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離世 惠英紅自責至今:他整個人生可能不是這樣

哥哥離世 惠英紅自責至今:他整個人生可能不是這樣

金像獎影后惠英紅一直以來少有提及自己的家事,雖然她不經常把家人掛在嘴邊,但眾所周知她跟其家人感情要好。最近,她就在內地節目《熟悉的味道》中,提及自己與已離世的哥哥惠天賜之間的感情,期間更一度感觸落淚,只因有一事令她自責至今。

撰文:Kammy|圖片來源:節目截圖,惠英紅微博惠英紅Instagram

四哥離世惠英紅陷情緒崩潰

惠英紅家中有8兄弟姊妹,她跟四哥惠天賜的感情多年來都十分要好。惠天賜是個著名的武打演員,可惜在2012年,惠英紅在社交平台上對外公布,惠天賜在北京猝死,終年55歲。這件事令惠英紅一度陷入情緒崩潰的狀態,最近她在內地節目中再次談及這件事時,都一度感觸落淚,可見他們的感情深厚。

惠英紅
惠英紅家中有8兄弟姊妹,她跟四哥惠天賜的感情多年來都十分要好
惠英紅
對於哥哥離世,一度令惠英紅陷入情緒崩潰的狀態

惠英紅在節目中透露,當年有很多演員都到北京工作,她就鼓勵哥哥:「你去那邊找機會,總比在香港找不到機會。」最後,有電影邀請惠天賜擔任第一男主角,她就叫哥哥要用最好的狀況去出演,叫他好好地減肥。豈料,惠天賜疑似減肥過度,惠英紅表示,當時哥哥一個月就減了30多公斤,令她十分害怕。惠英紅指:「他就不怎麼吃飯,大量的運動,可是因為他身體一向都不太好,在那個過程,其實他就是在『謀殺』自己。」

惠英紅
豈料,惠天賜疑似減肥過度,惠英紅表示,當時哥哥一個月就減了30多公斤,令她十分害怕。

後來,電影製作公司跟惠英紅說,找不到惠天賜去試造型,而經理人亦聯絡不到對方,當時惠英紅已經心知不妙,並叫經理人上門找他。惠英紅指:「他(哥哥)關門了,那一破門去,就是看到他坐在沙發,面對電視,電話沒電,已9天了……」

惠英紅
惠英紅指:「他(哥哥)關門了,那一破門去,就是看到他坐在沙發,面對電視,電話沒電,已9天了……」

惠英紅自責多年 終得釋懷

惠英紅重提事件時,表露得有點難受,可見她對事件依然耿耿於懷,她更自責:「可是我不提議他上來(北京),要不提議他去好好整理(自己),或者我說,不要拍這個小電影,拍這個,可能我跟他們很熟,你可能一直可以拍,就不會有這個事情。」

惠英紅
惠英紅重提事件時,表露得有點難受,可見她對事件依然耿耿於懷。

節目中,他們安排惠英紅去跟惠天賜的經理人梅姐見面。梅姐表示,惠天賜生前在北京生活得很好,每朝起床都練功,又會跟工作人員談天,惠英紅聽完哥哥的故事後終得到釋懷,更認為可以不再自責,不再逃避。

惠英紅
惠英紅聽完哥哥的故事後終得到釋懷,更認為可以不再自責,不再逃避。

不過,事件至今已經過了7年,但惠英紅多年來都不敢看亡兄的東西,甚至不把哥哥的東西留下。後來,節目組安排她獨自再看惠天賜的影片,她表示從沒想過哥哥就這樣離開:「希望他下輩子不要再當演員,多讀一點書,家裏不是那麼窮,他整個人生可能不是這樣。」

節目組安排惠英紅獨自再看惠天賜的影片
惠英紅
惠英紅表示從沒想過哥哥就這樣離開:「希望他下輩子不要再當演員,多讀一點書,家裏不是那麼窮,他整個人生可能不是這樣。」
惠英紅
惠英紅一度感觸落淚

惠英紅:希望媽媽會同我講一聲「以你為榮」

惠英紅2017年憑《幸運是我》贏得第三座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獎,電影講述腦惠英紅患有退化症,希望藉以喚醒大家關注。其實,惠英紅母親亦有患腦退化症,更因病於2016年去世,當時惠英紅奪獎致詞時曾一度在台上淚如雨下:「其實今次點解我咁激動,因為我拍呢套戲其實係想畀我媽咪。我媽咪係有十幾年嘅老人痴呆症,佢之前係癱喺床上﹐連飯都唔食,呢套戲係希望大家可以包容佢哋。」

惠英紅

其後,惠英紅續說:「我上次攞獎係為自己,我今次攞獎係為咗阿媽,畀佢知道我冇丟架。我媽媽啱啱過身幾個月,其實我好希望媽媽會同我講一聲『以你為榮』。媽,我冇丟姓惠嘅架。」

惠英紅

2016年,年屆90、惠英紅母親病逝,當時惠英紅既傷感,但又帶半點釋懷:「親愛的母親,這些年你實在太辛苦了。如今能夠與爸爸在天上相聚,是一種福氣希望你一路好走,爸爸會照顧你的,你的子女個個都佷好,不要掛念我們,好好在天堂享福吧。我們愛你。」

惠英紅

母生前一度病情惡化感內疚

惠英紅當年拍《幸運是我》時,曾透露初頭諗住唔拍呢套戲,因為要演八十歲太老,接受唔到,又覺得冇信心做,但係想拍佢媽咪嘅嘢,因為媽咪五十幾歲已經老人癡呆,但佢哋唔知,蹉跎咗佢好多時間冇幫佢醫病,個關係愈嚟愈惡劣。

978a_francis_p42_46_ga-869x1024

惠英紅表示,當時對媽媽好差,唔體諒,淨係覺得佢變得不近人情、好煩、冇責任感,「原來佢係有腦退化症,到佢七十歲有次跌傷,醫生同佢傾偈,覺得佢思維好混亂,話佢係好嚴重嘅老人癡呆,一照完磁力共振,我好震驚,見到佢頭骨好大,個腦得好小,原來因為我無知,唔知佢病冇幫佢、冇體諒佢,好內疚、好自責,因為我哋個年代一路覺得老人癡呆係八、九十歲,冇諗過我媽咪五十歲就開始有,所以今次拍呢部戲,好想拍我媽咪真實嘅嘢,想俾訊息有緣者多啲關注腦退化症呢個病。」

惠英紅

當年惠英紅戲接戲下, 連拍了七部戲,「我唔想咁,但有好嘅劇本唔想放手,有啲今日拍完、明日開新,但我唔俾自己疊期,第一我唔想兩套都唔好,第二我鍾意每個角色都設計到唔同,我唔想影響自己。」

惠英紅

因退化症 學懂包容

被問到後尾同媽咪點關係點,惠英紅指:「佢成日會唔記得嘢,係用忍耐、包容,盡量陪喺身邊,好坦白講,照顧者都係辛苦,因為佢幾分鐘嘅嘢都唔記得,戲入面有一場講電視搖控器嘅衝突,其實係現實中我媽咪同我一條好大嘅刺,我媽咪一日五、六十次叫我開、關電視轉台,但佢完全唔記得幾分鐘前係叫我熄電視,我一行開,佢就嗌晒救命要我嚟開電視,有次我太嬲,忘記咗要包容,開完電視,將搖控器掟向佢身邊,鬧:『你係咪想整死我,我好攰,你究竟俾唔俾我抖?』」

惠英紅

惠英紅續指:「我阿媽突然好委屈、好徬徨,含住眼淚話:「我真係唔記得呀!」我見到,唔敢再糾纏,即刻行開,因為我唔想將件事拖好長,佢會記住,我行開冇耐,我阿媽眼淚都未收,又笑住嗌我開電視,所以我拍嗰場戲專登將個情緒攞番出嚟,呢場戲好多人睇完都喊,但我唔係刻意想人喊,而係真實我當時感覺到我媽咪嗰種徬徨無助,想演繹番出嚟,for訊息又好,for拔番我心中條刺又好。」

惠英紅

孝順女惠英紅指,媽媽生前冇認得任何人,食嘢要灌,更坦言:「如果我早十年知佢個病,可能未至於咁差。」不過,惠英紅媽媽最終都不敵病魔與世長辭,但相信如果惠媽媽見到惠英紅今日嘅成就,都會以佢為榮。

惠英紅
在《幸運是我》演腦退化症患者,因現實中親母同樣患有此症,令她感受特別深。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