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的「幸運」 流產媽媽:要做好母親這角色

兩個人的「幸運」 流產媽媽:要做好母親這角色

根據醫學統計,35歲以下的女性,每4-5個人當中,就有1人流產。當有人還在慨嘆「為人父母甚艱難」的時候,其實有些人,努力地想擔起「母親」這個角色,也是不容易的事。

撰文:Joanne 攝影:Clay Lam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10周仍未有胎心

Babie和Polly,都是80後媽媽,是中學同學、閨蜜 ,二人亦有相類似的經歷 – 流產。任職公關的Babie,06年懷第一胎,11周後宣告流產。

「其實婚後已經準備好要懷孕,食葉酸,中醫調理,從來未想過這種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雖然手中抱着一歲的女兒,但當Babie回想起流產的往事,眼眶仍是不禁泛紅。「身邊的朋友一個一個接着懷孕,工作夥伴跟我更是同時懷孕,看着她的肚子一天一天的大,當時情緒已經崩潰!」

流產

「懷了6周,胎兒都不太長肉,到第7、8周,仍未有胎心,於是上網『刨文』,有些網友都說,10周後才照到胎心,就覺得自己應該就是這類人,所以堅持繼續等,但到了11周,醫生就說:『應該不行了!』」那時候,是2016年4月,Babie生日的前3天,她要把第一個孩子送走。「那一天,一世都不會忘記,等待進手術室,因為吃了縮宮的藥,身體在發冷,肚子痛得很厲害,以為真的是肚子不舒服,很辛苦的走到洗手間,「卟」一聲,就不斷流血,『他』就排出來了。」

孩子很乖,讓媽媽免卻了手術的痛苦,但媽媽身受的痛,也不及心傷來得重。「醫生就把BB放在我的床頭,但我不能帶『他』走,內疚感很重,怕『他』不會回家⋯⋯」

懷第二胎 被定性慣性流產

任職護士的Polly,大仔在13年順利出世,因為想帶個弟弟或妹妹給兒子,所以兩年後再度嘗試懷孕,未料在3年間經歷了4次流產。

「第一胎很順利,不會想到第二胎會有問題,結果6周左右,突然見紅,送入急症,就沒有了。後來檢查,更發現原來生第一胎的傷口很薄,醫生說不宜懷第二胎。」雖然醫生這樣說,但Polly知道公立醫生不會代其他醫生執手尾,於是再找專治流產的醫生,先處理好傷口,再調理身體,可惜後來,在兩個月內,連續流產了兩次,兩次都未有心跳,就自然流產了。

「我還有兒子要照顧,所以沒有時間不開心,就實在,是不忿比較多!因為要做的都做了,很努力,都是做不到。」於是Polly再找專治慣性流產的醫生,她和丈夫都做了很多檢查,最很發現是因為身體有一種基因,會令血液變得濃稠,不能帶足夠的氧氣和養分給胎兒。

找到了原因,Polly又再度懷孕,為了讓胎兒可以順利成長,每天都要注射薄血針,至第12周,胎兒終於穩定了。「那是一個久違的心跳!懷孕很容易,小產也很容易,經歷了4次,都沒有心跳,這一次終於有了。」縱使女兒現在已經10個多月大,會笑,會爬,但當Polly說起第一次聽到女兒的心跳時,仍是滿滿的感動。

成功懷孕 患得患失

到底是一個生命的流逝,即使只相處了10周左右,身為媽媽,也不是那麼容易可以平復心情!Babie是一名公關,對外的工作尤其繁重,即使身心都受了沉重打擊,都要時刻提醒自己保持專業的形象,情緒,只能排在很後面。「其實心情一直沒有平復過,很長一段時間,都好像是行屍走肉一樣,坐了一個小月,就像平時一樣工作。直到有一次,在餐廳食飯,很到一個BB,情緒就突然爆發了,一直不由自主地哭,我真的很想念BB。」

再度懷孕,是意外中的意外。一次腳傷入了急症,醫生說要照X光,循例問Babie有沒有懷孕,前幾天才驗孕「摸和」,當然不會想到自己有身孕,但還是循例驗一驗。還沒等到結果出來,就抵受不住腳傷的痛,轉到私院治理,駕車途中,急症室突然致電:「小姐,你有身孕了!」對於這個喜訊,Babie和丈夫完全反應不過來,到了私家醫院,馬上再一驗一次孕,親眼確定了,就要面對另一個困難,開刀做小手術。「當下只知道,我要保護BB!所以一劑麻醉藥都沒有打,醫生就直接下刀,我痛得巴不得想要打暈那個醫生!不知道是那裡來的力量,我撐過去了。」

還有甚麼?相信就是源於母愛的力量。

不過,這一胎可以生下來,也並非一帆風順。因為身體虛弱,都試過幾次作小產,「有一次是在跟客戶開會途中,突然見紅,只好馬上跟客戶道歉,再馬上趕去醫院。」這次到了第7周,還沒有胎心,又再擔心胎兒是否又出了問題。「那時常跟BB說,快點長肉!媽媽好想見到你!」到了第8周,終於首次聽到心跳了。

後來又經過一場疑似宮外孕,又被懷疑是葡萄胎,心情如過山車一樣,起起伏伏,好不容易,BB要出生了。「醫生在開刀,突然就聽到很大的喊聲,姑娘興奮地跟我說:『BB好肥,很像爸爸!』,醫生在縫針,也搭咀說很像爸爸,我又開心又心急,你們一直說,可以先讓我看看BB嗎?」第一眼看到女兒,肉肉的,像個飯團一樣!「我終於做媽咪喇!」

34周早產誕女

「一日未抱上手,我還不會確定是真的成功!」經過4次流產的Polly,在胎兒穩定後,心情還是戰戰競競。「陀阿妹到30幾周,都沒買過嬰兒用品,因為怕萬一又有甚麼岔子,看着那些東西會眼冤。」現在說得輕鬆,相信那個時候,Polly的心從未定下來過。「本來已經跟醫生預約了開刀的時間,打算輕輕鬆鬆,漂漂亮亮的進院等妹妹出世。誰知到了34周,就肚痛了,妹妹早產,於是馬上又進了急症室,原本幻想的畫面,都沒有跟劇本發生。」在手術室內,聽到妹妹喊聲的一刻,Polly的心終於定了下來。

妹妹出世,只有4磅幾,住進了ICU,氧氣、胃喉,統統都插在細小的身軀上。不過,妹妹很爭氣,過了14天,健健康康的回家了。Polly最期待的畫面 – 哥哥和妹妹見面,也都出現了。「我覺得就算她有多難帶,要照顧她,晚上怎樣睡不好,這些都是小事。那麼艱難,我都帶她來到這個世界了,所有事,都是小事罷了。」一個孩子的出生,成就了一個四口之家,相信這就是Polly渴望的小確幸。

 

成立「一時媽媽」 支援流產媽媽

女兒出生前,流產的事,Babie一直沒有張揚,直至好友向她傾訴剛流產的事,二人感同身受,一拍即合成立了 「一時媽媽」(OAMA Once a Mama) ,希望以正能量幫助有流產經歷的家庭。「流產對女性帶來的壓力,相信只有過來人才能有切膚之感。除了當媽媽的期望落空,甚至可能自我責怪,因而出現憂鬱或焦慮症狀,所以希望可以帶領組織做有意義的事。」

早前Babie更邀請社交名媛 Esther Ma一同舉行義賣活動,活動的部分收益會撥捐給「一時媽媽」,作為支援流產婦女的經費。Esther多年一直熱衷於慈善工作,並育有兩女,也曾經歷過三次流產,因此Esther 很關注流產對婦女及其家人的身心需要,冀藉此機會分享自身經歴,為同路人打氣。

是次義賣活動,為「一時媽媽」籌了超過兩萬元經費。

要做好媽媽這角色

去年的母親節,Babie和Polly都在不安中度過,今年的母親節,二人終可享受一份專屬為人母者的愉悅。「經歷了那麼多事情,女兒出生了,才覺得父母的愛是需要好好珍惜的,媽媽這個角色,真的要做好!」Babie肯定地說。

「我不期望將來他們會怎樣對待我,養育我,只要他們健康開心,長大後有自己的家庭,我覺得就是最好。」Polly紅着眼說。

下一頁 棟篤笑表演者Matina:「成為全職媽媽後,我知道咩叫坐監!」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