson患有嚴重心臟病,沒爸爸相伴,母子相依為命的故事會否有點坎坷,但當兩人踏進影樓,憂慮一掃而空,Hanson比你我都樂觀,笑點極低,我們講一句笑話,他會笑到碌地十次,慧儀都笑他完全不像10歲,心理年齡較天真,正因Hanson 充滿童真的性格,令慧儀覺得很快樂。

為了兒子,她戒掉爛蒲爛玩的壞習慣,勤力做生意賺錢供書教學、醫療、交租等等,每月開支最少五萬,「所有開支我一手一腳包辦, 背後冇朋友、男朋友資助,所以我要勤力啲!」

f9
Hanson對自己是被領養似懂非懂,而領養過程冗長,慧儀不能欺騙他,引用上帝的故事來解釋,「好細個我就話俾佢聽,佢係上帝派嚟改變我嘅小天使,所以佢冇hard feeling,佢依家都會同人分享呢個故事。」

隨時心臟病發離開
Hanson的病情非輕,不能根治,隨時會病發離開,慧儀解釋只能不斷做手術拖延,「佢四個月大時做咗一次手術,嗰次手術解決到當時面對嘅問題,隨住年齡成長,佢需要第二次手術,但手術有風險,同醫生商量後,我決定唔做住。手術係要做,但佢幾時唔得冇人知,所謂嘅唔得係指狀態下滑,好容易、唔係咁active,我哋決定等佢狀態下滑先進行手術,大家唔知距離狀態下滑仲有幾耐,如果仲有一年,萬一依家做手術唔成功,就會即刻……而佢狀態下滑都一定要做手術,咁不如到時先博。」

慧儀早已做好心理準備,小天使會隨時離開,「生命嘅長短我不能控制,我只能俾到佢質量,我好珍惜我哋每日一齊嘅時光,同埋對佢好好,坦白講,如果有一日有咩唔開心嘅事情發生,我一定會好傷心,但我做咗思想工作,掛念佢、懷念佢都有多種方式,我唔會日日好down,可能只係一陣子,如果呢日真係來臨,係因為上帝覺得我嘅壞習慣改好晒,所以要收番佢上天,我會用更多時間去照顧其他小朋友。」

f f3

Hanson好喜歡照顧其他小朋友,慧儀常帶他四出做慈善幫人,兩人最近成為基督教勵行會「2人3足勵同行」慈善步行籌款活動大使,將於3月21日舉行,目的幫助更多青海孤兒及殘疾兒童。

叫一聲媽媽 決意領養
2006年,慧儀到北京平安之家做義工,帶了Hanson去食雪糕,他突然叫了一聲:「媽媽」!激發了她的母性,決心要領養他,「一聽到佢叫我媽媽,我啲血就向上沖,我好喜歡佢,好合眼緣,一定要抱佢番去!」當時有對美國夫婦已入紙申請領養他,申請過程需時八個月至一年,她可以暫時寄養,一年後他就要被領走,但不知何來的感應,她覺得該對夫婦最終會放棄,果真應驗!「當時Hanson唔識講嘢,第一次手術後,佢昏迷咗八星期,嗰間醫院亦好簡陋,佢嘅肝、腎全部腫晒,醫生估呢個細路冇㗎喇,奇蹟佢又醒番!但因為佢昏迷期間腦部缺氧,所以佢唔識講嘢,對方諗諗下覺得太多問題,放棄咗,做咗我個仔。」

Hanson對自己是被領養似懂非懂,而領養過程冗長,慧儀不能欺騙他,引用上帝的故事來解釋,「好細個我就話俾佢聽,佢係上帝派嚟改變我嘅小天使,所以佢冇hard feeling,佢依家都會同人分享呢個故事。」

女神收起性感
Hanson直到兩歲,只懂得「媽媽」、幾個數字及少量單字,慧儀首要任務要教他說話,母子才能溝通,「一開始我唔知佢想要乜,問佢食飯、飲水?佢就搖頭搖手, 喺生活上開始教佢。」八年後,Hanson已懂得兩文三語,普通話為母語,廣東話識聽未識講,英文學校教,母子主要以普通話溝通,「一開始佢淨係識聽普通話,佢講嘢唔叻,所以只講一種語言,唔好搞到佢咁亂,依家讀書先學多啲其他語言,進步咗好多喇,其實你留意下,長句子佢理解比較慢。」

訪問當日完全不覺有溝通問題,他反應好快,攝影師的指令他一一做到,當媽媽講起已為人母後收起性感,他即好奇問:「甚麼啦?」顯然知道我們說秘密了, 慧儀其中一個秘密,是從沒對他說過曾拍性感戲,「我冇俾佢睇過,佢唔識呢啲,做咗媽媽後都有改變,依家着低胸少少嘅衫我都唔慣,因為我覺得作為一個媽媽嘅形象,唔應該係咁。」

f4 f5

他知道自己曾被遺棄,缺乏安全感,3、4歲時與媽媽玩伏匿匿,找不到媽媽而嚎哭起來。

為培生學校留港
昔日性感女神不再性感,每日師奶look湊仔,素顏架起眼鏡,穿上平民衣服,與普通人一樣搭地鐵湊返學放學,她大方任影,也不怕暴露兒子的學校影響讀書,她大讚兒子就讀的培生學校,就是她兩母子留港生活的最大原因。「呢間學校非常好,係陳智思太太(楊碧鈴)開,真係一個辦教育嘅人,好針對性教育。」

慧儀一到校報名,楊碧鈴開門見山稱「我哋好嚴,但我哋唔惡。」入讀後,慧儀深深感受到其施教模式,「好似寫字唔靚唔會鬧你,叫你擦咗再寫,擦到第十次自然會靚。我個仔小肌肉發展唔好,寫字唔靚,但入去唔夠一個學期,整齊晒。」

時下學生多功課,小型國際學校培生都有功課,但不會強迫學生第二日交,反要求家長必須讓學生晚上九時睡覺,培養良好品德重要過交功課,慧儀舉例指:「今日俾五篇功課,做唔晒唔緊要,瞓覺先,之後學校幫佢計番點解做唔晒,計番佢一個鐘可以做幾多,五點放學,返到屋企六點,食埋飯七點,開始做功課到八點鬆啲,原來佢只能做三篇,就俾三篇佢拎番屋企做,呢啲先係學校㗎嘛!做功課做到冇得瞓都冇意思啦!」

血液缺氧多病痛
在學校身上,慧儀也獲益良多,學校教學生亦教家長,真正做到家校合作,「學校教埋家長點同仔女溝通,唔好責備佢,我哋說話係有力量,『你個衰仔』呢啲說話,講得多個仔真係變衰仔,所以要多講鼓勵說話。」

兩人前年回流返港,可能Hanson水土不服,經常生病入院請病假,「阿仔血液含氧量得番70%(正常95%至100% ),我帶佢睇醫生唔收,一check就話太低,要call白車去政府醫院,因為含氧量太低會死㗎嘛,好似高山症咁,但佢長期處於呢個水平,已經習慣咗,所以佢個嘴因缺氧發紫。因為醫生唔收,所以有咩頭暈身㷫我唔會帶佢睇醫生,我知點照顧佢,但唔睇醫生冇醫生紙,請病假都請到唔好意思。」

一般學校對家長請假太多會有微言,但培生老師竟主動安撫,「有次我email請假,學校打嚟話『張小姐,首先你千祈唔好心煩,我哋幫你祈禱先,等你平靜落嚟,唔好擔心,有咩事學校願意幫忙。』我聽完眼水流晒出嚟,我成日請假都唔知講咩好,結果你安慰番我轉頭,呢啲咪愛心學校囉!」

慧儀與Hanson曾討論親生媽媽,他覺得親生媽媽的形象是超人變身前的女仔,有日他夢見親生媽媽,慧儀問他:「你係咪好掛住你親生媽媽?」他大哭,慧儀安撫他,「我哋唔好
追究,反而要多謝佢,如果唔係佢,我哋唔會喺埋一齊。」

2016返馬來西亞
慧儀原本沒打算長期留港,拍完《M Club》及辦妥領養手續,半年就離開,但因為培生,她決定多留幾年。「我帶阿仔穿州過省,由北京去廣州,由廣州返北京再去廣西,讀過咁多學校,我覺得呢間學校最好,我願意留喺香港。」她目前計劃留到2016年,之後接兒子返馬來西亞生活,為工作才飛回中港兩地,「我父母年紀都大喇,希望放多啲時間同佢哋一齊,依家一年先見父母一兩次,時間唔係剩番好多,有咗小朋友後更加明白父母心,更加體諒父母,我好想同家人一齊enjoy家庭樂, 幾代同堂生活,呢個係我價值觀最大改變。」

 

撰文:Ling 攝影:黃大立(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服裝:Laurel
場地:bravoland(tel: 6027 4727)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