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港姐吳忻熹:不介意囡囡整容

前港姐吳忻熹:不介意囡囡整容

大家可能對「吳忻熹」這名字感到陌生,其實她就是1998年港姐季軍吳文忻(Nathaliie),去年為趕及40歲前生B,中西醫合璧兼改中英文名轉運。多管齊下後,不久終宣布造人成功,現懷女嬰八個多月,但她的子宮收縮快,好大機會早產,最快可能六月尾生得!

 

撰文:Ling 攝影:黃大立(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化妝:[email protected] MAKE UP
髮型:Wilson [email protected] MAKE UP
場地: Little Explorers Educational Centre (tel: 2385 0805)

敢作敢為的Nathaliie,曾公開整容成為一時佳話。她坦承自己任性,受到公司擺布,回想也有點後悔,「我後悔唔係因為承認,而係好多嘢計劃上可以做得好啲。」一旦女兒將來想整容,她仍會選擇做個開明母親,「我會同佢了解吓,以過來人身份俾意見佢,如果佢堅持要做,我都唔會反對。」

改中英名轉運

吳忻熹過多幾個月踏入40歲,囡囡將趕及她生日前出世。以前為了事業拼搏,沒理會「有仔趁嫩生」,2011年初與大學同學丈夫結婚後,肚皮一直無聲氣,開始急起來,「我依家先發覺,『有仔趁嫩生』呢五隻字係好啱,過咗35歲,想要BB係好難嘅事,之前冇生過,副偈會慢落嚟。」

為了加強生仔運,去年她找師傅改名,新名叫「吳忻熹」,連原本的英文名Natalie都要改,「英文名都計筆劃,依家變咗Nathaliie。改名主要為整體家庭好,舊名有孤寡數唔係咁好,有機會破家、聚少離多,其實好多人個名都有孤寡數,睇.你信唔信,我就覺得唔爭在,做晒佢喇。」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囡囡的名字都會交由師傅改名,希望她健康快樂成長。

-53a80730b17e7

食藥打排卵針得咗

為了生仔她用盡方法,改名之餘,再睇齊中西醫,「女人過咗35歲,如果想生要認真啲,唔好順其自然,中西醫一齊啦,醫生話35至40歲,有25%孕婦會喺頭三個月小產,就算好彩冇事,又有機會患上唐氏綜合症,所以一路減落去,(誕下健康BB)個chance好低。」

時間不能走回頭,Nathaliie有仔沒趁嫩生,坦言無得後悔。她睇中醫先調理好身體,再睇西醫刺激賀爾蒙,食排卵藥、打排卵針(IUI)。有其他醫生曾建議她,如此高齡不要浪費時間,直接做IVF試管嬰兒,「我個醫生比較循序漸進,我聽佢講先食藥打針,唔得先再做IVF,好好彩試咗幾個月就得咗!」Nathaliie有同齡女性朋友恨生仔,但想順其自然,「我叫佢哋唔好嘥時間,想生就要認真面對,再遲啲連做IVF都難,IVF都係得20%至30%成功,IUI更只有10%至20%。」

隨時早產一個月

未有小孩前,Nathaliie已經上各式各樣的親子班、情緒班等,自我增值,「都係計劃生BB先上嘅,同埋了解自己多啲,我愈上愈有興趣,仲上埋導師培訓班。」她計劃之後搞一些親子班,主要喚醒家長,「其實好多小朋友問題,係出自家長身上,家長掟小朋友上堂學嘢後,自己就好free,但佢哋永遠唔覺得自己有問題。」懷孕後,丈夫建議她一齊上產前班,「學BB按摩、玩flash card、聽講座,老公都OK啦,一齊上堂又陪我產檢,佢係做金融,已經計劃買基金,會揀靈活啲嘅plan,第時細路有咩事都有保障。」

她指今次陀B算舒服,從未嘔吐,由頭至今都好食好瞓,戒口亦沒戒清,只是戒食蟹,懷孕後期連魚生都食,直至今個月,開始踏入緊張期。「最後呢個stage最辛苦,成日子宮收縮,硬到石頭咁瞓唔到,醫生預計我會早產,早三個星期算偷笑。」預產期原本七月尾,好大機會提早至七月頭,甚至六月尾生得,「醫生已經寫定信俾我入院。」

-53a80734dd9e2

不想囡囡讀St. Mary’s

湊細路最煩一定是讀書,Nathaliie兩夫婦皆名校出身,丈夫讀聖保羅書院(St. Paul’s),而她是嘉諾撒聖瑪利書院(St. Mary’s)校友,子女的入學路應較平坦,但Nathaliie另有打算。「我唔係太想佢入番St. Mary’s,我鍾意男女校多啲。我讀咗十年女校,由小學一年級至中四,之後去咗美國,我發覺自己好難入世,就算同香港留學生溝通都有問題,唔識同男仔相處,好似白紙一張,人哋覺得我係咪咁純呀?尤其St. Mary’s係修女學校,校風好純樸,出嚟社會好難入世。」

在St. Mary’s中三、四時期,Nathaliie在學校參加聯校舞會,曾嘗試與男生相處,但同學的閒言閒語令她更難受。「去識吓異性好普通啫,但喺學校好似好大罪咁,覺得我發姣,啲女仔又妒忌,群埋一齊講是非,我好唔鍾意。所以我唔想個女太偏離社會,想佢讀男女校,我比較鍾意國際學校,啲小朋友醒目啲,讀書唔會咁死板,以前讀書真係好辛苦㗎。」

在美國讀書期間,Nathaliie最難適應活學活用的學習方法,「老師覺得我太緊張,叫我多啲出去玩,但我要匿埋間房讀書;同埋英文追唔上,我中學先讀St. Mary’s,小學讀中文小學,個底打得唔好,所以語文真係要從小學習。」她在當地亦一直學習與異性相處,直至大學認識了現任丈夫,「當年冇拍過拖,係畢業返港一段時間後先開始,拍咗七年拖,散咗三年,之後復合、結婚到依家喇。」

整容先鋒磨鼻折

大學畢業後選港姐得到季軍,走捷徑在娛樂圈起步,但她自覺難以融入,「有一大段時間我好憤世嫉俗,點解細個學過嘅嘢,入到社會由黑變白,由白變黑嘅?我搞唔清,唔識攞中庸之道,呢個世界好多灰色地帶,唔只係黑白。」任性的她,2006年更決定做先鋒,高調整容,惹來全城直擊,「人哋唔做我做,人哋做我就唔做。」她主要做磨平鼻折手術和打botox,沒有豐唇、隆胸和削面,現今回看好小事,她坦言當年舊公司需要宣傳才譁眾取寵,打botox都講到好大件事,「可能當時我太先鋒,依家好多人都做啦。」

-53a807396505b

平心而論,Nathaliie的樣子其實變化不大,無乜「膠味」,「細個撞傷個鼻搞到骨折,有個裂位,啲人話對婚姻唔好吖嘛!如果我當年撞到抖唔到氣,我就一定做手術,但我只係撞到鼻折,又冇乜事,隔咗咁多年先磨番鼻折囉。」如果囡囡將來有意效法她整容,她不會反對,先平心了解箇中因由,「我會同佢傾吓偈先,以過來人身份講番經驗同各樣嘢佢聽,睇吓佢接唔接受到,如果佢堅持要整,我都冇乜所謂,甚至同佢一齊做資料搜集,邊間最好呀?邊間最安全呀?俾啲意見佢啦,唔會反對嘅。」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