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創夢家】欖球女為奧運  最後追夢

【小創夢家】欖球女為奧運 最後追夢

運動員的生命雖然短暫,但只要曾經發光發熱,將會成就璀璨的人生。香港女子欖球隊成員岑惠心,熱愛欖球運動,並將興趣變成職業,即使因嚴重傷患,停賽一年而感到絕望。但今天站在球場上的她,深明一切得來不易,縱然在運動員生涯中,已達26歲,正邁向高齡之年,仍不惜辭掉優厚工作,把握最後機會,全身投入做全職運動員,積極備戰,一班小創夢家寄望兩年後能躋身奧運,為港爭光。

一個決定 走出孤單困窘
「你想過一個既刺激又開心的暑假嗎?」因為香港欖球總會一句宣傳口號,讓岑惠心首次接觸欖球運動。升中三的暑假,阿心與朋友結伴參加球會的暑期訓練,原本只視作暑期活動,一旦投入便樂在其中,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欲。「我沒有刻意選擇欖球,但確實一試愛上,那種團體互動,與隊員同喜同悲皆讓我感到興奮,從中我真切感受到合作精神的可貴。」阿心擅長中長跑,在學時常於田徑場上摘下多面獎牌。但勝利屬於自己,卻沒人能分享,她形容那是一種「孤單」的感覺,首次投身團體項目,打破了個人框框,豁然開朗,自然不想錯過往後精彩的歲月。「我很感恩,能夠加入像『雞糊』(球會名稱)這樣好的球會,為我創造很多機會,玩了欖球一年,便有機會參加U19(19歲或以下)本地聯賽,將我學到的運用出來,感覺很實在。」

參加比賽固然是彰顯實力的好機會,勝利帶來的滿足感亦不能言喻。然而,對阿心來說,與欖球結緣,最大的收穫是建立與隊友間珍貴的情誼。「在田徑場上,即使勝利也沒有人與我分享,但欖球隊友間會抱着一起大叫,即使平日練波也一樣很開心,不同地方的人能夠在球場上聚集起來,互相支持,就算工作有多累,只要放工後踏足球場,整個人便脫胎換骨,精力旺盛。」阿心說時還緊握拳頭,手舞足蹈,興奮神態溢於言表。

十字韌帶斷裂 跌入黑暗期
欖球運動員一向給人印象是「力量型」,畢竟欖球本身是衝撞型的運動,花費的力氣比較大,受傷的機會也比較高。2012年初香港女子十五人欖球聯賽進行期間,阿心突然在場內仆倒受傷,從此進入漫長的黑暗歲月。「記得當時我先聽到『啪』一聲,然後膝蓋完全乏力,倒地後無法再爬起來。那刻知道隊友們一擁而上殷切問候,而自己心知是十字韌帶斷裂。」本來眉飛色舞的阿心提到受傷一事,開朗的面孔忽然添上一抹愁容。

十字韌帶斷裂對運動員來說並非鮮有的傷患,但對於正值黃金期的阿心來說,在如此重要關頭要退場休養,實在晴天霹靂。

她皺起眉頭憶述:「那陣子像是由天堂跌進地獄,哭過無數次,睡前在哭,睡醒繼續哭,感覺很無助。」不幸的是,阿心的康復期比一般運動員長,花了一年時間治療才可恢復正常行走,期間還得進行第二次手術。「臥床的時間很長,精神沒有寄託,經常胡思亂想。要知道24歲正是我的黃金時期,這段時間無比珍貴,一瞬即逝。加上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再玩欖球,是否可重回往昔開心的日子,內心一直很徬徨。」雖然受傷患困擾令情緒低落,但她並不孤獨,隊友們為了讓阿心堅強起來,經探病、傳訊息為她打氣,還有家人無微的照顧,加上球隊的物理治療師從旁協助,讓她體會到親情和友情的可貴。「她們鼓勵我要振作,還有些曾經受傷的朋友和我分享經驗,雖然不能落場比賽,但她們竟然在賽場邊放了一隻企鵝公仔,tag了我的名字並寫着You are here,嘩!真的很窩心和感動。」患難見真情,那段悲喜交集的低潮期,讓小妮子變得更成熟。

人面全非 唯有將勤補拙
阿心是家中孻女,除父母、長兄外,還有一個孖生姊姊,她從小備受呵護,難得家人對她的選擇百分百支持,即使受傷父母也沒有要求她退出,對此,她承認確是幸運的。「其實,自18歲那年被選入十五人香港欖球隊,我已經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可以說是集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才選中我,要知道當時隊內仍以外籍人士為主,華人入選並非易事。」說時難掩興奮之情。

阿心謙稱自己天分不高,只能將勤補拙。2013年2月,阿心終於康復歸隊,傷後第一場參與的大賽便是Hong Kong Sevens(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以為回歸後一切像從前,但現實的確很殘酷,時間從來不留人。

阿心與隊友間的距離變得很遠。「我離隊才一年,但隊友進步神速,我已經跟不上了,同時還加入一些新面孔,感覺陌生。」這樣似新還舊的境況,令她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挫敗感,而且她對欖球成就有了新的着眼點。從前只在意群體活動,以高興為優先,現在她開始注重個人成就。幸好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也勇於面對。「我花了比別人多幾倍的努力,目的是要追回失去的時間,練波之後還會寫notes溫習,找出自己的問題,然後立即改正。」她笑說自己像一頭牛,而為了全身投入,去年秋季簽約成為全職欖球運動員。

辭職,為去巴西奧運追夢
初畢業後任職OL,晚上才落場練波。「我做一切是為了玩欖球,當OL因工作時間穩定,讓我晚上可以有時間練習。不過,傷患過後不想再浪費時間,故決心成為全職運動員。」欖球是一種激烈運動,消耗的體力亦特別多,體能訓練是重要一環,阿心與隊員也不敢怠慢,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

雖然隊員間感情要好,但畢竟也是競爭對手,大家都希望在奧運比賽中,爭取做正選,才有落場的機會,阿心亦不例外。場內激烈,場外亦刻苦,其中一項特別環節是每次訓練後浸Ice Bar,「那是在水裏面倒入三桶冰,冰水大概浸至腰間,作用是增強血液循環,讓身體盡快復原,冬天會較辛苦,但都已經習慣了。反而練體能最辛苦,有時候會練到想嘔,所以我們全部都很fit。」說罷她即哈哈大笑,似乎樂在其中。

能夠走到這一步,阿心還歸功於帶領她們征戰多項賽事的翁志豐教練。「他讓我們變得團結,雖然教波是非常嚴厲,但願意聽我們的心事,是個很顧及我們感受的教練。」理想與現實一般難以並存,成為全職運動員,阿心選擇放棄薪優糧準的OL工作。她直言運動員的薪酬偏低,大概相等於初出茅廬的大學畢業生的薪金水平,她曾擔心過生活問題,幸好政府給予全職運動員的福利尚算不錯,除了可以在體育學院申請宿舍外,早午餐亦可於體院內的飯堂解決,拉上補下,現在的生活仍能自給自足。

這些年來,阿心為港披甲,征戰過亞運、東亞運、全運等大賽,她下一個目標直指2016巴西奧運,希望在運動員生涯內能夠圓夢。由於欖球運動員的年齡與體力成反比,阿心無奈地表示,估計只能玩多幾年,30歲便要退出,所以兩年後的奧運,是她人生中入圍奧運的最後機會,如錯失了,會因體能限制下,她的奧運夢更難圓。

縱然未來充滿變數,但阿心不會放下對欖球的熱愛。「我現在只着重眼前的一切,未及想到那麼遠。如果要退下,也會擔任與攬球有關的工作,球證或教練之類,到時再決定吧!」總之阿心覺得還是樂多於苦,能夠享受其中,與隊友分甘同味,本來就是一種福氣,難怪她頻呼自己是個幸運兒。

後記
岑惠心說自己本是一個內斂的人,文靜、內向,甚至害怕與人交談。但眼前的她:開朗、愛笑,而且表情豐富,一副樂天女孩的形象。由田徑場上走進欖球場的同時,她也卸下了孤單的軀殼,從此走上了一條不平坦但有伴同行的道路。成功需苦幹,阿心確切做到了,但她最大的優點並非勤力,而是那份感恩的心。因為懂得感恩,眼前一切事物都會變得正面、美好。

撰文:Justina Lee 攝影:黃大立(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