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家良逝世一年 翁靜晶揭夫最後抗癌路

劉家良逝世一年 翁靜晶揭夫最後抗癌路

一代武打巨星劉家良師傅因血癌逝世一年,50歲的遺孀翁靜晶擔當律師多年,此時她決定退休,轉投慈善工作,她坦言,劉師傅的離世是原因之一,「劉師傅係我唯一可以商量嘅人,我有乜解決唔到,佢嘅答案係出乎意料。」她的秘書最近退休,兩名女兒萬儀和幸儀,亦表明無意接手,她決定全盤交予拍檔。

劉師傅人已逝,但樂觀精神長存。他一直笑對癌病,不怕死,從不倒數生命,醫生估計他只有5年命,他撐足20年;醫生說最後24小時,他撐多5日。翁靜晶形容亡夫走得瀟灑,但起初仍接受不了,一度萌生自殺念頭,是女兒和信仰扶起她。隨着時間過去,她能從容談論往事,「點樣處理情緒係一個智慧同學問,我哋可以日日喊住講爹哋,亦可以笑住講爹哋,睇吓你選擇點面對。」

阿媽迫女讀Law
長女萬儀最近看演唱會期間,與場內一名女歌迷發生爭執, 涉嫌普通襲擊被捕,正在保釋候查。翁靜晶指有待警方調查,暫時對事件沒回應。

劉師傅自兩個女兒3歲起教功夫,以洪拳為主,但強調「雙手是習武之人的武器,不可隨意出手打人。」萬儀較早前接受本刊訪問時提到,學功夫只想承傳天賦,並非為做明星才學。在萬儀身上,爸爸的基因比媽媽強,她喜歡跟爸爸耍洪拳,更做過童星拍戲,如亞視劇集《殭屍道長II 》、電影《十萬火急》等等,現已完成學業的她,希望日後有更多演出機會。

婚後轉任律師的翁靜晶,深知要在娛樂圈生存,要靠運氣和觀眾緣,並非自己能所控制,她希望兩個女兒能繼承她,鋪路供書教學,但萬儀一取得律師牌後,即赴紐約讀演藝學校,「我對Law始終冇興趣,係阿媽迫我讀。」

翁靜晶覺得讀法律夠安全,加強在社會的競爭力,「如果麥當勞請經理,你有Law degree,隔籬嗰個冇,請人嗰個問,如果個客淥親手點賠,你識答隔籬唔識,咁梗係請你啦。你有Law degree唔一定做律師,但你競爭力大好多。」女兒沒興趣,不得不放手,她無奈道:「我由拍戲轉做律師,一講起拍戲就驚,我問佢做乜有律師唔做做明星?佢又反問番我!劉師傅就話由得佢揀啦,嘻嘻嘻!似我吖嘛!咁我可以點呢?生命係佢嘅,佢想點就點啦。」

至於幼女幸儀仍在英國讀法律,將來或在當地執業,但翁靜晶指外國人難搵工,估計她想長留當地,只是逃避回港被阿媽管,「佢讀完碩士應該讀埋博士,喺英國自由吖嘛。」幸儀課餘熱衷玩Crossfit高強度運動,最擅長舉重,揚言舉得起一個人,阿媽心痛個女舉到損手爛腳,「佢舉到成塊皮甩出嚟,呢個人太可怕,自殘呀!」

老頑童vs老積鬼
上世紀80年代,劉師傅已是鼎鼎大名的武術導演、武指兼演員;翁靜晶則是初出道的青春玉女,電視劇《荳芽夢》的女主角。兩人看來大纜扯不上,年紀更相差30年,做得兩父女,
1984年他們力排眾議走在一起,共諧連理,直至劉師傅去年過身,兩人結伴29載。

「其實喺呢段關係入面,我係阿媽,佢係仔。無論個女人有幾後生,經過一段時間後,喺婚姻上會變咗老公個阿媽,會囉囉唆唆管住佢,好多限制。」翁靜晶形容自己較老土,鍾意懷舊;劉師傅則是摩登之人,追求新玩意,正因性格相反,大大縮減年齡差距問題。「佢係老頑童,我係老積鬼!佢追求新手機,要走科技尖端,我部電話就用足六年,用到爛先換。佢會花好多時間shopping,病緊都去買衫買鞋,每日都扮到好靚出去,我就最唔鍾意shopping,着衫好求其,舒服就算。」

在翁靜晶心目中,劉師傅永遠是長不大的小孩, 甚至稱呼他做細B,「佢最可愛地方係長唔大,直到死嗰日佢都無長大過。」1994年,他證實患上淋巴癌,一直笑看病情,從不為生命倒數,翁靜晶最欣賞他的樂觀性格:「醫生成日同我哋講,你爸爸過唔到6個月㗎喇、仲有10日、3日就死喇,劉師傅就話佢死我都未死呀!佢唔覺得自己會死,仲話人哋斷錯症!」

預計5年命 撐到20年
劉師傅得悉癌病屬末期後,從沒抱怨一句,還與太太輕鬆討論生死問題,接受醫生安排做化療,由最初預計只有5年命,結果撐到20年,翁靜晶覺得亡夫非常英勇。「佢覺得兩個女仲細,一定要接受化療,而且一心一意用西藥。好多人聽到得番5年命會好驚,會搵晒氣功咩功,乜都試晒,但佢信任醫生。佢最英勇地方係,癌病每隔幾年翻發一次,每次都大大鑊,醫生次次都話佢就死,但劉師傅又話你死我都未死,呢鋪賭唔賭吖?」

公眾得知劉師傅病況時,紛紛為他擔憂,反而劉師傅逐一安慰,並把憂愁變成笑料,翁靜晶憶述期間一件趣事。「佢第一次化療後,啲頭髮一摸就甩出嚟,索性去洗頭舖剃光佢。幫佢洗頭嗰個人,見到啲頭髮一路洗一路甩,嚇到佢嗌『劉師傅,唔關我事㗎!』劉師傅話『唔緊要,我打咗化療針先甩。』佢返嚟同我講,話好似日本片《四谷怪談》,仲笑洗頭個人,笑到咭咭聲!」兩個女當時只有幾歲大,返家後不認得爸爸,「點解屋企多咗個和尚㗎?」

劉師傅抗癌20年,一家人嘻哈中度過,「我哋成日攞個死字嚟笑,反而就死唔到,你愈怕死愈會死。」翁靜晶談及他的病況時,非常從容,像講傷風咳般小事,但去到後期病情,難再輕鬆面對。「去到後期已經好差,其實佢死唔係淋巴癌,係死於血癌,淋巴癌已經控制咗,但呢十幾二十年,佢不停打化療針,影響到骨髓唔識造血,變成血癌,由每個月輸一次血,變成每星期一次、每日三次,最後輸都輸唔到,要長期瞓喺醫院。」

插喉吊命到最後
劉師傅一早託太太搞好身後事,在寶福山買位、火葬、揀好棺材,但死前一刻迴光反照,令一家人以為他再打勝仗。「我話睇嚟你又唔死喇喎,啲嘢買晒咁點呀?你唔死就老老實實,我賣番出去炒一轉呀!」翁靜晶對他老實不客氣,「佢話我點知啫,哈哈!」迴光反照第二日,劉師傅病情急轉直下,難以抖氣,但他一直清醒,而且力大如牛,但肺部失去擴張收縮功能,疑似肺炎,需要插喉吊命,試最後的新抗生素,翁靜晶促他三思,「我話插喉好辛苦,你係咪要插呀?佢話係!醫生都反對㗎,話不如你自然去啦,死得舒服啲,佢話點解要舒服啲?我梗係要博啦!」

醫生再看他的肺片,發現癌細胞已佔領肺部,並非炎症,新藥都沒用。其後心臟時跳時停,情況極壞,翁靜晶把拔喉的決定權,交予他與前妻所生的兒子,他不欲爸爸辛苦,決定拔喉。劉師傅挺到最後,聽齊所有親友遺言,翁靜晶憶述:「朋友逐個握手講再見,話今生好榮幸認識你。我知佢仲有啲嘢唔放心,一講到佢隻錶拎咗去整,個心臟儀一路跳,聽到冇乜興趣嘅話題,心臟儀就平嘅。」所有事情交代後,翁靜晶說:「家良,我哋個個都喺度,你可以安心走喇。」劉師傅終於安詳結束一生,全家小輩向他下跪。

火化後親自執骨
由病危、去世、喪禮、火化,翁靜晶陪伴到最後,還勇於觀察整個火化過程,「燒到最後,劉師傅個心臟一直燒唔到,法師話可能佢有message留喺入面,過咗一段時間,個心終於燒到一口舊炭,再成灰,啲灰冷卻三日後,我去執骨,喺啲灰入面搵番啲骨同牙。喺呢個過程,我以為會好震撼喊到死,原來好平靜。」

所有親友都不敢看火化執骨,火葬執骨團隊只有劉師傅的外籍徒弟,以及萬儀和幸儀的兩位外籍前度,「我同佢哋講,雖然你哋同我個女無緣,但你哋永遠係我哋劉家個仔,其中一個仲改中文名姓劉。我估劉師傅都冇諗過,死後嘅火葬執骨團隊,冇一個中國人,好玄妙。」整個火葬過程採用佛教儀式,亦因為佛學,令翁靜晶及女兒看化,不再沉痛於亡父之中,翁靜晶領略到,「人生有死亡先係完整,完美人生一定由生到死。」 有太太同行29年,劉師傅的生命已經無缺。

撰文:Ling
攝影:黃大立(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化妝:[email protected] MAKE UP
髮型:Wilson [email protected] MAKE UP
場地:都會海逸酒店 (tel: 3160 6888)
鳴謝:天地圖書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