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能講波佬」鍾志光  父子世盃捧英荷

「萬能講波佬」鍾志光 父子世盃捧英荷

世界盃6月12日正式開波!TVB萬能講波佬鍾志光,已飛抵巴西做節目,未來一個月,將會晚晚在電視機陪球迷睇波。上機前,鍾仔應本刊邀請首次帶同兩個仔亮相,「大鍾仔」鍾行廉樣子較似爸爸,性格文靜;「細鍾仔」鍾行賢則是開籠雀,一開口講波,語氣似足爸爸,有力接捧!

三父子各有捧場球隊,鍾仔今年睇好阿根廷,行廉感情至上捧英格蘭,行賢則是荷蘭忠實粉絲。他們一坐低講波有無盡話題,對男人來說,生仔有生仔好,與爸爸有共同嗜好,一齊睇波講波,是今年最佳暑期親子活動!

睇波做和事佬
「荷蘭出產好多天才球員,今代亦不乏,有曼聯雲佩斯、上屆世界盃銀靴得主史尼達、右邊仲有洛賓,淨係睇攻擊陣容,數出嚟都粒粒皆星啦!不過荷蘭都有缺點,比較海鮮波、個人主義……」細仔行賢如數家珍盛讚荷蘭有冠軍相,但哥哥行廉另有睇法,「英格蘭今年多選後生球員,係未來球星,亦好適合去巴西打,以往一班老將體力欠佳……」爸爸鍾志光聞言即反駁︰「會唔會冇乜經驗呀?你唔好睇小我哋老人家!」

你一言我一語,兩個仔講波絕不遜於爸爸,尤其是行賢,講到冇停口,愈講愈有中氣,哥哥有時都嫌弟弟太煩,「佢好似茶餐廳睇波啲人,係咁嗌係咁嗌!好嘈!有時唔想同佢一齊睇,我寧願靜靜地欣賞場波。」弟弟反駁道︰「其一,只係表現我對足球嘅熱誠;其二,係我對足球認識深先可以講咁多。」男人睇波,女人煲劇,媽媽鍾太一聽到兩兄弟吵鬧,就要暫睇最愛的韓劇,出來控制場面。

爸爸的睇波態度卻是中間人、和事佬,平時上電視講波口水多過浪花,回到家中,他會靜心欣賞賽事。每逢周六、日播英超,兩兄弟會爭電視睇愛隊,行廉捧曼聯,行賢愛阿仙奴,鍾仔則沒愛隊,最緊要睇好波,「邊場戲碼好,就決定睇邊場。」

講波年資逾20年的鍾仔金句一籮籮︰「喂,踢好啲喎,老友」、「呢球波龍門唔救一定入」、「神奇過神奇」、「巴塞前場好似傑志領隊一樣——『伍健』(五件)」……雖然球迷評價好壞參半,但他聲大大的評述風格深入民心,由當年與阿叔林尚義、蔡育瑜組成的鐵三角,至近年與不同評述員如黃興桂、馬啟仁、何輝及多位退役港甲球員合作,鍾仔依然穩坐TVB講波枱。

阿叔講波第一
行廉和行賢分別20及17歲,自細睇爸爸講波大, TVB以往播球賽不如其他收費台積極,但偶爾有播香港甲組聯賽、荷蘭甲組聯賽及一些非熱門國際賽,兩位兒子都會收睇捧爸爸場,行賢說︰「由細到大都睇爸爸講波,覺得佢講波都相當中肯同誠實,唔會有任何偏頗,符合自己心目中最佳評述員候選之列。」鍾仔聞言驚訝道︰「吓?候選咋?唔係當選人呀?」行賢急忙解畫︰「因為有阿叔吖嘛,人人都話阿叔當之無愧。」鍾仔心服口服。

曾在TVB體育部做暑期工的行廉,親眼目睹爸爸對工作的嚴謹態度,「有啲評述員會依靠網上資料,但網上資料有真有假。爸爸講波基於資料性,即使同事幫爸爸上網搵晒資料,佢都會多方面核實同搵多啲資訊,係佢成為成功評述員最重要一點。」

萬能鍾非萬能
球賽僅間歇性播出,單靠講波難以維持生計,鍾仔於1997年開始參演電視劇,至今超過130部,最近期有熱播的《M Club》彭sir,老屈學生珍妮戴避孕套返學一幕,演得夠抵死;還有《愛•回家》一人先後分飾四角,以及大量醫生、律師、警察角色,非常百搭。

直到去年夏天,TVB再度重視足球節目,大舉買入世界盃、洲際國家盃、世青盃及一連串友誼賽的播映權,更適逢端午節,鍾仔踩過界講龍舟,一度出現「上午講龍舟、夜晚播劇、深夜講波」的情況,周日還亮相《獎門人》,全天候娛樂觀眾,出鏡率高過一線小生,被網民冠以「萬能鍾」稱號,對家中兩個仔亦是很好的身教。但返回家中,「萬能鍾」不再萬能,行廉踢爆他連電視插線也不懂,「爸爸喺呢啲小事上唔係萬能喇,要我幫手,爸爸喺工作上萬能,係因為一份熱誠,如果人真係萬能,嗰個就唔係人啦。」鍾仔坦言,最大動力還是來自家人,「要搵食囉,佢兩個咁大食,我唔做多啲嘢,點夠佢兩個食呀!」

大仔想做體育主持
入TVB前,鍾仔做過體育老師、主持商台體育節目。為搵食、儲經驗,他從學生時代已培養「萬能」潛質,做過多份兼職,「我中學已經做球證,考咗香港學界體育聯會籃球、足球球證,讀到中五、六,一放學就去做球證。仲有我中學老師好好,將有關體育管理同組織嘅事務,放手俾學生做,令我學識體育管理工作。」他還有文學修養的一面,受中學老師啟蒙,培養出人文學科興趣,約十年前重返校園進修,取得公開大學中國人文學士學位,再修畢中國語言及文學碩士和哲學文學碩士。

兩個仔除了遺傳爸爸的足球熱誠,亦各自遺傳了他的其他方面,行廉走了一條與爸爸相似的體育路,他現就讀教育學院運動教練及管理學副學士一年級,並擔任福建籃球隊兼職管理工作兩年,但長遠來說,他最想學爸爸做主持,「我係一個active嘅人,入電視台做體育節目,或者體育記者比較適合我,更希望好似爸爸成為體育主持。」

細仔偏讀英數差
就讀中五的細仔行賢,卻被爸爸的文學修養感染,特別喜歡中文、文學及歷史科,最討厭英文及數學科。但為備戰下年DSE,不情願都要加強英數補底,鍾仔對兒子偏讀顯得無奈,「佢就讀得好差啦,如果佢讀唔上,就係佢人生遺憾囉,但人生就係有咁多遺憾、咁多無奈。呢個仔太偏讀,佢面對住呢個教育制度,你一偏讀就無得傾,中英數要平衡,淨係中文、文學及歷史考得好,其他差咁有乜辦法?不過都要睇佢條路點行,結果係點無人知。」

行廉和行賢不諱言有興趣接棒講波,但鍾仔語重深長勸兒子三思,「我唔想你哋行我條舊路,天地咁大,唔好淨係行一條路,我條路睇晒o架喇,試吓新嘢啦。不過,最重要係做一個好市民,做人要有原則,只要揸住呢樣嘢,就無往而不利,係咁簡單,好好地做人啦!」

撰文: Ling
攝影: Clay Lam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化妝及髮型: [email protected] MAKE UP
服裝: Adidas Hong Kong、Nike Hong Kong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