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癡義工 拯救百隻流浪貓

貓癡義工 拯救百隻流浪貓

虐貓個案頻生,早前就有涉嫌虐貓的士司機被捕,懷疑設置貓監獄,用鐵鏈禁錮流浪貓,又有一宗油麻地兩個月大的小貓花花前掌疑被狂徒蓄意扯斷。以上被虐的貓咪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至少牠們被有心人拯救。其實,走到街頭,不難發現「有心人」處處皆有,他們餵飼、照顧弱小動物,不理奇異目光,甘願花心機、時間和金錢,摃起貓義工之名,拯救無數生命。貓義工邱素茵(Joni)是其中一分子,她更從街頭擴展到家中,收養大約90隻貓咪,把兩層村屋改裝成貓宿舍,希望給每隻貓兒找個安樂窩

中途貓宿舍樂園

甫入許願樹貓貓宿舍,像來到貓咪樂園,貓四處遊走,有的在鋼琴上打呼嚕;有的在梳化上展示貓步。走到露台區域又是另一片景象,多個貓樹貓窩架在一整面牆壁,貓可以擒高跳低,抓抓貓板,有些較獨立的貓咪,在高處角落曬日光浴午睡,或在一角看風景。來到上層隔離區,這裏大多數貓咪獨立分隔在貓籠內,治療養傷中。還有,數隻只有兩個月大的小貓咪窩在大籠中,牠們喵喵叫、跑來跑去,待適合被領養後,就會到樓下去。

許願樹貓貓宿舍於去年9月成立,由Joni與Farica、Rhea和Sharon創立,Joni是主理人。其實,貓舍是Joni的家,不過,說它是貓樂園不為過。細心者自會發現,宿舍每一處皆是專為貓而設,Joni製作可擋風雨遮太陽的布簾,裝在露台自由行區域,更徵集大量二手貓抓板、貓樹,配上另購買的木板、布料和麻繩,跟丈夫合力翻新大型貓家具,讓貓有更多活動空間,家中還有大量貓糧、貓用品等物資放在一旁。或許在很多人眼中,覺得Joni是名「貓奴」、「貓癡」,何必要為貓付出那麼多?Joni直言:「決定做貓義工,就不可以回頭。」

為貓踏上不歸路
Joni一直是香港愛護動物協會(SPCA)貓隻領域護理計劃的登記義工,負責大埔某區域的流浪貓。當她接觸愈多流浪貓,愈明白動物的渺小,好天曬雨天淋,沒有飽飯,又要提防周遭危險,怕被虐,怕交通意外,如果沒有絕育,生下的貓BB很易死亡。「我在圍村長大,村內有很多貓狗,甚至有野豬出沒,一直習慣跟動物共處。有次,經過大埔區,發現一堆貓,數量多得難以控制,要知道不是人人喜歡貓,多貓令環境變得差,貓爭食打架又會受傷,沒有好好處理,貓會病,甚至死,對人對貓都不好。當時,我見到有位叔叔餵貓,開始幫手。」Joni回想2012年3月初成為義工。

她表示餵貓叔叔沒有教她甚麼知識、大道理,但全心全意為貓付出,卻影響她。Joni說:「餵貓叔叔做了很多年義工,一個大男人餵貓曾被街坊誤會,有人以為他捉貓食,更報警求助,最後要出示義工證件以示清白。後來,義工叔叔肺癌復發,知道自己人生即將走到盡頭,但依然照顧流浪貓至最後一刻。」在當義工的過程中,她更體會到動物的悲哀。「一個投訴電話可將這群或這隻毛孩結束生命,究竟政府為毛孩做過甚麼?不是殺殺殺,就可以完全解決到流浪動物的問題。」那刻,需要義工接手管理那區域,Joni決定接替餵貓叔叔的工作,餵貓外,持續「捕捉,絕育,放回」有效控制流浪動物及繁殖問題。從此,她踏上一條不歸路。

「自己幫得幾多得幾多,都是一分力。」Joni家中已有大約10隻自家貓,做貓義工時,收一隻又一隻,家中的暫託貓多起來,慢慢形成了宿舍的雛形,現時有大約80隻暫託貓。「成立貓宿舍好似成立公司,資源最大問題,一開始沒有任何資助及支持,全部自己付出,貢獻成個月糧出來。好彩我不是一個人,還有一班好姊妹幫手,分工負責對外溝通、管理專頁、會計等等,最重要是互相支持。」採訪當天正值領養日,另一位許願樹貓貓宿舍的創辦人Rhea送來多箱貓罐頭物資外,更與丈夫及兒子前來幫忙。Joni忙着接受訪問,又要應酬參觀者,忙得不可開交,問及一些問題,Rhea更主動補充。

24小時候命做「月光族」
Joni的正職是貓義工,一星期擔任兩三天鋼琴老師兼職。由於工作時間彈性,她可以照顧約90隻貓咪,每天早上8時開始清潔貓舍,試想想清洗超過40個貓砂盆,一天兩次餵90隻貓的工作量多驚人,還要為治療區的貓咪餵藥,觀察牠們的狀況,萬一貓隻不適,Joni要飛身帶貓隻看獸醫,另有日常安排打針、絕育手術等工作。查看許願樹貓貓宿舍facebook專頁,會更了解她為貓付出多少心血及時間。單看一個星期:6月7日帶同10隻貓到SPCA打針及打晶片,同日帶生產後的貓媽媽飛飛看兩次獸醫、6月8日凌晨發現老虎仔發燒,送院後發現肺炎、6月9日帶同樣有肺炎的老虎妹入院、6月12日帶愛愛剝牙。Joni照顧90隻貓舍的貓咪外,還得每天半夜一兩點餵街上的流浪貓。可見,貓義工不易做。

金錢又是另一個大難關,Joni不諱言自己是「月光族」,兼職薪水全部投放在貓上。許願樹貓貓宿舍是獨立機構,開支靠義工付出外,還靠有心人捐助物資及金錢,又或是靠義賣收益幫助。縫紉高手Joni為貓製作布簾、蓋貓籠布等物資省錢,還額外製作貓窩、吊床義賣,幫補開支,她笑言為了資金支持貓咪,自然會爆發這些技能。「貓舍目標是在物資上花最少錢,金錢直接用在貓身上,醫療開支不能節省。始終都是生命,不想為了錢而放棄治療機會。」

嚴選領養者 貓舍爆滿
難以想像怎樣照顧90隻貓咪?如果是普通人,恐怕連牠們的樣子也搞不清。不過,Joni每天照顧牠們,視貓咪為孩子,清楚認得每隻貓咪,名字不會搞混,就算是一窩貓BB,也會逐一改名字。此外,她盡量在清潔籠子及餵食時,趁機摸摸、攬抱貓咪,跟牠們聊天及玩樂。照顧90隻貓付出的時間、心血及金錢確不少,即使Joni多累,但從沒想過放棄。「貓義工吃力,照顧幾十隻貓就更加吃力,不過,這是一份非常有意義的工作,家人老公十分支持我。現時最感恩的是有能力幫到不幸的毛孩,讓牠們這一生得到飽足和幸福。」問她當見到救回來的貓,最終敵不過死神,曾否感到灰心,她樂觀地說:「不會去想貓有多慘,生命有長有短,如果捱不過就自然而去,不要感到可惜,要想想貓最後一段路是走得有尊嚴。」當然,也有值得鼓舞的事,譬如手腳嚴重受傷的流浪貓多口仔,截肢切去右腳成為三腳貓後,經過Joni悉心照料後,現在變得健康活潑,只待完全康復後,就可以找家。

貓舍每星期日開放為領養日,歡迎有興趣者預約前來參觀。貓舍宿位雖然快爆滿,但Joni及Rhea表示不會急於為貓找主人。Rhea說:「出貓的速度一定慢過收貓,試過一個月接了7隻貓,但只出了2隻貓。貓初來宿舍,我們帶牠們到獸醫檢查,等待病情康復,個性變得親人,才適合被領養,時間長。我們嚴選領養者,會進行家訪,了解有否裝窗網、住屋環境、領養者及家人的態度等等。」領養的過程像嫁女一樣,義工為了確保貓咪沒有嫁錯郎,一生得到幸福,對領養者有高要求。Joni說:「幸福得來不易,為貓咪尋找一生的幸福就更不容易。當為貓找到一個安樂窩,之前所有的辛苦都一掃而空,這是我們最大的原動力。」確實,貓咪們全是Joni的寶貝毛孩,不論是單眼的小黑咪、高齡的安哥拉白貓,抑或是三腳貓多口仔,雖然牠們曾遭遺棄、被虐,又或病痛煎熬,但有緣來到許願樹貓貓宿舍,Joni都祝願牠們找到幸福,貓舍只是中途宿舍而已,貓咪們還有下一站——家。

後記:請給牠們一個家!
許願樹貓貓宿舍90隻貓咪住在度身訂造的貓樹,每星期更有烚雞柳及魚柳小食,可說是「住得舒適,食得招積」,不過,90隻貓共享一個主人(Joni),分得到的愛始終不多。像早前被收養的黑貓小苦榮、小苦妹算是很幸運,小苦妹天生一隻手不可用力,幸好其主人表示不介意貓有缺陷,更擔心牠難以找到主人,就決定
領養。看現改名為Hope和Magic的小苦妹和小苦榮肥肥「黑黑」,就知貓咪離開宿舍後,得到主人的愛惜,有個真正的家是多麼幸福。如果你有興趣養寵物,不妨考慮領養貓隻,可幫助貓咪外,你更會從飼養過程中得到樂趣,歡迎加入「貓奴」行列!

邱素茵(Joni)
貓隻領域護理計劃(CCCP)的登記義工,於2013年9月與三名好友成立「許願樹貓貓宿舍」,為暫託貓咪尋找主人。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Mano Wong(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