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戀】被黃心穎背叛 馬國明首度開腔回應

【安心戀】被黃心穎背叛 馬國明首度開腔回應

有傳媒收到一條車廂偷情的短片,一對男女主角居然係有婦之夫許志安同黃心穎,二人竟然背另一半喺車廂拖手錫錫,真係震驚一眾全香港人!許志安同黃心穎喺事件爆出後已先後回應事件,而間接受害者馬國明今日現身開工,更首度開腔回應事件,期間更Man爆保護女友。

撰文:Kammy|圖片來源:Instagram,Facebook

馬國明首度開腔回應 Man爆護女友

馬國明表示:「其實呢件事我知道後,好快已經冇咗嬲嘅感覺,我係好平靜,同埋我係好快變成擔心,我係好擔心呢件事牽涉喺入面嘅所有人,任何人受到傷害都唔好。我唯一可以係代佢(黃心穎)講少少嘢,其實佢知自己做錯咗,我亦知道其實佢好想出嚟同大家講嘢,但公司可能驚佢情緒唔穩定,會講錯嘢,所以就冇安排佢出嚟同大家講。我知道佢啱啱出咗IG,佢要講都講咗。我只可以話其實佢仲好年輕,未來仲有好多路要行,我希望大家畀個空間佢。」

馬國明
馬國明首度開腔回應

馬國明:唔使擔心我

馬國明表示:「至於我呢,大家亦唔使擔心我,我嚟近會繼續好專心我嘅工作,我會繼續拍好我嘅戲,因為其實我仲係開緊工,我唔希望影響呢套戲嘅進度。其實安仔(許志安)都講咗嘢,我亦都唔會發表任何意見,我覺得呢個世界冇人有資格可以發言,除咗安仔太太(鄭秀文)外,大家都係冇資格去發言。所以,我希望呢件事可以盡快平息。」

馬國明表示,會繼續好專心我嘅工作,唔使擔心

強調唔好騷擾家人

琴日無綫電視派記者去訪問馬國明媽媽,令唔少人嘩然。呢個時候,馬國明亦有啲怒火出嚟,佢表示:「最後我想交代,有媒體會訪問我屋企人,我希望大家高抬貴手,因為佢哋唔係圈內嘅人,你知記者朋友嘅技巧好高,好識引導人哋去攞想要嘅答案,咁我媽媽突然有咁多支咪畀佢,佢係會驚嘅,佢可能會講錯嘢,希望大家唔好將我媽媽嘅說話喺度放大,我亦都唔會就佢講嘅嘢作回應,我只希望大家唔好嚇親我屋企人。」

馬國明
馬國明表示希望唔好嚇親屋企

希望事件盡快平息

最後,馬國明再表示:「我會專心做好自己嘅嘢,希望大家高抬貴手,唔好將件事再發酵令到更多人受傷,因為我相信呢件事已經令到好多人受傷害,希望呢件事盡快平息,盡快過去咗就算。」

馬國明希望事件盡快過去

未回應有否分手

訪問去到尾聲,傳媒問佢現時同黃心穎係咩關係,有冇分手,馬國明雙手合十表示:「我冇咩講㗎喇,多謝關心,多謝大家關心。」態度相當大方。

馬國明
訪問去到尾聲,馬國明未有交代有冇同黃心穎分手

黃心穎IG親自回應:我無法面對自己

「安心偷食」事件發生一日,許志安昨晚7時親自接見傳媒,承認自己的過失,惟女主角黃心穎潛水一日,今日終於親自在IG回應事件。黃心穎今日在IG留言:「對不起,我做錯了。是我做了非常錯誤、難以令人原諒的事,感到十分羞愧、歉疚。我在此向所有受事件影響及受到傷害的人誠心由衷道歉。犯下如此嚴重的過錯,我無法面對自己,也不知道怎樣去面對家人、馬明、朋友、公司、同事…… 不敢奢求大家的原諒,只懇求大家能給予所有受牽連的人一點空間。我認真反省自己的過失, 接受懲罰承擔後果。再一次,對不起大家。」

馬國明

黃心穎:對唔住馬國明

「安心偷食」一事,震驚一眾全香港人。呢日,無綫高層樂易玲向傳媒代黃心穎交代事件,樂小姐表示:「琴日(16日)好多記者搵我,我話想沉澱一下點去處理呢件事,同公司及同事商量點去回應。琴晚同黃心穎傾咗好耐,佢好後悔好後悔,知道自己犯咗好大嘅錯。佢好對唔住受牽連嘅人,特別係父母及家人,對唔住公司,對唔住馬國明同佢嘅屋企人。呢一刻情緒仍然未平復,公司覺得佢需要休息一段時間嘅。」

馬國明

馬國明如常工作

另外,至於馬國明方面,樂易玲則表示佢OK,大家唔使擔心佢:「馬明佢好乖,佢自己要求繼續開工,叫大家唔使遷就佢,所以佢今晚會繼續如常開工拍攝《降魔的II》外景。」

馬國明

馬國明

許志安、黃心穎偷食斷正

該段短片長約16分鐘,片段開首見到安仔、黃心穎和男友人坐在車廂後座,男友人堅持先送黃心穎返家,戴了黑色口罩的黃心穎竟爆粗反對:「唔好扮嘢啦!X你!兜X咗我先?」安仔都撐黃心穎先送男友人返屋企,冧爆的黃心穎搣了安仔耳朵一下,再向男友人爆粗:「你住邊呀?X你!」安仔即叫司機開車往大坑,黃心穎跟男友人說:「佢(安仔)送我返去呀。」

黃心穎主動蹺實安仔左臂整個人挨在他身上撒嬌,兩人更各用手袋遮掩偷玩十指緊扣。約3分鐘後男友人抵家預備落車,安仔話:「而家你走先,跟住我返我屋企,佢(黃心穎)返佢屋企。」男友人:「你講堅?」安仔:「係,堅。」惟當男友人落車後,安仔和黃心穎異口同聲跟司機說:「鯉魚門(黃心穎屋企)!」和安仔獨處時心穎馬上隔住口罩咀了安仔一啖,10秒後索性除口罩埋身攬安仔啜嘴。

馬國明

咀完後,兩人繼續十指緊扣,之後隱約聽到黃心穎說:「so sad…我好悶…教徒」跟住拉開安仔隻手不再緊拖,安仔惟有順勢將手貼在黃心穎大腿上,3秒後忍唔住又撩黃心穎十指緊扣。由大坑到鯉魚門短短10多分鐘車程,「安心」連環激咀逾20次,全程由黃心穎採取「主攻」情挑安仔,不停攬他狂打茄輪,其中一次纏綿遊戲錫了近1分鐘,咀到啜啜聲,熱情如火的黃心穎邊咀邊將手放在安仔腿部附近游走。

馬國明

當車輛駛入隧道後,黃心穎再次飛擒大咬狂咀安仔,咀完後忘形到連口罩都戴歪了,其間隱約聽到黃心穎說:「…返屋企,唔好驚喎!」就算在「休戰」空檔,黃心穎都「電兔」上身胸壓安仔,捉安仔隻手又捽又玩手指,甚至當安仔是攬枕,將左腳騎在他的身上,啜面錫耳,還用手指幫安仔抹走嘴上的唇膏,風騷入骨。

馬國明

安仔忘記了自己的人夫身份,雖然9成時間都是黃心穎「主攻」,但安仔卻表現受落,還主動錫了黃心穎面珠一啖,更越坐越低,似乎擔心被隔鄰車輛發現,而黃心穎相當識做,咀完就戴口罩遮樣,又不停幫安仔拉下cap帽遮掩。雖然,當晚黃心穎表現看似有點醉意,更不時「鬼妹仔」上身大講英文,但差不多抵達目的地時,本來嗲聲嗲氣跟安仔說話的她,竟忽然轉tone跟司機說:「去到燈位轉右,唔該!」。而安仔有點疲態但未覺有醉意。兩人到黃心穎香閨後齊齊落車,後事如何佢哋最清楚!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