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樹的感悟  父母無法保護子女的無奈

斬樹的感悟 父母無法保護子女的無奈

今日,我如常坐地鐵返工,腦中不停在想這兩三天所發生過的事。忽然想起星期六下午,我們一家去了太古城附近的鰂魚涌公園。不知那裡在維修著些甚麼,我們看到了工人正在斬樹。

撰文、圖片:科豆 Scientific Papa|編輯:YIU

斬樹的感悟

小女兒應該是第一次看見斬樹,她怕了。大女兒卻又發揮她每事問的性格。

父母無法保護子女的無奈
父母無法保護子女的無奈
父母無法保護子女的無奈
父母無法保護子女的無奈

大女:「媽咪,佢哋做乜要斬樹嘅?」
媽咪:「可能因為有些維修工程,媽咪都唔知道喎。」
大女:「樹上面會唔會有雀巢㗎?咁啲雀仔咪無屋企住囉?」
媽咪:「佢哋應該會飛走,係另一顆樹再築巢嘅,唔使擔心。」
大女:「但係,有啲BB雀,佢哋未識點築巢㗎喎,佢哋點算呀?」
媽咪:「BB雀應該有爸爸媽媽保護,佢哋會無事㗎。」
大女:「點解斬樹前唔先檢查有冇雀巢嘅?」

因為,雀仔嘅生死,並唔係斬樹嘅人,同決定要斬樹嘅人的primary concern,甚至根本唔係佢哋嘅concern。

父母無法保護子女的無奈
父母無法保護子女的無奈

斬樹的人繼續斬樹

今日,我諗返呢段兩日前嘅對話,感受特別深。

我,就是沒有用的雀仔,保護不了自己家園的那些雀仔之一。

樹,就係香港,係咁俾人劈,已經搖搖欲墜。

女兒們,就是未識築巢的BB雀,她們以為有父母保護會無事,原來父母都做唔到啲乜,淨係可以同佢講,屋企就黎無啦,可能要搬啦。

然後,斬樹嘅人,繼續斬樹。決定斬樹嘅人,繼續堅持當日的決定。

因為,雀仔真的不是他們的primary concern,甚至不是他們的concern。

心寒,已不是因為斬樹的人無檢查樹上有沒有雀巢,也不是因為他們看到了有雀巢,看到了有BB雀在掙扎,但決定繼續斬樹。而是因為,那斬樹的、那決定斬樹的,已無恥到能擺出一副「我知你唔鍾意呀,但我係要斬喎,你吹得我脹咩」讓你徹底死心的傲慢姿態。

父母無法保護子女的無奈
父母無法保護子女的無奈
父母無法保護子女的無奈
父母無法保護子女的無奈

科豆 Scientific Papa

科學唔是一定好高深;科學家唔是一定係悶蛋。將研究發現消化,再應用於日常,容入生活。
由小孩出生開始,放下博士身份,在育兒路重新學起。科學再加上老豆的合成體—科豆。

曾經自由自在,在實驗室朝七晚十,為的只是滿足自己的求知欲望。「點解會咁﹖」係我當時既口頭禪。匿咗係實驗室幾年不問世事,讀完碩士仲完成埋博士,結果竟然係同世界脫晒節!

因為娶到個好老婆同生咗個可愛女兒而獲得重生!不再為科學而放棄生活,反而期望將科學融入於生活。仍然喜歡科學—相信知識給人智慧。更喜歡做老豆—相信育兒給人歡樂。科學同老豆可唔可以cross-over﹖科豆就係咁誕生!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