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運金牌跳馬王子 愈挫愈強

亞運金牌跳馬王子 愈挫愈強

根據非正式統計,CEO、律師、醫生是三大本港最多人想從事的職業,要再數,就是建築師、會計、老師等等,甚少有人立志當運動員,只因許多人還認為運動員「零貢獻」,依舊抱有「體育界無經濟貢獻」想法。23歲「體操王子」石偉雄(石仔)從沒想太多,自小隨心出發,不計較前途與「錢途」,去年奪得亞運金牌,與黃金寶、李慧詩等金牌運動員看齊,亦沒有一朝得志而自喜。跌過無數次才走到今天的石仔,已懂得放下,以一切歸零的心態準備奪取奧運資格,衝擊奧運獎牌。

體操王子石偉雄最愛跳馬項目。
體操王子石偉雄最愛跳馬項目。

本港體操第一金

比賽中第一名、金牌只得一個,豬肉不是人人皆得。運動員捱多久?要過多少個關?斬多少將才可以做到最Top? 2014年9月25日,在韓國仁川,有顆體壇新星正在發亮,體操場上跳馬位置,觀眾將焦點全放在東道主韓國兼倫敦奧運跳馬冠軍梁鶴善以及眾中國選手,大熱之選非他們莫屬。大家都沒有在意其他選手,偏偏香港代表石偉雄(石仔)以黑馬姿態震驚全場,跳馬決賽場上,他跳出「前手前空翻兩周加轉體一百八」及「九百九度」,兩跳平均取得15.216分,以0.216分之差力壓梁鶴善,為香港體操隊於亞運作出「零的突破」,奪得香港史上首面亞運體操金牌。據說,連到仁川採訪的記者都始料不及,被石仔的金牌打亂了採訪行程,可知道石偉雄真是「爆冷」。體育界人士都說這面金牌具有雙重意義,除了為本港體操壇攀上國際之列外,對於個人方面,代表他有擊敗奧運冠軍選手之實力,證明有立足世界舞台的能耐。一下子,石偉雄由微小的「石仔」變成足以鼎立世界之「大石」。

九歲的石仔已到體院練體操。
九歲的石仔已到體院練體操。

頑強的小石

90後的石仔,成長路跟大多自小被安排上各式興趣班的90後、千禧孩子不一樣,他從小就對於學習體操很堅定,六歲時自發學習體操,其後一直甚少參加其他興趣班。他回想小時候:「睇電視見到哥哥姐姐玩體操好叻,好想自己可以做到咁厲害動作,就主動同屋企人講要學,當時玩體操唔算普及,可能媽咪之前係國內廣州省隊田徑運動員,好支持我學運動,安排我去油麻地YMCA學體操,八、九歲到體院跟教練學。」每每問體操選手哪個階段最辛苦,不少都直言小時候練基本功壓腿拉筋最苦,石仔也是,而更苦的他也不怕,熬過了就是另一片天。

亞運金牌為石仔打下一支強心針,肯定了他的付出。
亞運金牌為石仔打下一支強心針,肯定了他的付出。

哭着參加國內體操營

九歲的石仔已經夢想做體操運動員,就讀地區名校油蔴地天主教小學(海泓道)的他,代表學校橫掃學屆獎項。問他何以兼顧體操及學業,他感謝家人支持,沒有逼迫他,在學校做畢功課,課後全力練習體操。為提升技術,一到長假期,石仔母親安排他參加國內體操營。「體操營由朝練到晚,為期二十日,每日七、八點起身練習,同香港練體操好唔同,時間長之外,氣氛唔同,同期參加小朋友個個都三、四歲開始學體操,喺香港學運動對於小朋友嚟講可有可無,但佢哋好唔同,好認真、刻苦。我當時頂唔

順,覺得好辛苦,日日都打電話返屋企呻,喊住叫媽咪接我走,最期待係等到星期六、日返香港,但星期一又要返去(內地)繼續練。」最後,石仔沒有中途離營,開了眼界,練得一身好武功,他感謝家人沒有當他作「港孩」般溺養。

頸椎受重傷

「體操好吸引,自己真係好鍾意,成功挑戰,完成到動作,滿足感好大。」迷上體操的石仔,六年級升中一那年,已立志當體操運動員,以港隊代表身份,花一年多到湖南集訓。在跳馬、單槓、雙槓、吊環、鞍馬和自由體操芸芸項目中,石仔最愛跳馬,一來從小主力學跳馬,加上他笑言遺傳了玩田徑的媽媽之爆發力,在跳馬表現不錯,而單槓項目就希望再加強,或許是因為單槓或多或少造成了一些陰影。看石仔頸後有一道小疤痕,是14歲那年留下來的,當時他在國內比賽,出戰單槓項目時,受相機鎂光燈影響而在高空失去平衡跌下來,頸部先着地受傷,回港經診斷後證實頸椎受重傷,影響雙腳。「選手做體操時需要好專注,當年國際規定無太嚴格,唔似依家規定唔可以用閃光燈影相,我就受影響而表現失準,好彩當時唔算太嚴重,手腳可以郁到,但醫生要我足足二十一日平瞓休養,嗰刻,支持我練體操嘅屋企人開始擔心,叫我放棄體操,氹住我話好番先算。自己無諗過放棄,唔甘心就咁放棄,之前努力咪白費?」14歲小子為夢想天不怕地不怕。

石偉雄參加國內艱苦的訓練營,打穩了體操基本功。
石偉雄參加國內艱苦的訓練營,打穩了體操基本功。

倫敦奧運 人生低谷

頸椎受傷後,經過長時間康復治療,他終於重返賽場。「長期瞓喺度, 平衡力、體能、肌肉都要重新練番,都要大半年至一年先返回水平,真係靠意志,我對體操唔係玩玩吓,不幸中大幸,就係醫生無叫我唔好再練體操,而嗰個階段,教練、屋企人都睇得我好實。」受傷過後,石仔愈戰愈勇,代表港隊出戰亞運、奧運等大型國際賽事。然而,2012年7月出戰倫敦奧林匹克運動會,令他跌落運動員生涯谷底,石仔說:「第一次參加奧運,規模同氣氛跟以往任何一個國際賽好唔同,好大壓力,自己又可能太想做得好,期望太大,跳馬表現好差,衰得好貼地,之後keep住大半年都逃避,收埋自己,唔鍾意屋企人,一提『奧運』二字,我反應好大,聽唔入耳。我有繼續返體院練同比賽,但都係hea住,我同自己講:『咁努力、咁辛苦練又點?』後來,2013年世錦賽右手指甩骹,又再跌多次⋯⋯」石仔不願重提倫敦奧運,翻查資料,得知他於跳馬的首次試跳不慎落地時坐在地上,最終只能以15.466分排名第13位,未能晉身決賽。

鞍馬也難不到體操王子。
鞍馬也難不到體操王子。

亞運金牌 始終未及

英雄莫問出處,莫欺少年窮。三年前,石仔在奧運跌倒,身邊人沒有放棄他,教練明白石仔包袱過多,背負沉重壓力才失誤,比賽會受種種因素影響,深信年紀尚輕的他,日後必大有作為,而經過起起跌跌的石仔亦有感悟。「一切順其自然,當時確實對體操無.團火,教練都知道,慢慢自己調整,唔會太大期望,輕鬆應賽,挑戰自己,反而有好成績,有成績當係bonus。」2014年9月,看破一切的石仔以平常心應戰亞運,結果為香港體操隊、為自己取得歷史性的第一金。「仁川亞運金牌其實係一個回報,之

前預計自己跳馬最多取第三、四、五名,當刻取得金牌上頒獎台, 腦海依然一片空白, 直至睇番WhatsApp,發現有200幾個祝賀,加上第二日返香港,機場好多人接機,先覺得自己拎金牌係事實。」

中國國家隊體操明星來港出席表演賽,跟石偉雄大合照。
中國國家隊體操明星來港出席表演賽,跟石偉雄大合照。

爭取奧運入場券

亞運金牌對於石偉雄來說是一個肯定,亦是一個解脫,除去倫敦奧運的陰霾,一切已成過去。他近日積極準備世錦賽,將參加跳馬及全能兩項賽事,因為世錦賽全能前24名選手才可取得奧運入場券。他多次強調會將亞運金牌收入櫃底,一切由零開始,力爭奧運資格。他表示單槓及雙槓要求技術性較高;鞍馬講求節奏平穩;吊環力量要更多,小時候在香港體操較少機會練習到。除了依舊主打練習跳馬外,亦希望加強其他項目練習。雖然練習全能不可將火力集中跳馬,但好處是提升上肢力量,分散身體的勞損。眼前的金牌選手石仔沒有高傲氣燄,因為今天得到的金牌,是昨日的失敗所造就的,相信眼前的石偉雄已煉成真正的運動員,堅韌不屈、具有抗壓性、以贏自己為目標。訪問後不久,石偉雄首次奪得2014年度香港傑出運動員之一,大家再不會輕看這塊「石仔」的力量。

石仔奪得亞運金牌回港,女友到機場接機,祝賀他。
石仔奪得亞運金牌回港,女友到機場接機,祝賀他。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Paul Choi (部分相片由香港體育學院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