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家長是疼愛孩子,還是過分溺愛?

怪獸家長是疼愛孩子,還是過分溺愛?

身為副校長經常會接觸一些教師難以解決或決定的事情,其中一項是家長們形形色色、五花八門的要求。可能現在的小孩子普遍是獨生子女,加上父母雙職,不少家長都希望可盡力為子女的教育付出一點努力,讓子女明白父母何其關心他,但有時疼愛與溺愛卻是一線之差。以下是我個人少少見解:

(一)申請豁免穿短褲

我校的夏季校服男生是穿短褲的,由開校至今一直如是,但近年卻多了家長申請豁免穿短褲。

為甚麼?這是我必然會問的問題。而家長必然是指學生體弱,怕早上穿短褲出門會冷病,而且課室有冷氣,孩子的腳會覺得冷⋯⋯基於人權,我們通常會批准申請。但我會滿腹疑問,香港夏季有多冷?體弱與多穿衣服是否「雞與蛋」的問題?是否因為平日穿太多衣服,過分保護了?家長可有想過,子女在朋輩間會建立起甚麼形象?他長大後又如何保家衛國⋯⋯或許我想得太遠了!

par2

(二) 申請豁免抄寫

語文科是由字、詞、句、段、篇一步一步開始的,踏入小學階段,寫字詞的數量不免增加,奈何現今不少幼兒園強調愉快學習,不需小小人兒寫字,只需口頭回答或認字選擇作答便可。於是,家長們往往覺得我們要求很高,便寫信申請豁免。為甚麼?我又會問。家長會說她替孩子感到抄寫太「無聊」,是無意義的。對於這類申請,通常我們會要求家長遞交一份正式的教育心理學家評估報告,然後與科任老師開會後才作決定。不過,我認為適量的抄寫是必須的,它可鞏固小孩子對字形結構的認識,了解文字與文化發展的關係,更有助空間及美感的發展。況且,小學階段不訓練一下寫字能力,難道待中學時才訓練?

 

下頁:寫字故事

與大家分享一則小故事:星期天,我於一間首飾店內訂購耳環,那中學生模樣的小女孩對着訂單紙十分遲疑,經她母親再三催促,她才說:「我不懂串Angry bird!」於是她的母親指示她寫中文,那女孩仍不下筆,母親又再催促,她硬着頭皮說:「我不懂怎樣寫『憤怒』鳥!」結果我只好說:「由我寫吧!」臨離開前,小女孩問我的姓氏以便寫在訂單上。當我告知後,她又張大嘴巴呆了一會,幸好這次她終於想到了!我也替她鬆一口氣。所以,我們怎可相信小孩子會說,便代表會寫呢!

Classroom-Chairs

(三)申請調座位
這是每位班主任都經歷過的問題,每次調位後,總會有家長致電要求再調位。為甚麼?家長便會理直氣壯地「投訴」鄰座的小孩如何頑皮、多言影響子女學習等等。我曾經問六年級的學生:將來長大後,你想成為一個勞動階層的人,還是管理階層的人?他們大多異口同聲地說:當然做管理階層的行政人員好!但我告訴他們按人力統計學,平均每24人中必有一個是大家都公認的麻煩人,以一間中小企來說,便最少有3個!除非將來準備與死物作夥伴,否則便應學會與不同國籍、種族、性格、性別的人相處。而學校正是社會的縮影,正好是我們的練習場所!家長們,你明白這個道理嗎?

下次當你想為孩子致電學校提出任何訴求時,不如先問問:為甚麼?我是否可幫孩子作一個終生豁免?我是疼愛孩子,還是過分溺愛?孩子是否完全沒有能力應付及解決?不論孩子有多寶貴,他也需要豐富的經歷才能茁壯成長的。

{"IPTC-DATA":"NMG","data":{"photoID":1894887}}
廖寶兒
華德學校副校長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