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癱少年 重拾滋味

胃癱少年 重拾滋味

正所謂:「食色性也」,食慾是人的本性,美食當前,叫人怎忍口?然而,胃癱少年陳志傑面對美食卻無動於衷,對於甜酸苦辣沒有太大感受,只因他逢吃即嘔, 少吃為妙。對他來說, 生存才至上,能靠注射營養奶、進食粥水維持體力,以應付日常生活已屬萬幸,品嘗美食根本是種奢求。可幸,熬過十六年,他終可飲食如常,感受口腹之慾。

透過微創手術,陳志傑 體內植入了約六厘米長 的胃起搏器,每隔三個 月覆診一次,而醫生利 用外置儀器調整起搏器運作。
透過微創手術,陳志傑體內植入了約六厘米長的胃起搏器,每隔三個月覆診一次,而醫生利用外置儀器調整起搏器運作。

十六年來從不肚餓

「我肚餓喇!」這句說話平常不過,有人一說出口,甚至會被揶揄:「你又想食?食少啲啦!」但此話出自陳志傑口中,寧舍珍貴,因為是自十六年以來,他第一次覺得肚餓。現年二十三歲的志傑外表與一般青少年無異,身高1.73米,體重大約57公斤,BMI(體重指標)是19,貼近正常範圍(20)。當他掀起外衣時,會發現其腰間有一道長約六厘米的手術疤痕,並凸出一部儀器,事緣他是胃癱患者,近日植入了一部胃起搏器。胃起搏器的運作原理與心臟起搏器相似,以電擊刺激胃部,恢復蠕動功能,促進消化系統正常運作,讓他能如常進食。志傑植入胃起搏器已九個月,之前一直只吃由母親煲的愛心靚粥及注射營養奶,手術後三個月,即半年前,他才重拾肚餓感覺。

由於健康問題,一度停學,現年十三歲的志傑仍就讀中五。
由於健康問題,一度停學,現年十三歲的志傑仍就讀中五。

美食當前 眼花繚亂

「醫生同我講過,植入胃起搏器後,預計需要半年適應期,先可以恢復正常飲食,我有晒心理準備,唔抱太大
希望,三個月左右,有一日喺屋企,我突然覺得肚餓,嗰下覺得幾得意,好平靜咁同阿媽講我肚餓,佢就走入廚房煮粥俾我食。」志傑表示當下沒有過分激動,可能覺得似夢又似幻。

如今,他依然很小心飲食,未有因恢復胃部功能而大吃大喝,因為十六年來一直折騰,如今像重獲新生,倍加
珍惜。筆者特意相約他到酒店邊吃自助餐,邊進行訪問及拍攝,他對於很多道菜式皆大感新奇,面對眼前的羊

架、青口、雞塊肉扒等菜式,他都說不知道是甚麼味道。接着,走到甜品枱,筆者鼓勵他隨意拿自己想吃的,他戰戰兢兢地說:「好少食甜品,因為果糖好難消化,之前唔敢食。好細個見到其他小朋友食糖,當然有扭計,但阿媽話好番先食……」筆者示意志傑拿起棉花糖沾朱古力噴泉,看其表情,就知他覺得很新奇。面對自助餐上各式美食,陳志傑像極劉姥姥遊大觀園。最後,他只吃了三碟食物就滿足了!

七歲起食量大減

十六年前,七歲的陳志傑開始出現腸胃問題。他努力地回想:「我記得七歲左右,去完學校旅行後,就上吐下

瀉,當時去診所睇醫生,以為係腸胃炎。之後,經常腸胃唔舒服,食唔到太多.,食完過.十分鐘就作嘔,經常出
出入入醫院,未有搵到咩事。有醫生話我有幽門螺旋菌,keep住一路食藥。當時屋企人就以為我體質差,因為
六七歲時,我曾經爆血管。」問題持續好一陣子,當時十二歲的他,更只有約廿七公斤,體重比同齡者輕得多,而志傑坦言當時年

直至十三歲那年,志傑才意識到自身健康問題的嚴重性。「有日嘔血,嗰下先識驚。再入院時,就轉介我去精神科,覺得我係焦慮問題,唔想返學。確實,當時我無咩點返學,一來成日入院,二來真係唔夠體力應付長時間上堂,怕血糖低隨時暈,不過實情係我好想返學,好怕住院。」

持續數年,陳志傑需要 24小時帶一包米重的儀器,進行鼻飼管進食吸收營養奶。
持續數年,陳志傑需要
24小時帶一包米重的儀器,進行鼻飼管進食吸收營養奶。

試盡中西醫 求神問卜

吃不到食物,固然就吸收不到營養,志傑從前經常疲累,一天可睡上十八、二十小時,又因抵抗力差而常感冒,根本沒精神及體力做任何事。「嗰刻已經唔係諗無得食好嘢而失去人生意義,而係只想維持身體,有力氣返學、喺屋企自修,唔敢奢望太多。」志傑是家中的獨子,父母十分疼愛他,只要有康復的希望,都願意一試,做過很多檢查,亦嘗試過偏方。「細個做過致敏源測試,發現對奶製品容易敏感。除了西醫外,有睇過唔少中醫,有親戚話鄉下有個好厲害名醫,一家人就坐一整日大巴返福建,結果跟其他中醫一樣,都係話我胃寒,要補多啲。入廟拜神都做過,甚至請過道士去屋企作法。」再看他胸口食道位置有一道長疤痕,是接受有關胃酸倒流的手術留下的。可惜,以上各種中西醫加偏方,均無改善問題。

經常請假的志傑沒有受孤立,朋友和社工都十分照顧他。
經常請假的志傑沒有受孤立,朋友和社工都十分照顧他。

插儀器吸收營養奶

接受植入胃起搏器前,志傑持續多年背着一包米重的儀器,邊靠鼻管餵食營養奶邊上課。他滿足地邊吃着壽司,邊回想吃流質食物的時期:「主要食粥再加插鼻喉,直接將營養奶注入腸道,營養奶係營養師配,要特登訂,大約一日注入八罐250cc營養奶,另外再加食少少粥,大約一碗仔。以前跟屋企人係分開食飯,阿媽會日日煲唔同粥俾我,好彩佢煮嘢食好好味,會用雞湯熬湯底,加人參、當歸、北芪等藥材煮粥,又試過煲魚粥,不過我怕魚腥味,就好少煮,有好多款式,食唔厭。」當時志傑的情況已較小時候好,而至2011年,當時志傑被轉介至威爾斯親王醫院跟進病情,由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教授跟進,病情出現曙光。

一包紙包奶便飽

在香港,與胃癱相關的資料不多,志傑曾看過一則有關胃癱的報道,但從無聯想跟自己有關。直至轉介至威院,經醫生評估大半年,做「胃納測試」,發現他喝270毫升奶便飽,即約286千卡路里,較正常的600至800千卡路里少,出現嚴重早飽等情况,那時才確診胃癱。「當時發現問題所在,我都唔敢太開心,可能之前試過太多方法。不過,我依然覺得有希望。當醫生話可以植入起搏器,雖然要自費十萬,又屬於亞洲首例,但我同屋企人無顧慮太多,爸爸一直默默工作承擔我嘅醫療費用,今次同樣支持。」手術十分成功,胃起搏器已融入志傑身體,他未有覺不適,更可如常飲食,跟爸媽同枱吃飯,甚至跟同學老師食自助餐和打邊爐。

重返校園是陳志傑的心願。
重返校園是陳志傑的心願。

望重返校園讀醫護

往日,志傑體重試過最輕只有四十四公斤,去年初植入胃起搏器,體重慢慢上升,由五十公斤升至最近的五十七公斤。雖然體重仍屬偏輕,但已貼近正常範圍, 可喜可賀。「以前健康問題, 根本返唔足學,只能自修,可以話逢二進一,我依家廿三歲先讀中五,跟同學相差有八年。不過,好彩,我算讀到書,加上搵補習老師同自修,成績算唔錯。做醫生就比較難,但我希望日後做護士幫其他病人。上年中五時,學校安排我去文科,但我希望讀護理,自動建議由中四讀起,揀理科科目讀。」接受訪問時的志傑還未復課,他最希望可以盡早重返校園,珍惜當下,追回過去的十六載。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Simpson Chiu(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