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基佑在家建立一個健康的認錯文化

何基佑在家建立一個健康的認錯文化

認錯真有那麼難嗎?何基佑認為,在這種氛圍下,無論成年人或年青一代都人人自危,很怕「錯」,就是錯都不會隨便認。正因為這樣,我們作為父母更加需要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容讓子女犯錯和認錯。父母會主動認錯嗎?會否鼓勵對方認錯認錯的後果又是甚麼?這些都會影響著下一代將來是否願意承擔錯誤

撰文︰何基佑KayHo|圖片︰何基佑 Kay Ho Facebook專頁|編輯︰YIU

早前跟孩子到機場接我媽媽飛機,兩父子特意早一些到達,順便在機場吃個午餐。那天兒子要求吃漢堡包,於是我們便光顧人比較少的二號客運大樓的美食廣場。所站在收銀機前為我下單的是一位女生,應該是大學生賺點外快的那種。兒子食量不大,所以我點了一個漢堡套餐,配以一杯健怡汽水走冰,再給兒子單點了一個漢堡。服務員先問我套餐要不要加大,再確認單點的漢堡名稱,我付錢後便坐在一旁等食物。

在家建立一個健康的認錯文化
在家建立一個健康的認錯文化

 

在家建立一個健康的認錯文化
在家建立一個健康的認錯文化
在家建立一個健康的認錯文化
在家建立一個健康的認錯文化

不到三分鐘已經聽到叫號,但是眼前出現的居然是兩個套餐:兩個漢堡,兩杯汽水和兩份薯條。這跟我剛才點的不一樣,但收據顯示著份是屬於我倆的。我再點算一下價錢,發現剛才那位女服務員果然收了我兩個套餐的價錢。叫號的應該是該店的經理,很自然我便讓經理知道我兒子的漢堡是單點(其實很小事,說句抱歉,把多給的食物收起,退回$18差價就是了)。

這個時候,收銀小姑娘也許見到我與經理的對話,她居然說:「剛才已經跟你確認過了,你說是套餐。」身旁店經理便叫小姑娘把$18退給我。我不想兒子等我太久,畢竟大家都肚餓,於是拿了退款和食物後便離開。

不過我愈吃愈覺得有點不忿氣,好像她為了掩飾自己的過失而讓我這個顧客吃了「死貓」,事情不應該這樣處理。於是我等那個收銀員沒有那麼忙時,走上前告訴她:「不好意思小姐,我不是想找你麻煩,但剛才你說我確認過單點的漢堡是要跟套餐並不是事實。其實你記得剛才是你主動確認我第二個漢堡是單點。」

她看著我,然後點點頭,以「哦。」回應。

經理見狀便以打法我走的口吻說:「不好意思先生。」

我補充說:「而最後來了兩杯汽水,很明顯是你自己隨便輸入了第二杯汽水,因為你只問過我一杯汽水喝甚麼,哪裏來第二杯呢?」這一點我很肯定,因為我兒子才四歲,到今天仍然沒有喝過汽水,我怎會給他點汽水呢?這名女收銀員繼續點點頭,沒承認亦沒否認,當然都沒有表示歉意。經理又再以打法我走的語氣說一次:「不好意思先生。」到了這個地步,當然我也沒有期望會從收銀姑娘的口中聽到一句不好意思,不過也沒有所謂,只是自己不吐不快,表達了我的想法後已經舒服了七成。

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我完全沒有意圖把它放大。不過從這件小事看到一點,就是每個人對於認錯都有不同的解讀。很多時一個人願意認錯與否是從原生家庭的經驗開始。到底自己的家如何看待別人的錯誤?父母會主動認錯嗎?會否鼓勵對方認錯認錯的後果又是甚麼?這些都會影響著下一代將來是否願意承擔錯誤。

假如家庭成員真誠地認錯後換來的是被鄙視和嚴厲責罰,相信他將來會盡量避免犯錯,萬一犯錯都會盡量逃避責任。與此同時,當他見到其家庭成員犯錯,都會同樣地鄙視和責備對方。相反,如果子女認錯後家長願意接納他們的道歉,並表示信任他們將來可以做得更好,這個家庭的認錯文化就會慢慢被建立起來。

在家建立一個健康的認錯文化
在家建立一個健康的認錯文化
在家建立一個健康的認錯文化
在家建立一個健康的認錯文化

 

雖然上述買漢堡包的例子看似跟讀者們沒有直接關係,但一個家擁有健康的認錯文化絕對會影響下一代進入社會後的工作表現和待人處事。今天社會的認錯文化有點扭曲,簡單來說就是:「你不要出錯,如果你出錯,就有心理準備被摧毁,被公審。」

在這種氛圍下,無論成年人或年青一代都人人自危,很怕「錯」,就是錯都不會隨便認。正因為這樣,我們作為父母更加需要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容讓子女犯錯和認錯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