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敏倫 忠貞性博士

吳敏倫 忠貞性博士

被譽為「性博士」的吳敏倫不談性,高舉「愛的旗幟」。67歲、結婚40多年的吳敏倫,跟太太恩愛如昔,甚至愈發熾烈。其他人或羨或妒或肉麻或難頂,他倆卻自得其樂,旁若無人。吳敏倫大談嬌妻之美時,一如過去幾十年來,他大談令「衛道之士」側目的性愛禁忌一樣,臉不紅、氣不喘,對太太徐梅之情深表露無遺。

吳敏倫Profile

年齡:67歲
職銜:精神科專科醫生、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譽教授、香港性教育會副會長
背景:生於香港,1971年畢業於香港大學醫學院,其後獲該院醫學博士,任該院精神治療系教授。1976年設立香港第一間性治療診所,推廣性教育,主張打破性禁忌。

愛情是一場雙打
在吳敏倫半山的家做訪問,他伸一伸懶腰,一臉悠閒,偏偏他要講的事,其實應該頗「勞氣」。「香港人口老化嚴重,香港人為何不結婚、不生仔?因為大家對自己的對象沒有信心。很多人覺得單身的生活更好,因為現在遇到的對象,就只能讓他/她產生單身生活更好的感覺。香港沒有正確的愛情教育!」吳敏倫斬釘截鐵地說。

「香港的性教育已經失敗,但好歹課程會要求生物課老師教授男女生理結構,即使老師是硬着頭皮也好。而香港的愛情教育完全是零,坊間的廉價愛情小說以至經典愛情文學,觀念各走極端,不是宣揚殉情這種不負責任做法,就是主張愛情是上天注定的緣分;不是宣揚那是自私自利的遊戲,就是盲目吹捧這是完全無私的奉獻,結果害死人。」

按性博士吳敏倫以上的論調,香港人似乎真的需要被打救,性方面要打救,連愛情觀也需要打救。他認為,香港要從小學課程開始教授『愛情教育』,因為這已經是逼在眉睫的問題。他說:「假如整個社會幾乎沒有人遵守交通規則,那麼一個人守規則也是沒有用處的。換言之,社會上只有一個人知道如何看待愛情和伴侶,是沒有用的,因為其他人都不懂,那唯一的人即使是個『情聖』,也不可能在這塊土地上找到適合的伴侶。」

千里外的筆友
說到這裏,似乎應該「動氣」。可是,幾十年公開提倡打破性禁忌的精神科醫生,還是那樣泰然自若。那幾十年與保守派論辯的修為,不是白煉的。這一刻,經常開懷地哈哈大笑的吳博士,忽然眼珠一轉,瞧了瞧正坐在他身旁的妻子,然後正襟危坐起來。「愛情是兩個人的事,一個人不能成功,朋友說我們是『世界愛情冠軍』,古今中外,這個冠軍我倆拿定了,其實要取得這冠軍難度很高,因為是雙打,我們兩人要功力相當才能拿到冠軍,真可謂是棋逢敵手……」他像發表論文,滔滔不絕。

吳博士臉不紅、氣不喘地談論自己的「世界冠軍」,難得的是,他身旁的太太不停點頭同意。記者的確大開眼界:他倆確是絕配,那倒不是吹牛。客觀地說,吳敏倫和太太徐梅之間的愛情故事,蕩氣迴腸,結婚40多年而堅貞不二,愈愛愈濃,在今天離婚日趨普遍的社會,屬於異數。

兩人愛情故事誕生於越戰如火如荼之際。話說在1968年,吳敏倫正在港大讀醫科,雖貴為當年的天之驕子,卻深覺香港女子不誠懇兼作狀(按:原來當年已有「港女」),於是在雜誌刊登徵筆友啟事,隨即收到約二百封信,可是,字跡惡劣、文句不通、裝模作樣、思想幼稚者比比皆是,於是統統逃不過葬身垃圾筒之下場。正當吳敏倫幾乎把這件事忘記之際,一年後,卻收到一封從越南寄來的信,信上字跡娟秀,文句處處展示談吐得體,吳敏倫一見難忘。

原來,那本雜誌一年後才在越南發行,碰巧徐梅在姐夫家看到徵友欄,上面提到一位徵友者愛好是藝術和音樂,習畫多年的徐梅心念一動,馬上寄出信件。兩人通信至第七封,還沒看過對方照片,吳敏倫坦言已愛上了對方。徐梅曾擔心對方不喜歡自己樣貌,不過,也決定寄出自己的照片。吳敏倫收到照片,愈看愈覺對方漂亮,禮尚往來,也把自己照片寄給對方。徐梅收到吳的照片後,每晚睡前,看了又看。

愛在越戰蔓延時
1971年,吳敏倫趁着醫科實習前的假期,瞞着父母,向姊姊借錢買機票打算到炮火連天的越南。一輪繁複的簽證手續後,吳最終能夠成行,但只能在越南逗留七天。當時南越(越南共和國的簡稱)的頭頓、峴港等地尚算平靜,可是局勢已日趨嚴峻,南越變天,恐怕已成定局。兩人初次相見,卻偏偏只有一星期時間,不免有「愛在地球毀滅時」的淒美。兩人漫步風景美得懾人的頭頓海灘,徐梅為對方畫下一隻小鹿,又到照相館拍照。

烽火之下,兩人私訂終身。幾個月後,徐梅幾乎踏遍越南的旅行社,付了一筆金額,辦了一些嫁去台灣的假證明文件,離開越南,飛赴台灣。1972年6月,義無反顧的徐梅,從台飛港,與愛郎吳敏倫正式結婚。

換言之,他倆第二次相見就結婚了。然後,他們恩愛了近半世紀。兩人是在書信、炮火和冒險的道路上結成連理。婚後兩人育有一子一女,名字都有「鹿」字,正是用來紀念徐梅速畫
贈君的那隻小鹿。

童話般的愛情故事說到這裏應該結束吧?返回現實世界,一對男女在結婚後,往往才開始真正的考驗,不過,吳的經歷又叫大家相信童話。吳敏倫主張打破性禁忌、多元的婚姻制度(即兼容多夫多妻制),但是他自言一生只愛一人,那非自相矛盾?吳敏倫性觀念開放,一家大小可以大模斯樣安坐沙發一起看色情影片,但是行為顯得保守,一輩子從未越軌。「我不是出於道德原因,只是我真的只愛她一個,而且愈來愈愛!」他為自己的「保守」辯護着。倚在丈夫一旁的徐梅補充︰「我們

真的從來沒有吵過一句,連大聲一點的對話也沒有。」

白頭偕老5大要點
在訪問之初,吳敏倫謙稱「性博士」是別人賜予的,他真正的專業是精神科,不過,談到愛情,他完全有「捨我其誰」的派頭,樂意向大家分享愛情貼士:

1 先從自己做起,做一個好人、一個可被愛的人;
2 了解自己需要甚麼伴侶,設定條件,然後加強觀察力,用雷達四周偵測,不合條件者則不要浪費彈藥、時間和精力;
3 檢討自己是否匹配心目中的理想伴侶,繼而不斷努力改進自己;
4 結婚後要注意「不要臭口」,不要說任何傷害對方、使對方不高興的話,即使開玩笑也不可;

5 像栽培花朵一樣對待太太,定期灌溉甜言蜜語之餘,要細心呵護,上街時拖實太太

他以自己為例子:「我擇偶條件是很嚴格的,今時今日,如果看到有女生佔着優先座,遇到有需要
的長者,仍故意低頭看電話佯裝看不見,那麼即使對方多漂亮,我必然提不起追求的興趣。相反,我看到太太當年寫的信就喜歡上她,因為她書法之美麗和高超,反映她是一個能刻苦學習、有毅力的人,而且她是一個懂得美的人,她必然不會讓自己變成一個醜陋的人。我知道自己喜歡有藝術修養的女孩子,那麼我要自問:我又懂得欣賞藝術嗎?我配得上這樣的女生嗎?」

訪問之初,吳敏倫說宣揚緣分的愛情小說「害死人」,原因是愛情需要機會,但更需要自己的修養和爭取。「你有準備不一定贏,沒準備必然會輸!」他又不相信愛是要求對方失去一切、奉獻一切。「羅密歐、茱麗葉殉情,其實就沒有考慮到對方如果愛你,又怎會希望你殉情呢?如果兩人沒有殉情的想法,悲劇根本就不會發生!」

吳敏倫推廣性教育幾十年, 到了今天, 他說:「愛情教育也是性教育的一部分。」我聽到馬上
說:「還是,性教育也是愛情教育的一部分?」吳敏倫莞爾而笑,不置可否。

中外「性博士」道路坎坷
中外「性教育先驅」道路坎坷,吳敏倫早就引以為鑑,雖然不時與香港的保守派展開論辯,但也會察看時勢,有時選擇忍讓一陣子,才現身推廣打破性禁忌。他說:「我中學就看爸爸放在家裏的《金賽性學報告》,後來我選擇開設性治療診所、推廣性教育,大學老師都提醒我要想清楚、做好心理準備,我說我準備好了。」

他指出美國性學專家金賽、中國第一性學家張競生的道路坎坷,最後捲入爭議,甚至受社會打壓,二人最後鬱鬱而終,歸因他們是最早一代的先行者,道路自然比後來者艱難,還有他們內心太急躁,結果欲速不達,不懂得審時度勢,休養生息,進行細水長流的長期教化和改革。

後記:令人無言的愛妻金句
吳敏倫即將推出新書《我們是這樣相愛到老的》, 內容除了有愛情基本功、愛情心法和愛情招式之外,還夾雜23條愛妻金句和愛妻對白,當中頗有令人「噴飯」之效,非常肉麻。

•「 遍尋世界中外歷史、文學資料之後,我百分之百肯定,我老婆是人類自盤古初開以來,無論仙凡兩界都是最精彩的女性。」
• 朋友:「我老婆對我很好,每星期有一天不需要我跟着她,是我的happy day。」吳敏倫:「我老婆容許我每天都陪她,讓我日日都是happy day。」

• 朋友:「你有冇在公共地方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