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名宿  李健和嚴父教官

足球名宿 李健和嚴父教官

世界盃如火如荼,香港人晚晚捱眼瞓睇波,但這股熱情只限外國波,多年沒在香港球壇出現。縱使港足停滯不前,但「李健和」(和仔)的名字依然家喻戶曉,被稱為「香港最後一代球星」。標誌性鬈曲長髮、三屆香港足球先生、前港隊隊長……個人榮耀一籮籮,但最為人熟悉,卻是他球員生涯的污點「省球證事件」,執法球證還手打架,和仔被重罰停賽一年。

和仔幾年前才正式掛靴,現為東方沙龍(下季改名「東方體育會」)副總監兼教練,他有子初長成,18歲的兒子李嘉華亦一同效力東方,即將DSE放榜的他,正考慮會否步父後塵,轉為全職足球員。

父子效力東方
47歲一代香港球星李健和,1985年首次為東方上陣,當時不足18歲,第二年就捧走職業生涯第一項錦標——高級組銀牌冠軍。和仔縱橫球壇廿幾年,效力過東方、麗新、南華、晨曦及華家堡等球會,經歷過高低起跌,當選三屆足球先生,舉起過近30個錦標,亦因打球證停賽一年,霉到谷底又反彈。07年他獲委任為港隊教練,翌年擔任華家堡教練兼球員,帶領一班年輕球員,但一年後球隊解散,他重返東方參與職業生涯最後一季賽事,季後宣布以41歲之齡掛靴,專心擔任教練工作,並剪掉留了廿年的招牌長髮,作出了結。

和仔球場生涯豐盛,球場外亦組織了美滿家庭。他28歲結婚,與「和嫂」誕下一子一女嘉華和嘉愉,得到爸爸遺傳運動細胞,兩人極具天份,今年15歲的細女嘉華接棒做足球小將,嘉愉瓣數更多,羽毛球、足球、排球、田徑樣樣皆精,2010年,兩兄妹更雙雙奪得「屈臣氏集團香港學生運動員獎」,將來有機會成為體壇一顆耀眼新星。

和仔坦言,玩運動是仔女的興趣,沒有刻意栽培,但有從旁推動,「佢哋小學時,已經積極參與學校活動,大仔一開始玩田徑,想透過比賽去表現自己,我樂意陪佢練習。不過玩嘅時候,我會要求高啲,例如你玩田徑,必須有條件先可以贏,我作為父親,要push佢哋達到目標,同佢哋去跑步、訓練力量;佢哋作為小朋友,一定覺得辛苦嘅,所以喺佢哋心目中,會覺得我要求高,但放手叫佢哋自己練習,未必識點做。」

兄妹小時候,和仔會多帶他們四圍去,陪他們練習運動,但他們上中學後,與爸爸的活動時間減少,和仔淡然道:「佢哋上到中學有自己朋友,我哋都冇乜理大家,我有我釣魚,佢哋就同朋友打機、去街、睇戲。」

DSE放榜 擬轉全職足球員
現年18歲的嘉華,與爸爸一樣選擇在東方出道,現為東方青年軍球員,司職右後衛。就讀中六的他,即將DSE放榜,成績將決定他的前途,「唔知仲有冇得讀,考得普普通通啦,應該OK嘅。」如果成績一般,未能上大學,嘉華都想做全職足球員,步爸爸後塵,「我都會嘗試去做,一切都等放榜後再決定。」若果嘉華不踢波,可能轉去救火,「消防員呢份職業幾好。」

雖然足球市道不佳,在外人眼中,足球搵唔到食、沒前途,但嘉華有爸爸做最好的身教,只要有心踢好波,總有機會踢出個未來。嘉華考慮轉做全職球員,和仔沒太大意見,一切順他意願,「我冇要求佢跟隨我,我覺得咩都交由佢自己決定,尤其是職業,勉強係唔會開心,佢鍾意呢份工先會揀,做起上來比較開心。我自己都係,細個踢波都係我自己揀,當時我爸爸都有反對,我都好唔開心,但我游說到佢俾我嘗試,我自己都做過過來人,我當然希望俾佢自己揀。」

球場外 爸爸好長氣
訪問在東方青年軍操練前進行,外表粗獷的他,一講到家庭及教仔心得時,談笑風生,但一回到球場上,面對一班生力軍球員,隨即收起笑容,擺出嚴厲姿態指手劃腳。嘉華當日都要參與訓練,球場內他與隊友一樣,聽從「和教練」的指示,嘉華不諱言爸爸教波好惡,絕無偏私,和仔解釋身為教頭,必須一視同仁,「我冇對佢特別惡,我對任何一個球員都係咁,落到球場佢就係我嘅球員。」和仔認為囝囝現時球技尚可,仍有很大進步空間,「佢返學時間好長,練波時間少,佢有依家呢個表現已經OK。」

在兒子眼中,球場內與球場外,和仔是兩個人,「爸爸喺球場內外,處事手法好唔同,球場內佢好惡,但返到屋企好長氣,類似人生哲理呢啲,重複又重複。」嘉華笑言,媽媽都是長氣之人,但是另一類長氣,「着多件衫、飲多碗湯呢啲啦。」

坪洲街坊代表
訪問前,和仔強調時間有限,要待兒子放學後及操練前進行,而且和仔在球場風馳電掣,筆者以為他倆性格是急進之人,想不到剛剛相反,從遠處見到兩父子步進球場,竟是如此慢條斯理,或者這就是坪洲人的風格。

和仔在坪洲土生土長,住在碼頭不遠處,爸爸留下來的祖屋。他從沒想過搬出市區,很享受寧靜的居住環境,閒時出海釣魚,「搭船出市區都好方便,搭快船幾個字出到中環,住粉嶺上水仲遠啦,成個鐘先出到市區。」坪洲面積相當於半個長洲,沒有長洲的熱鬧煩囂,卻添了一份純樸,一講起坪洲,和仔大講歷史文化,「以前坪洲係工業區,周圍都係工廠,仲有全港唯一嘅火柴廠,不過依家無晒喇。」和仔還做了坪洲鄉事委員會街坊代表四年,為街坊謀福祉。

和仔在球場外放下嚴肅,做回坪洲的輕鬆自在人,對子女亦從不施加壓力,「我對仔女期望一直唔高,佢哋有個愉快童年,一般小朋友玩過嘅嘢,佢哋都有得玩,讀書又無壓力,長大後按興趣發展事業,喺整個成長過程,佢哋覺得開心我就開心。」

撰文:Ling
攝影:Clay Lam(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關鍵詞
kiss vol.167

更多精選內容