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以舞會老友記

90後以舞會老友記

正所謂三年一個代溝,當三位約莫廿歲的90後義工遇上年屆近百的長者,年齡相差之大超過半世紀,究竟他們如何拉近彼此距離?三人出盡法寶俘虜長者的心,有人出動甜美笑容,有人展現細心舉止,有人賣弄古靈精怪個性,以上招數再加一起跳舞,氹得長者樂開懷。跳舞可行嗎?畢竟長者年紀大筋骨弱呢。不用擔心,此舞並非普通舞蹈,而是專為長者設計、有益身心的「椅子舞」。

f05
甚麼是椅子舞?
英國引入的音樂運動,針對長者而設計,舞步由專家設計,訓練四肢協調、握力、平衡力和肌力,讓長者安全地進行適量運動,腦退化症患者、失去部分活動能力、體弱長者均適合。整套舞蹈大約四十五分鐘到一小時,輕快簡易的舞蹈配合懷舊音樂,由導師帶領長者一起跳舞。

f04

義工三人組跟公公婆婆擺出有型有款的舞蹈動作。

港孩關注人口老化
有人將「九十後」定義為「港孩一族」,皆因他們大多自小被父母寵愛,甚至由工人姐姐湊大,從未吃過苦,更有指他們自我中心強,不理世事。同是九十後的William、Lily和Wincy為年輕人大平反,他們身體力行關心社會,從事義工,近日更極度關注長者問題。三人都是IVE大專生,參與義工活動,讓他們學會放下自己,尊重長者。當中,以William的義工資歷最深,他立志做社工,為長者服務。「我做過上門服務義工,探訪獨居老人,佢哋真係好似同社會斷晒、被孤立,難聽啲講句,喺度等死。點解曾經為社會努力、貢獻嘅老人家會有咁嘅下場?其實,好多長者六十五歲依然有心有力,係社會要佢哋退休,令佢哋覺得自己變成包袱,唔係佢哋錯,而係社會有問題。呢個根本問題要由政府實施政策解決,我依家仲係學生,能力有限,不過,會盡力用自己方法關心長者。」在旁的Lily與Wincy深感認同。

重新認識長者
Wincy與Lily跟長者相處的機會不多,過去標籤了長者的形象是「老餅」、體弱的,不太主動接觸他們。Wincy直言:「屋企老人家講鄉下話,同佢哋溝通唔到,而之前細個真係會掛住讀書,以自己感受行先,不太主動跟老人家溝通。但當做義工時,更多機會接觸長者,會發現好多唔同睇法。」Lily也說:「之前做義工跟一班長者行太平山山頂,當時第一次真正接觸長者,本來擔心老人家無體力行山,要扶佢哋,又估要用更長時間完成路程,點知佢哋好精靈、好有活力,反過來提醒我哋年輕義工要飲水、應該點行。」訪問當天,她們跟William參加了尊賢會舉行的「耆舞派對」活動,加深認識長者。他們來到護老院與一眾長者練習跳椅子舞,性質跟送物資、派餅乾、問候長者不一樣,而是跟老友記玩樂,一起做運動跳舞,開心過一個下午。

f02
長者的形象不一定「老餅」,他們也很貪玩,與小丑打成一片。

直擊探訪護老院
沙田一護老院熱鬧非常,十多名年輕人包括William、Lily與Wincy,與廿多名圍圈而坐長者共舞。三人笑言當初知道要跳「椅子舞」, 均不約而同想起sexy dance椅子舞,難以想像如何跟長者扭動身體熱跳性感舞。事實當然並非如此,此舞豈同彼舞呢。筆者直擊練習椅子舞的實況,看到長者們安坐椅子毋須過分操勞,配合音樂節奏展開雙臂、動動手、踢踢腳,時而高舉雙手,時而向左向右扭,投入程度不輸年輕人。

背景音樂響起陳寶珠《女殺手》:女殺手,女殺手,天生一副好身手,智勇雙全膽又壯,生平嫉惡更如仇……大家配合歌詞,雙手交疊擺起殺手架式,神氣十足。男女老少都十分開心,緊接播放許冠傑《半斤八兩》:半斤八兩,做到隻積咁嘅樣,半斤八兩,濕水炮仗點會響……氣氛更高漲,大家拿起七彩啦啦球揮舞,左手轉個圈,右手轉個圈,雙腳踏步,最後結束更一起拋起彩球。還有多首跨年代、耳熟能詳的歌曲,例如林子祥《狂歡》、薛家燕《皆大歡喜》、Twins《愛情當入樽》、謝霆鋒《活著viva 》等等。在「唏呀唏呀唏」快樂歌聲中,青年義工與長者都非常投入,開心大玩,與一般探訪長者的義工活動大不同。

f03
充滿活力的婆婆穿上漂亮長裙大跳椅子舞,笑容滿面。

投入用心享受其中
跟長者互動中,William表現出色,看他不時擠眉弄眼做出趣怪表情,逗得長者呵呵笑,又周圍走,此刻跟長者拉拉手,下一秒就跳到長者面前,讓長者看他示範與表演。他毫不謙虛地說:「我天生有股魅力,小朋友老人家都鍾意我,我唔怕自嘲講爛gag,跳舞時會鼓勵老友記,同佢哋講:『你睇我跳得咁肉酸、咁肥都跳到』,佢哋會笑得好開心。」

讀社工的他更分享年輕人跟老人家相處之道。「年輕人講嘢有時一嚿嚿,同老人家講嘢要大聲少少、咬字清晰,唔好中英夾雜,有時聽唔明長者說話唔緊要,可以點頭、微笑,最緊要係投入,唔好覺得做義工係交差。」在旁的Wincy表示自己沒有跳舞底子,擔任導師未必十分稱職,但她深明跳得好、跳得齊不是重點,而是大家開開心心郁動下。看她做義工時,全程都掛着甜美笑容,又會彎下身子拉着婆婆的手,投入程度爆燈。

小分享大感動
朝着幼兒教育為目標的Lily就施展細心迷倒長者,她笑言自己跳足全程感吃力,但看見長者掛着滿足的笑容、期待的眼神,就不覺辛苦。她分享一個感動位:「其中一個動作是跟兩邊長者手拉手,第一次拉手時,坐輪椅伯伯跟我說佢嘅手冇用,抬唔高,我就轉而搭佢膊頭;到第二次拉手時,我就掂佢手;到第三次拉手時,伯伯努力咁輕輕舉手,示意俾我拖佢,嗰刻好感動。」雖然不是所有長者都充滿活力,可以跟年輕人打成一片,但他們都很期望年輕人來探訪。Wincy覺得他們只需出少少力,就可以讓長者樂足半天,十分划算,她期望日後花更多時間做義工,多關心長者,從中有得着。

F09
Lily 分享小感動,旁邊的伯伯手部沒有力,但仍然抬手讓她牽手,參與跳舞。

f08

後記:殊途同歸
三位年輕人各有自己的夢,William表示家人 反對他讀社工,曾冷言冷語表示,社工搵唔到食,何不做高薪厚職的「專業人士」?但他依然堅持夢想。Lily喜歡與人交流,相較對幼兒教育感興趣,希望以身作則教育小朋友,包括教育敬老重道,而Wincy則寄望開放自己的心,花更多時間做義工,服務長者。雖然他們仨的夢想不一樣,但最終都是抱着關心社會、關心長者的角度出發。

f07
鬼馬的William 是個開心果,他志願是做社工,為長者服務。

尊賢會

為長者服務的本地社企,致力提供長者社區及居家照顧服務,包括於本地社福機構、私營安老院及社區長者中心推動認知訓練活動,讓長者在趣味豐富的運動中享受社交樂趣,而尊賢會於3月29日舉行由英皇慈善基金冠名贊助的「耆舞派對2015 」 。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Paul Choi(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鳴謝︰尊賢會、劍橋護老院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