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文蔚 從街童躍升跳高女神

楊文蔚 從街童躍升跳高女神

年輕人大多渴望力爭上游,香港「跳高女神」 楊文蔚 (Cecilia)選擇在橫杆上飛躍,去年決定做全職運動員,更兩年三度打破香港紀錄,今年四月以 1.88米創下新港績,小妮子一下子成為香港焦點。

在陽光笑容的背後,Cecilia自小經歷父母離異,與弟弟和嫲嫲相依為命;小五六時更一度迷失流連公園、沉迷打機成為街童,受盡親戚白眼。好勝的她為了不讓親戚看扁,在學壞的邊緣點醒自己:「無論點玩都要讀書!」最終她升上一間band 2 中學,重新接觸運動拯救了她。「升中後加入咗排球 隊,開始少咗同朋友出夜街,一練完波就返屋企食飯。」Cecilia 從排球中看到自己的跳躍天份,14歲開始跟教練轉型跳高,後來更有幸轉讀名校,從此跳出大好前途,下一步她希望力爭2020年東京奧運入場券,只差5厘米,就可實現夢想。

撰文:Ling
攝影:Issac Poon(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場地:Popcorn

父母離異 與嫲嫲弟弟相依

每個運動員成功的背後,都有一個堅毅的故事,而 楊文蔚 的經歷更比其他人複雜。Cecilia 自小父母離異,雖然撫養權歸爸爸,惟爸爸沒有同住,她與細一年的弟弟隨嫲嫲生活,父母只有寄錢支援,Cecilia自小就擔起頭家。

長輩教孫不一定會寵壞,Cecilia的嫲嫲非但沒有溺愛,更沒有長輩說教、循循善誘,反而由朝鬧到晚,Cecilia看穿嫲嫲口硬心軟,還覺得自己的性格與嫲嫲相似。「我都係口硬心軟,我知道佢係錫我,從好多細微嘅嘢感受得到。」

Cecilia難得的一家人合照,她與弟弟(左)的感情最好,因為弟弟是她唯一從小到大到住的親人。
Cecilia難得的一家人合照,她與弟弟(左)的感情最好,因為弟弟是她唯一從小到大到住的親人。

三人行的生活,直至Cecilia 16歲為止。嫲嫲去世後, Cecilia與弟弟搬到100呎的劏房生活,擔起照顧弟弟的重任,「佢比我反叛啲,我就成日同佢講好多道理、佢都覺得啱嘅嘢,引導佢慢慢改變。」

從小到大,兩姊弟皆遭受親戚白眼,反激起他們「唔衰得」的精神,彼此互相扶持。「細佬係我唯一一個親人由細到大一齊住,同佢係最有血濃於水嘅感覺,就算依家我搬咗去體育學院一個人住,我哋每星期都會食飯見面,同佢無所不談,好似親密朋友咁。」弟弟現已投入社會工作,幫忙經營媽媽的內地生意,雖然父母與子女四人沒有同住,但仍有見面,生活已不再破碎。

Cecilia 小時候與嫲嫲及出生不久的堂弟合照。

小五變成街童 堅持讀書底線

小學時期開始,Cecilia已發覺自己有運動天份,參加校內陸運會輕易跑出,小三開始加入田徑校隊,主項短跑。但運動員想力求進步,就需不斷付出,身邊對手一個個外求專業訓練,惟有她仍在學校自己跑,結果小五開始節節敗退,輸到個人失去信心。「贏唔到就唔想玩,冇晒做運動嘅興趣,所以出去同朋友玩,遊蕩咗幾年。」

Cecilia 自言做人一直有底線,小時候做街童,雖然晚晚出街玩,但考試前必定回家溫習,「無論點玩 都要讀書」。

小五六的她最頑皮,每晚落公園遊蕩,赤腳與朋友玩捉迷藏,連落雨也不願回家,以為自己淋雨好有型。那段日子雖在學壞邊緣,但Cecilia仍懂得克制自己,不吸煙不吸毒,更不能讓親戚看扁她。「我一向有條底線,就算點出去玩都好,考試前我都會返屋企溫書,可能由細到大啲親戚都唔鍾意我,成日覺得我係衰女,如果我再唔讀書咪仲衰?咪畀佢哋睇死我?」充滿好勝心的Cecilia在學業上力追,最終升讀一間band 2中學,總算對得起自己。

Cecilia在高小時一度迷失做街童,做人沒有方向,但運動拯救了她,自中學加入排球隊後,每次練完波就回家吃飯,生活回復正常,更因打排球發掘了她的驚人彈跳力,轉型玩跳高。

從排球轉型跳高

Cecilia 覺得若她未曾遊蕩過,也不知道原來運動和讀書對她有多重要。升上中學後,她加入了排球校隊,封網、殺球彈跳力高,在一次校運會就隨意報名參加跳高項目,一跳就得亞軍,開始發掘到潛質。Cecilia到14歲中三就遇上了人生伯樂 —— 中學田徑隊教練溫達勇,本身是退役跳高運動員的溫教練,第一次到學校執教,就發掘了這位明日之星,展開跳高特訓。Cecilia 起初並非一跳驚人,需經過不斷練習才有今天成績,「初初自己跳得唔高,練習好辛苦,頭兩年成績都唔好,令自己愈來愈冇信心。」

Cecilia 最喜歡飛在橫杆上的感覺。
細膽是Cecilia的死穴,溫教練為了鼓勵運動員,喜歡上YouTube搜尋精英運動員的比賽片段,分享給他們學習,當Cecilia看到德國跳高選手 Ariane Friedrich的型態,即成為她的轉捩點。「佢好有自信心,無論神態、肢體動作都流露出自信,當跳到好成績仲會大叫,做啲好型嘅動作。」 Cecilia不斷翻看Ariane的比賽片段,視她為學習榜樣,由訓練到比賽皆模仿她,練出膽量及自信心,成績開始十級跳。

轉校女拔重讀 惡補英文

Cecilia 因跳高找到自信,找到人生目標,更獲得神級名校拔萃女書院賞識,可以轉校令學業更上一層樓,繼而入到大學,徹底改變了她的人生。當然入到名校不等於一切,由一間band 2平民校越級入名校,以Cecilia的程度絕對追不上,尤其英文差,所以她由升中五降呢重讀中三。「啱啱轉校好辛苦,所有課堂同早會都係用英文上,啲教科書我都睇唔明,好多字唔識,要不斷搵解釋。」她又言英文文法最差,要同學幫手改作文;最難堪是一次地理科的小組簡報,同學已非常體貼為她寫好講辭,她竟呆呆看著不懂朗讀。「我完全唔知發生咩事,有project又唔知,因為唔知老師講乜,原來仲要present,有份script都唔識讀,同學就喺側邊細細聲讀畀我聽,我先講到。」

轉讀女拔後,Cecilia努力恐補英文,一年後已追上進度。

Cecilia的起心肝惡補英文,以一本史迪仔簿作為英文生字筆記,「本簿有毛毛,我特登揀本自己鍾意嘅簿,吸引自己寫多啲。」她沒有辜負「史迪仔」,把筆記簿寫得滿滿,經過大半年後,Cecilia 在中三學期尾已能自行寫英文講辭,順利朗讀出來,連同學也讚揚她大有進步,「依家睇番啲字原來咁common、咁簡單!」

每次準備比賽前,Cecilia都會冷靜深 呼吸。
個子高䠷的她是一名兼職model。

把握每分每秒溫習

既要追趕學業,又要訓練跳高,一星期練三四日,每日三小時,Cecilia 在平衡運動與學業上,沒有浪費一分一秒,尤其擅用坐車的時間做功課溫習。「搭車企喺度好嘥時間,我會拎本簿出嚟背生字,或者睇書、做功課。」站立怎樣做功課呢?「望住啲功課,個腦答咗先,返屋企咪寫得快啲!或者要做中文閱讀報告,搭車嗰陣係咁睇書囉!」

楊文蔚認為書幾時都有得讀,反而當運動員的時間有限,決定延遲大學畢業轉做全職運動員,之後她的成績突飛猛進,今年跳出1.88米創出新香港紀錄,距離奧運目標不遠矣。

Cecilia 坦言人生最大的困難並非來自家庭,而是平衡跳高與學業,兩者對她來說都很重要,最難忘一次參加「亞洲青年運動會」,撞正學校大考,「平時考試前兩星期會暫停訓練,但今次有比賽唔停得,嗰排真係勁辛苦,一落堂要即刻溫書,連搭飛機去比賽都要溫書,因為一比賽完就考試,去到邊溫到邊,完全冇休 息。」最後Cecilia考到不錯的成績,辛苦得來也值得,她笑言自己愈受壓愈做得好,所以每次比賽在壓力下也能發揮水準。

香港體壇屢創佳績,PopCorn請來韓國Figure教父Coolrain(右二)為楊文蔚、 「女飛魚」歐鎧淳(右一)及「羽毛球王子」伍家朗(左二)打造1:1 Figure,記錄在比賽場上大放異彩的一刻,即日起至9月3日在「FIGURE OUT HK GLORY!
運動藝術展」擺設。

女拔畢業後,Cecilia 升讀香港大學市場學系,本是三年級生的她,去年決定延遲畢業時間轉做全職運動員,是她第二次為了跳高而減慢讀書步伐。「我想投放時間同生活去我鍾意嘅運動上,睇吓自己能力可以推到幾高,短期目標希望可以跳到1.90米!」

雖然父母離異,但沒有影響Cecilia的愛情觀,仍渴望擁有一個美好家庭,現與在港大讀牙醫的男友愛得甜蜜,「不過依家未諗住結婚,未有錢呀。」
香港體壇屢創佳績,PopCorn請來韓國Figure教父Coolrain(右二)為楊文蔚、 「女飛魚」歐鎧淳(右一)及「羽毛球王子」伍家朗(左二)打造1:1 Figure,記錄在比賽場上大放異彩的一刻,即日起至9月3日在「FIGURE OUT HK GLORY!運動藝術展」擺設。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