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隊友 他真是豬一般的隊友嗎?

豬隊友 他真是豬一般的隊友嗎?

當你在坐月的時候,原來他也在坐月,坐月的時女人的心力如何交瘁,唔講都知有幾痛、累、苦。這個時候,似是連呼吸都錯的另一半,其實同樣地也受新生命來的衝擊。

撰文、圖片:小恩子的港女生活|編輯:YIU

 

他真是豬一般的隊友嗎?

我清楚記得在產房他的眼神,也記得出世後晚上抱著女兒。來來回回的由廚房走到房,由房走到廚房拿這樣拿那樣。也記得我打開傷口的時候,他那又怕又硬著頭皮要照顧的模樣,還有我堅持全人奶到整個宇宙就來也要爆炸的時候,其實他一直都在。

他真是豬一般的隊友嗎?
他真是豬一般的隊友嗎?

 

我清楚記得在產房他的眼神,也記得出世後晚上抱著女兒。
我清楚記得在產房他的眼神,也記得出世後晚上抱著女兒。
來來回回的由廚房走到房,由房走到廚房拿這樣拿那樣。
來來回回的由廚房走到房,由房走到廚房拿這樣拿那樣。

 

 

也記得我打開傷口的時候,他那又怕又硬著頭皮要照顧的模樣,還有我堅持全人奶到整個宇宙就來也要爆炸的時候,其實他一直都在。
也記得我打開傷口的時候,他那又怕又硬著頭皮要照顧的模樣,還有我堅持全人奶到整個宇宙就來也要爆炸的時候,其實他一直都在。

原來當火遮眼的時候,一時一刻的珍貴都忘記了。有時,我們還會將他們稱做豬一般的隊友。豬,會為你喜為你憂為你擔起家嗎?媽媽們,我們是時候想一想了!

 

有時,我們還會將他們稱做豬一般的隊友。豬,會為你喜為你憂為你擔起家嗎?
有時,我們還會將他們稱做豬一般的隊友。豬,會為你喜為你憂為你擔起家嗎?

媽媽們,我們是時候想一想了!
媽媽們,我們是時候想一想了!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