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宿兒童 愛回「家」

寄宿兒童 愛回「家」

大家心目中理想的「家」是怎樣?熱鬧但不乏溫馨?可以遮風擋雨?低落之時總有人安慰?是健康飯堂,常備湯水家常菜?對於在兒童之家成長的嘉玲,以上皆是她心中理想的家。眼前的她已亭亭玉立,至今距離寄宿院舍生活已過了十四個年頭,重回舊地,探訪當年照顧她的兩位「媽媽」,回憶隨即湧上心頭,嘉玲直言兒童之家才是她的「家」。

兒童之家

20

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下稱聖基道)現時於各區成立廿四個兒童之家,為四至十八歲來自破碎家庭的兒童及青少年提供廿四小時住宿照顧服務。入住兒童需經社會福利署,或者由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向社會福利署中央轉介系統申請。住院兒童的膳宿費全免,而個人開支則由兒童家人或監護人支付。

 

嘉玲重演將同房院童的牙刷來刷馬桶的情景。
嘉玲重演將同房院童的牙刷來刷馬桶的情景。

滿身刺的小公主

眼大大的嘉玲樣子標致可人,難以想像她小時候是「搗蛋王」,照顧她的家舍家長余姨,更說嘉玲在兒童之家小魔王的排行榜中,位列前三甲。在旁的玲姐同樣看着嘉玲成長,也一起笑說她當年的惡行:半夜偷取同房孩子的牙刷來刷廁所,然後靜靜放回原處;極度討厭男生,每每遇見其他家舍的男孩,必會起飛腳打架;瞓地大吵大鬧不吃飯外,還推撞別人的碗筷,自己不吃,別人也不可吃。過了十多年,再問嘉玲當初為何這樣做,她一臉茫然地說:「我都唔知點解咁做,可能覺得人人都欠咗我,覺得咁樣做係理所當然、無問題。」嘉玲自小因母親得病、父親長駐內地工作,需寄養在外,她表示自有記憶以來,就是待在兒童之家生活。「當年,仲有嬰兒部寄養服務,記得大約一歲幾兩歲,我就在床圍內。到小一時轉到兒童之家,一直到十二歲。」嘉玲以舊院童身份重遊「娘家」,回憶一一湧現。當年的小嘉玲滿身尖刺,生人勿近,武裝自己,大抵跟個人經歷有關。「當年好憎爸爸,憎佢唔理我哋(她跟姐姐及哥哥們),覺得全世界都對我唔好。」

小時候的嘉玲十分頑皮, 是個小魔怪。
小時候的嘉玲十分頑皮, 是個小魔怪。

生娘不及養娘大

人長大了,思想漸成熟,深知得到關愛不易。嘉玲自從十二歲離開兒童之家,才知道一直想要的家就是這裏。兒童之家分為多個「家舍」,每個家舍都由家長照顧最多八個同性別小朋友,並由家務助理準備膳食,分擔家務。當年嘉玲入住兒童之家,最親的人就是玲姐和余姨。採訪時,嘉玲攬着她們,說自己有多兩個媽媽,三人臉上擠滿幸福笑容。嘉玲坦言,親生父母確實有跟自己斷不開的血緣關係,但論真正關心自己的家人,就是玲姐和余姨。
離開家舍至今,嘉玲仍眷戀兒童之家,而當年愛欺凌的院友,至今成為知己。嘉玲說:「升上小六開始乖,知道快要離開家舍,好珍惜時間,好似最後晚餐食多咗好多嘢,又擔心跟番阿爸阿媽住唔適應,而升中派咗去好遠嘅band 5中學……確實,返到屋企,真係好少食到住家飯,飲唔到湯水,差唔多日日食公仔麵,又唔鍾意對住阿爸阿媽,當時有諗過跳樓死咗去, 不過, 我怕死, 特登揀個好窄嘅欄杆位企,等我一定穿唔過跳唔到……」那時支撐着嘉玲的,就是回到娘家,探望及寫信予兩位養娘,注滿正能量後又回到真正但冷冰冰的家。

惡魔天使混合體

兒童之家小朋友來自不同的家庭,有些因為複雜的家庭背景,情緒起伏大如上落過山車,亦有些性情暴烈,每天都大吵大鬧,很難纏,當家舍家長已有十九年的余姨,照顧過的孩童不下一百位,她直言嘉玲是其一的小魔怪,又愛又狠她:「嘉玲長得好標致,佢又好貪靚,我哋會買好多靚裙俾佢,佢又話大個要選香港小姐。當年無『公主病』呢個詞,依家睇番,嘉玲細個就係小公主。叫佢食飯,佢偏偏唱反調話唔食,成日口噏噏鬧人睥人,又同其他院童爭玩具、影相搶頭位。」在旁的玲姐說:「要軟硬兼施,因為要照顧八個小朋友,唔止佢,佢自己唔食之餘,仲會影響其他人,例如要氹佢:『要食多啲,如果唔係會無營養,長唔高又唔靚,做唔到香港小姐』」問嘉玲為何不吃飯,「其實玲姐廚藝好好,菜式多花款又好味,一個星期可以唔撞款,我鍾意食牛油粟米、白果腐竹蛋糖水、湯水,但當時硬係要頂頸,唔食嘢。」嘉玲說時顯得少許尷尬。

回看昔日的信件和相片,余姨跟嘉玲都會心微笑。
回看昔日的信件和相片,余姨跟嘉玲都會心微笑。

頑童有得救

有一天,大家趕忙吃午飯上學,唯獨嘉玲躺在地上大吵大鬧。余姨只好先帶別的孩子上學,留下玲姐看顧她。其實,玲姐看過嘉玲有可愛的一面,因為她曾送兩顆彩繪石頭予玲姐,心裏知道這個小魔怪有得救,而且認為她只是想引人注意,得到更多關心。當刻,玲姐隨口說:「不如我餵你食飯,食完帶你返學。」小二生嘉玲渴望地看着玲姐,於是玲姐拿起碗筷餵她,才餵了兩口,嘉玲忽然變得有禮貌,表示可以自己食了,飯後開心地跟玲姐上學去。不過,劇情怎會一下子峰迴路轉?嘉玲沒有因而突然變乖,依舊搗蛋不斷,叫人頭痕。待她日漸長大定性,才開始脫離小魔王之稱。

十二歲離開家舍後,嘉玲經常回來親手將心意卡給兩位媽媽。
十二歲離開家舍後,嘉玲經常回來親手將心意卡給兩位媽媽。

視院童如子女

現時她們仨那麼溫馨,可說是余姨和玲姐修成正果得來。那些年對着小魔王,余姨曾經極度灰心。「好低落,見到嘉玲教極都咁曳,又要經常見老師,因為佢會剪前排位同學頭髮、用筆插人。佢當時同哥哥入住兒童之家,男仔去下層其他家舍,兩兄妹好似世仇,一遇見就打架,當時嘉玲又奀,阿哥好似打泰拳咁起飛腳,好怕佢受傷。社工曾經講過話將佢調去第二度,如果係咁,我寧願辭職唔做,一個細路女離開屋企人,難得適應咗新環境,我唔想佢會覺得俾人拋嚟拋去……」余姨眼淚瀉下來。余姨與玲姐雖然在兒童之家工作,但她們並沒有視之為「打工」,而是視每位小朋友如己出。跟嘉玲一樣的第一代院童都長大成人,不少更成家立室,都帶着兒子女兒探望余姨和玲姐,叫她們作「婆婆」呢,余姨和玲姐笑言有好多仔女和孫兒。

負責照顧院童膳食的玲姐廚藝了得,嘉玲非常回味其手藝。
負責照顧院童膳食的玲姐廚藝了得,嘉玲非常回味其手藝。

樂見「女兒」生性

兒童之家提供了優質的生活環境外,更重要是給予小朋友重新感受到愛。離院時,嘉玲跟哥哥的關係改善了, 互相照顧。嘉玲長大後, 不忘娘家中的兩位媽媽,非常懷念玲姐的美味小菜及愛心湯水,掛念余姨愛之深、責之切的關懷語句,因此,嘉玲至今一直與她倆保持聯繫,從請教烹飪技巧到問取工作、感情等事上之意見,無所不談。嘉玲之前當空姐,工作周遊列國時,也不忘買手信給媽媽們。雖則她來往各國家嘗盡美食,但仍然最愛玲姐的出品,訪問完畢後,正好午膳時間,嘉玲樂開懷地準備飽食一餐充滿愛的午飯。

1456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黃大立(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